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末君,也可以叫我西苑
灣家妹紙,全職同人文使用簡體
全職掉坑中,爬不出来也不想爬出来
CP無節操雜食黨,除了葉藍什麼都能吃
目前主推周傘、韓葉、王杰希我男神,求同好

【叶王/王杰希生贺】你好,今天我转职魔法师哦(中)

  一个月后,荣耀世界邀请赛顺利结束。

  在苏黎世多停留了两天的选手们终于凯旋归国,继续他们未完的夏休。

  王杰希在B市下了飞机后先回微草俱乐部住了一晚上,隔天才搭上高铁返家。

  联盟的魔术师那也是人生父母养的。王杰希有一个普通的家庭和一对普通的父母,他的父母也和大多数人一样,起先不怎么支持自己的儿子拿游戏当事业,只是后来在王杰希的坚持下还是做出了退让。而现在,虽然两老对荣耀的了解大概还停止在“艾玛!那个丢出去的瓶子怎么烧起来了呢!”的程度,但自己的儿子事业有成这事还是足够让他们感到骄傲的了。

  只是既然现在好儿子立了业,那接着该关心的自然是成家的问题了。

  王杰希这趟回家不只是双亲,不少亲戚也老追着他的终生大事问,有的甚至还想把自家闺女塞给他,毕竟堂堂的微草队长可说是教科书式的高富人贤慧了。

  不过王杰希也不是早先接到母亲电话时那种脑袋不清醒的状态了,他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那些接踵而来关于结婚或相亲的话题都被他四两拨千金给含糊过去了。

  对此王妈妈着急归着急,确实在无法从自己儿子完美的官方说词中挑出刺来。

  而王杰希也只能安慰她,说这事儿终归是靠缘分的,勉强不来。

  是的,缘分勉强不来。

  往往你想它来时它不来,可在你不想它来时,它偏偏就来了。

 

  就在他说完这番话的当晚,王杰希撞见了意外的人。

  他只是去三条街外的超市买罐酱油,却再路过转角的杂货铺时听到了一把熟悉的嗓子。

严格来说,他也不确定那是那家伙的声音,毕竟他不是对音色特别敏感的人,只是那语调和那神韵……除了某人之外,他真不知道谁还能嘲讽得如此浑然天成了。

  在闻到熟悉的烟味后他更是肯定了:“……叶修?”

  人从杂货铺钱转过身来,显然也是错愕了一下,不过他倒是释然得比王杰希快多了:“哦,老王你老家也在这啊,我差点给忘了。”

  “也?”王杰希敏锐的捕捉到了其中的关键词。

  那职业选手个个都是个名人,尤其是大神级的,家世什么多半都不是秘密了,只是这规则不适用在叶修身上,这个人从来都是个谜,当然也包括了他的身世。

  “是啊,我也住这儿,巧吧?”叶修吐出一口烟,笑道。

  “我从没见过你。”王杰希质疑。

  “那是自然,因为我从没回家过。”叶修耸肩。

  他说得如此自然,好像长年不回家就跟去转角买包烟一样,只是见稀松平常的小事罢了。

  王杰希皱眉,但他没有追问。

  他不会问。

  王杰希知道分寸在哪。

  叶修也清楚这点,所以他才会这样满不在乎地说出来。

  两人一个皱眉一个笑、相对无语了好一阵子,最后还是王杰希率先打破沉默:“既然如此,你就快回去安享天伦吧。我先走了。”说完转身就要走。

  “哎!老王先等等,别走这么急嘛!”没想到叶修却是跟了上来,还问道:“你是要上哪去啊?”

  “……超市。”虽疑惑,王杰希还是回答了。

  “哦,我和你去。”叶修随手扔掉燃尽的烟,又点了根新的。

  “你想做什么?”王杰希警戒停步。

  “呵呵,这么紧张,怕哥把你吃了?”叶修叼着烟笑道,见王杰希仍没有要走的意思,他才挠挠头解释道:“也没啥,就是我不大想回去面对那迭相亲名册罢了。”

  “你也有这天。”听到敢情叶修和自己一个处境,王杰希顿时乐了。

  “杰希大神别笑啊!我看你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吧?”叶修满意地看见王杰希沉默下去,笑道:“魅力太大也是种过错啊。”

  “为什么不干脆找一个?”突然想起那个莫名其妙的群,王杰希问道:“这样你也能摆脱什么魔法师的身分,不是吗?”

  叶修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才缓缓道:“这种事,如果不是想要的人,有意义吗?”

  “……也是。”

  “再说……”叶修深吸一口烟,接着长长吐出:“我现在有荣耀就够了。”

  “呵,确实没错。”王杰希轻笑。对此,他深以为然。

 

  两人自超市离开。王杰希提着酱油,叶修则表示他决定好人做到底,送魔术师送到家。

  王杰希暗笑,他知道叶修是不想太早回去……要知道刚刚他发现超市竟然这么近时,还错愕了好大一下。王杰希也没去质疑叶修怎么不知道超市就在附近,他们这些游戏宅的字典里基本是没有“超市”这词的,都是淘宝。

  王杰希家很快就到了。

  两个大男人道别起来很是简单,随便一句再见就结束了。至少王杰希是这样。

  只是在他说完再见准备转身进门后,叶修却喊住了他。

  王杰希回过身来,向他投以询问的眼神。

叶修错愕。他依稀记得自己抬头时看见天上有颗星星闪了下,接着他到口的再见不知怎么就变成了王杰希的名字,但更让他错愕的还在后头──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

  “要不要陪我演出戏?”

  “戏?”

  “咱俩装成恋人,推掉那些相亲。”

  王杰希和他一起错愕了。

  你是傻了?喝高了?脑子给门夹了?还是特么的调戏我呢?

  他很想笑两声然后和叶修说他垃圾话的水平下降了,只是接着他却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脱口说出:

“也行。”

  两个男人顿时像是被雷打了一样僵在门前,谁都想听见对方先说出一声玩笑,却是谁也没有等到。

  一阵古怪的沉默过后,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逃跑。王杰希转身进门、叶修迈步离开,连一句再见都没敢再开口,狼狈至极。

 

  王杰希躺在床上。

  晚餐时他凭借着队长七年练出的扑克脸平静地应付过去了,可这不代表他内心的波澜已经平息。

  叶修那是什么意思?

  那一幕被他拿出来脑内回放过上百上千次,但这不是有清楚战略意图的视频复盘,王杰希的大小眼可没有透视能力、能看到叶修心里的战术频道,他只能就着那段短短的相处猜测叶修的真意,却是越猜越乱。

  他不禁看像自己的床铺左侧──国际交流赛时,他和叶修同房住了一个月。两张单人床,叶修把靠窗的一边让给了他,理由是不想大清早就被太阳晒醒。

  其实这种向阳的房间窗帘自然是厚得可以,拉上后整个房间就是二十四小时深夜状态,只是王杰希有早起看日出的习惯,他不知道叶修是从哪得知这点,才特意作出这样的安排。只是叶修不想明讲、王杰希自然不会多提,就是将这份好意默默地记下了。

  作为室友,叶修并不特别。在有特别训练室让他们打荣耀的情况下,对叶修而言房间就只是个休息地,睡觉、洗漱、抽烟,房里多没多个人都不会影响他的习惯。而就像他忍了王杰希每天早上看日出的嗜好一样,王杰希也不对他的烟瘾多做干涉。

  两人总各做各的,偶尔会凑在一起讨论下比赛、或是用笔记本打两盘。

  他们都过得和平时没两样,至少王杰希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在他回家后发现自己多了没事就会往左看的习惯、甚至是觉得空气里没飘着淡淡的烟味很空虚后,他的心情颇微妙。

  就像现在,他总忍不住会去看叶修曾经待过的位置,哪怕这里根本不是苏黎世的旅馆,而是他自己的房间。

  叶修所说的话究竟是不是认真,王杰希真心判断不出来。在荣耀场上做为多年的老对手,他对叶修的套路、战术、想法不说是知根知底,但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可一到了生活中,他却无奈地发现自己不是很了解叶修这个人。

  那份假扮恋人的邀请是不是玩笑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一边想着那不过是句没营养的垃圾话,另一边却是在心底感到有点期待。

  是的,王杰希有点期待。

  他终归是那位魔术师。队长的担子确实是让他沉稳了不少,却不能抹去他心底深处那片群星闪耀、能骑着扫帚恣意飞翔的天空。

  所以他没有去质疑那句“也行”,只因那是他当时心里真正闪过的想法。


评论(2)
热度(55)
© 百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