百末君,也可以叫我西苑
灣家妹紙,全職同人文使用簡體
全職掉坑中,爬不出来也不想爬出来
CP無節操雜食黨,除了葉藍什麼都能吃
目前主推周傘、韓葉、王杰希我男神,求同好

【周伞】歪斜01

CP是周伞。

是周泽楷X苏沐秋。

是前后第一神枪。

被雷到的人请立刻右上角按叉离开此副本,硬闯团灭LO主概不负责。

私设有,OOC尽量避免但还是可能有。

 

─────没问题的话,拉线后开始正文─────


01

 

  周泽楷还记得,那天是八月十二,天很蓝、阳光很好。

 

  * * * * * * *

 

  拿抹布擦掉矮柜上最后一点灰,周泽楷用手背抹掉了额角的汗。

  H市的夏天很热,在空调因为大扫除被停掉的情况下,即使门窗大开、还搬来了三台工业用电扇,室内依旧热的让人脑袋发昏。

  ……是的,H市。

  轮回现任队长、枪王一枪穿云的操作者周泽楷,他现在的处境如果用之前网络上很流行的句式“谁、和谁、在哪里、做什么”来表达的话,就会变成:

  周泽楷和兴欣众人在兴欣俱乐部大扫除。

  多么魔性的一幅画面──要是让轮回的小伙伴们见着了的话,估计会让一群人混乱地满地找下巴。

  至于堂堂枪王是怎么沦落到这般田地的,这就得从稍早的时间开始说起了。

 

  距离国际赛结束、选拔队队员们捧着冠军奖杯凯旋归国还不满一个星期,周泽楷都还没把自己家里久违的床睡热,就被笑吟吟的周家父母指派到H市来,美其名是代替走不开的两老参加一位亲戚的结婚典礼,实际上……天知道当周泽楷看到那位亲戚结婚对象的妹妹写来的万字情书时,他有多想一头撞晕在墙上,然后以重伤为由把这趟行程推掉。

  但他终究还是没有这么做。

  另一头透过视讯看着他一边收拾行李、一边用哀怨眼神向他无声诉苦的江波涛觉得压力有点大。他想了想,向周泽楷提议不如去兴欣走一趟,刚好距离不是很远,而且对他们这些人来说,还是荣耀相关的事物最能让人转换心情。

  “放心吧小周,兴欣那边我会先帮你打过招呼的。”

  轮回可靠的副队长最后留下这句话给他。

 

  所以,当周泽楷站在兴欣网吧供战队人员出入的通道前,跟带着口罩、手上还提着一袋垃圾的兴欣老板娘撞见时,他是错愕的。

  陈果也很错愕。

  一打开门发现有人站在门前时,她还以为是疯狂的粉丝跑来蹲点,正想喊人报警时,她才看清在那里的是轮回队长,对方提着个简单的行李箱,好像还正准备按门铃。

  “周队……?”

  “嗯。”简单应了声,陈果的过度惊讶让周泽楷感到不妙。

  “你怎么来了?”果不其然,老板娘对他出现在这里的情形发出了质疑。不过幸好在周泽楷还在思考,就靠他的重度语障该怎么把事情解释清楚前,陈果就补上了一句:“不是说十三号才会到吗?”

  “……十二号。”

  看来是沟通上出了点差错,不过陈果也不是会纠结这点小事的主,当即把垃圾找地方一扔,便豪爽地招呼周泽楷上楼了。

  “兴欣这正好在大扫除,哪都挺乱的,周队先自己找个地方坐啊。”说罢,陈果便风风火火地阻止包子一边闹腾去了。

  周泽楷左右看了看,找了张还没踏进清扫大队仇恨范围的沙发坐下,看兴欣众人忙进忙出的,想着一时半刻可能没人有空搭理他……

  乔一帆放下手边的扫帚给他倒了杯水。

  苏沐橙拿着清洁剂路过时笑笑地往他怀里塞了包瓜子。

  方锐拎着两条抹布来和他打招呼顺便偷下懒,一旁的叶修抱怨道怎么都是来兴欣“作客”,小周有椅子坐有水喝有瓜子吃,他倒是得跟着一起打扫。

  于是等陈果好不容易有空可以分神回来关心一下这边时,就看到周泽楷拿着方锐塞给他的抹布一旁找柜子擦去了。

  兴欣老板娘先是指责了下叶修的没下限,然后过意不去地告诉他这儿可能还要折腾好一阵子,问他要不要下楼开台机子打发时间,周泽楷却表示他不介意帮忙一起打扫,陈果看似还想说些什么,但又被另一边引发的骚动吸走了注意力,她只好先跟他简单道个谢,就又急急忙忙地赶去处理了。

  大扫除这种事,每年过年前周泽楷都会在自己家里做上一回,但是战队内部的大扫除他倒是第一次经历……一般俱乐部都会定期请人做清扫,若是要队员们因为对战队的归属感自发性发起大扫除,也只有像兴欣这样、选手和战队一起从草根一路成长起来的队伍才会有吧。

  周泽楷觉得很新鲜,兴欣这种吵吵闹闹的气氛,他并不觉得讨厌。

  露出浅浅的微笑,周泽楷擦完休息区的两个橱柜,才想看看有没有人需要帮忙,正好就目击了包荣兴手里装满易拉罐的塑料袋飞出去的瞬间。

  视角朝向别处的陈果没注意到来自背后的攻击。

  罗辑错愕过度陷入了真人僵直,来不及出声提醒。

  唐柔实时反应过来,一矛……一拖把把塑料袋打了个变向。

  一旁把工作塞给他跑去偷闲的方锐不幸遭到易拉罐空投攻击、血条唰唰地降。

  ……

  枪王大大突然有点想收回前言。

 

  兴欣地方不大,周泽楷四处晃了一圈,想看看还有什么事能做。

  兴欣公会,伍晨领着众人有条不紊地打扫着。

  会议室里,整理资料的安文逸和乔一帆婉拒了他的帮忙。

  隔壁魏深指使清扫大队清场,关榕飞抓着后勤技术部门的门框顽强抵抗、死活不肯出来。

  休息区……休息区一群人还在鸡飞狗跳地整理刚刚的残局。

  最后,他来到训练室。

  作为选手们最常使用的训练室,自然是最早被整理干净的。此刻这里空无一人,和外头的喧闹隔绝开来,简直像是两个世界。

  吸引住周泽楷目光的,是阳光下反射出光辉的奖杯。

  刻有兴欣队名的奖杯被摆在靠墙的一张小桌上,不是被高高地供起来让人瞻仰,也不是放到一楼网吧里接受众人的瞩目,就只是简单地摆在那里,在最近的、触手可得的地方,虽没有华丽的装饰,但只要一回头就能看得到。

  这是属于他们的荣耀。

  是轮回曾经也有机会得到、却与其失之交臂的荣耀。

  被某种不知名的冲动驱使着,周泽楷走上前,发现小桌上除了奖杯,还放着一张银白的卡片──是荣耀的账号卡,他这辈子都不可能认错──卡片上还压着一枚戒指,是第十赛季的冠军戒。

  是谁的?

  选手的账号卡一般不是戴在身上,就是被俱乐部好好保管着,是谁把这张账号卡放在这,还连着冠军戒一起?

  周泽楷拿起那张账号卡,正面的花纹和自己认知中的有点不同,他很快发现,这是一张属于荣耀第一区的首贩卡。

  然而,就在他想翻到背面查看角色名称时,一阵尖锐的耳鸣贯穿了他的大脑,他只觉得眼前一黑,险些站不住。

  恍惚之中,似乎有谁在喊着他的名字。

  但那声音一闪即逝,快到让他以为只是晒昏头产生的幻觉。

  可等到他又能看见时,他倒是真认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周泽楷呆立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像是被世界遗弃的小孩,在一片喧嚣中显得格格不入。

  “咦?”


评论(4)
热度(79)
© 百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