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末君,也可以叫我西苑
灣家妹紙,全職同人文使用簡體
全職掉坑中,爬不出来也不想爬出来
CP無節操雜食黨,除了葉藍什麼都能吃
目前主推周傘、韓葉、王杰希我男神,求同好

【周伞】歪斜02

对了,这是一篇周泽楷穿越回十年前跟苏沐秋谈恋爱的故事。

现在说还不会太晚吧?(顶锅盖

 

─────没问题的话,拉线后就是正文─────


02

 

  H市的夏天很热,头顶太阳传来的热度很真实。

  周遭人群的嬉笑也很真实。

  周泽楷觉得,这里最不真实的可能是他自己。

  他刚刚应该是在兴欣的训练室里……

  手中的账号卡冰冷得有点螫人,这是在周泽楷晕眩前后唯一没有改变的东西,在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情况下,他也只能选择继续自己本来想做的事。

  账号卡背面用称不上好看、但颇特殊的笔迹写着三个字。

  秋木苏

  没听过的名字,周泽楷蹙眉。

  “那位小哥!”

  不知道自己出现在这,跟这张账号卡有没有关系,他思考着。

  “前面的小哥──”

  不过除非他能找台电脑登入,否则他就是在这把卡片瞪穿了,也看不出个蛋来。

  “小哥叫你呢!”

  肩膀被人从后头拍了下,周泽楷反射性转过身,看见的是一双过份好看的眼睛。

  黑色的瞳孔里闪耀着自信和少年人的热情,在深处的地方却又藏着些摸不透的神秘,莫名地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他着了魔似的盯着那双眼睛看,而被看的人也不觉得局促,还是那派从容地笑着,然后在他眼前挥挥手喊人回神。

  好不容易把目光从那双眼上移开的周泽楷才发现,原来少年的笑容也一样好看。

  “你捡了我掉的东西。”

  周泽楷顺着少年纤长的手指看下去,发现他指的竟是自己一直捏在手里的账号卡。

  “这是……你的?”

  “我想应该是我的,不会这么巧也有人在这条路上掉账号卡吧?”少年笑:“角色名是秋木苏,你可以确定一下。”

  秋木苏……若不去考虑同音字的问题,那确实就是这名字。

  看来少年确实是这张卡片的主人。

  那么问题就来了:是谁把少年的账号卡带进兴欣、放在奖杯旁边,然后它还跟着自己一起瞬移到了不知名的街上……总不会是卡片有了自我意识跑出来寻主,然后他被无辜拖下水吧?

  这画风一整个突变了啊!

  把脑袋里开始用灵异脑补刷屏的区块一秒拉黑,周泽楷把卡递还给等在前面的人。

  “谢啦!”少年笑得灿烂,让周泽楷觉得心脏有点不太好。

  目送着对方离去,他总感觉不太对劲,一切都。

  人走后,他站在这里,依旧格格不入。

  而且,少年的那张脸……

  好眼熟啊?

 

  * * * * * * *

 

  “兴欣网络会所?这我知道,不过小哥你问这做什么?兴欣那儿离这可差了有二十几公里远啊。”

  “咦?”

  送走少年后,周泽楷在附近转了圈,却哪都没看到兴欣网吧的影子,无奈之下,他只好端出自己悲剧的语言能力,挨个找人问路去。

  谁料想得到,问了四五个路人,得到的反应却都是:“兴欣网吧?那什么鬼,听都没听过”,好不容易问到个知道的大叔,对方给出的答案却远远超出他的意料之外。

  “我说小哥你要想上网吧,这附近那家就挺不错的了,何必大老远跑到兴欣那呢?”

  看他在纠结,热情的大叔挥舞着手上的报纸,立刻又给他提了建议。虽然他烦恼的根本不是那方面,但也不好意思泼人冷水。

  周泽楷正想着自己怎么就跑了这么远呢,元素法师的瞬移范围都没这么大,在瞥见那大叔手上报纸的字后,他顿时感到一股寒意从脚底一路窜了上来。

  报纸上的日期是十年前。

  十年前的六月。

 

  周泽楷茫然了。

  他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在看过报纸、电视、还冒着被当成疯子的风险问了人后,虽然还是不能相信,但他也无法改变事实。

  无法改变他穿越到了十年前的事实。

  跟这比起来,瞬间移动什么的简直就是笑话。

  攥紧手中的字条,上面有大叔写给他的“附近的网吧”的地址,但周泽楷一来不熟H市,二来,唯一可能和这事有关联的账号卡也还回去了,就算去了网吧他也什么都做不了。

  这么说来,他现在连荣耀都打不了,因为他的一枪穿云的账号卡还放在十年后S市的轮回俱乐部里,而现在的一枪穿云的主人是轮回前队长张益玮,他总不能跑去抢人家的账号卡吧?其它的马甲账号他也没有随身带着……

  对了,他现在可能连网吧都进不去。进网吧是要提证件的,24岁青年拿着“今年才14岁”的少年的身份证,怎么想他都会被公安请去喝茶。

  这样一想,连钱包里的现金也不能用了,那可是来自未来的钞票阿……

  周泽楷顿时觉得有点无助。

  往日在荣耀的赛场上,不论是多艰难的局面、多绝望的战场,他都可以操作着一枪穿云战到最后,只要还有一滴血,他都绝不放弃。

  他要赢!和轮回一起!

  周泽楷的信念从来都是如此简单、如此坚定。

  然而现在他却像是在大海中心迷航的船只,一眼望去四周皆是一片茫茫,他不知该往哪里前进,也丢了回头的方向。

  天色渐渐暗了,商家开始点亮灯火,一路的街灯也亮了起来,却没有哪盏灯能为他指明方向。

  周泽楷走得累了,他靠在路旁停下,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从他眼前经过。

  他终于明白了早先的违和感是从何而来──

  只因他根本不属于这里。

 

  一个长相优质的青年就这么动也不动地站在路旁实在惹眼,路人的视线总是会在他身上多停留几下,有些个大胆点的甚至还会跑上来搭讪,但也都在周泽楷的沉默下悻悻而去。

  ……肚子饿了。

  就算脑袋里乱成一团、心情也乱成一团,但身体可不理这些,该饿就饿。他中午时在高铁上是吃了点盒饭,但过了这么久,再加上走了一下午的路,眼下也差不多消化光了。

  “真是巧啊,又遇到了,你站在这儿做什么呢?”

  一只漂亮的手凑到他眼前晃了晃,周泽楷觉得这一幕非常眼熟,偏头越过那只手一看,果然是下午的那名少年。

  “怎么了?难道你迷路了吗?”少年有点好笑地说道。

  “不。”周泽楷摇头。

  严格说来他是真的迷路了,在时空里。

  “那是在等人?”少年换了个可能。

  再摇头。

  “唔……总不会是离家出走吧?”

  反射性要摇头的周泽楷顿了一下,虽然他真的不是离家出走,但他现在的处境跟离家出走倒是有点相像──在无家可归这点上。

  他也不太明白,自己当时是想向少年求助吗?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但是在那一刻,他做出了肯定的答复。

  周泽楷不敢去看少年的眼睛,只是低下头望着脚尖简单地“……嗯。”了一下。

  他没看到少年的脸色古怪地抽了下。

  “艾玛、我说不是吧?你都这么大个人了……”少年说到这停了下,突然话锋一转:“哦──还是说,你其实是和女友吵架了,被赶出来的?”

  周泽楷闻言一秒抬头,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他张开嘴想解释,奈何越是紧张越是说不出个完整的句子来,只能一个劲地拼命摇头。

  “呵呵,我逗你玩的啦!” 

  少年被他的反应逗乐了,哈哈大笑起来,也不在意路人投来的白眼。

  等笑够了,擦掉眼角笑出来的泪,他换上一副认真的表情,问周泽楷:

  “你,玩荣耀吧?”

  周泽楷看见了,在提到“荣耀”两个字时,少年的眼中闪着光。

  “嗯。”

  “很好!我看你暂时也没地方去,要不要跟我来?”

  没有回答,周泽楷只是迈开步伐,离开那片让他停滞不前的地方,走到少年的身边去。

  比起说,轮回队长一直更倾向直接做。

 

  站到少年身旁的那一刻,他突然觉得,这世界好像没有那么排斥他了。



评论(2)
热度(61)
© 百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