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末君,也可以叫我西苑
灣家妹紙,全職同人文使用簡體
全職掉坑中,爬不出来也不想爬出来
CP無節操雜食黨,除了葉藍什麼都能吃
目前主推周傘、韓葉、王杰希我男神,求同好

【韩叶】霁夜茶

※曲名:霁夜茶 歌手:小曲儿

※OOC有

※架空古风paro

※苏沐秋没死设定

※不只没死,还怒刷存在感

※因为伞哥没死,所以叶修用的一直都是战矛

※叶修一上线,画风就骤变

※我脑子不清醒,大概有地方逻辑怪怪的

※同世界观姐妹文→【周伞】烟雨

 

─────撸个短篇给我德坦克攒点人品─────

 

  荣耀历元年,新帝登基,八年战事划下句点。随着老牌流派的衰竭,江湖风云色变,各路少年英雄崛起,新兴门派百家争鸣,纷纷觊觎天下第一的宝座,谁也不让。

  眼见乱世将起,武林威信岌岌可危,当代盟主金成义下令举办一年一度比武大会,该年胜者即为第一门派,此举获得众门派一致认同,危机暂时平息。

  而后三年,嘉世少掌门叶秋手持一杆战矛却邪,为嘉世写下三连冠的辉煌王朝。

  世人尊称其为──斗神叶秋。

  第四年,副掌门吴雪峰归隐,嘉世最终惜败于往日宿敌霸图之下。

  霸图掌门韩文清与嘉世掌门叶秋于日后决战于列屏群山,拳风与战矛交错,战况激烈至极,却因一场意外,导致两人双双摔下断崖,生死未谱。一个月后,在众人纷纷认定两人已死之际,韩文清与叶修却重回世人眼中。

  此后,韩文清封号拳皇。

  而后数余年,嘉世与霸图皆未再拿下一冠。

  荣耀历八年,冬,叶秋失踪。嘉世声称叶掌门长年为旧疾所苦、武艺日渐下滑,得知自己再无法带领嘉世创下辉煌后,便将掌门之位禅让于后起新秀孙翔,此后归隐山林不再过问世事。

 

  一年后,荣耀历九年冬……

 

  列屏群山覆盖面积极广,并且环境险恶、  错杂,至今仍没人能一探它的全貌。群山深处,有多处因山体错落造成的断崖,有些仅两米余高、有些深不见底。

  罕有人知,在这之中有处断崖,崖上有条仅容一人侧身通过的裂缝,穿过裂缝后继续向前,顺着地底溪走出弯绕的迷宫,这之外便是另一番洞天。

  坐落于山谷正中,一片青绿树林覆盖在谷底,四面山壁不高,日光洒落为此处带来朝气,潺潺流水自山壁涌出,滋润了这片土地,在此花草恣意绽放、鸟兽和乐嬉戏。

  世外桃源,此一形容实不为过。

  于这片密林中央,座落着一间朴素的宅院,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木材搭建而成的宅邸后头是片特意被圈出来的院子,里头种着主人喜欢的各种花木,还有个小小的鱼塘。此番人造建筑在这天然的美景中照理该显得突兀,可在宅邸主人有意无意地布置下,竟是融入了周遭的环境,乍看下别有一分异样的美感。

  时值冬日,大地进入冬眠期,连日落雪为土地换上了银白衣裳,花叶凋零、徒留空枝为寒风拂动,好生寂寥。

  暮色时分,细雪甫停、天绽晴,久未见的夕日为遍地雪景添上几分艳色。

  大屋里,一人身着素衣坐落于案前,他抬手拨开竹帘,欣赏起这天地一色壮丽。

  不论于此安家多少个年头,此般美景仍是让人深深为其着迷。

  他收回手,轻笑,继续为他案上未画完的清莲添加笔墨,一笔一划、如对待情人般细腻而温柔。

  直至夕日没于山头之下,明月升起,静静悬在幽深的夜幕中,他才搁下手中的笔,起身替烛台点上火,摇曳的火光替屋子添上了几分暖意,同时也映亮了青年俊秀的脸庞。

  此人正是嘉世门下女侠苏沐橙的兄长,苏沐秋。

  “今晚是月盈之日啊。”

  他望向窗外明媚月色,笑道。

  “光风霁月,好兆头。”

  给自己泡了一盏茶,他将未完成的画收起,新的画纸被铺上桌,苏沐秋提笔,这次却不像先前那般轻柔,带着劲力的墨笔在画布上随性舞动着,不消一刻钟,纸上便已出现了清晰的轮廓。

  两个人隔着门里门外,一人提灯、一人身着单衣──是幅夜访友图。

  至此,苏沐秋于纸上再添“千里逢迎”四字,接着落款、停笔。

  算算时间,也该来了。他想。

  今晚,是月盈之日。

  果不其然,莫约半刻钟后,宅邸的木门便被人敲响了。

  苏沐秋披上外袍,缓步走出院落,在与来客仍有数步之遥的距离停下。他道出来人的名字:“韩掌门。”

  “苏少侠。”韩文清提着盏灯,火光由下往上映照在他脸上,让那张素来严肃的脸更是添了几分惊悚与诡谲。

  “掌门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叶秋可回来了?”

  “不,叶秋从未回来过。”

  苏沐秋叹息。这番对话,每月月盈之日必定会进行一次,如此重复也有一年了。

  是的,自“叶秋”于江湖上失踪那时起,韩文清便会定时来此询问他的踪迹,从未缺席过,而他每回从苏沐秋这儿得到的,都是遗憾的回答。

  “谢谢,告辞。”韩文清说罢,转身便要走。

  “韩掌门留步。”苏沐秋叫住他。

  “有事?”

  “叶秋失踪至今也一年了。”

  “所以?”

  “韩掌门还不放弃么?”

  “放弃。”韩文清嗤笑:“若见着他的尸首,我不会执着。但──”

  韩文清瞪向苏沐秋,那眼神犹如猛虎,霸气而决绝、坚定而狂傲。

  “──倘若他活着,定会回来。”

  苏沐秋笑着摇头。

  “我并未骗过你,叶秋不曾来过我这儿。不过……也罢,既然来了,韩掌门何不喝杯茶再走?”

  “不必,我得赶回霸图。”

  “一杯茶而已,不会耽搁多少时间的。”苏沐秋上前打开木栏门,笑做邀请状:“请。”

  “……”

  韩文清不再推辞,与他一同入了室内。

  屋里处处充斥着茶香,其中以苏沐秋的书房为最,韩文清皱眉看向案上的白瓷茶壶,那便是香气的来源。

  苏沐秋收拾好纸笔,摆上两只瓷杯,招呼他落座。

  韩文清接过苏沐秋递来的茶一杯,顿时眉头皱的更紧──他们习武之人感官总比常人敏锐些,这茶香已经浓烈到有些妖异的地步了,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更是让韩文清感到不适。

  “此茶名为霁夜,最适合在这月色下品尝。”苏沐秋轻笑,接着端茶浅尝了一口,便将瓷杯放回桌上。哪怕是只余微温的茶,对他冰凉的手指而言依旧烫手。

  而韩文清也不废话,举杯一口干掉。与扑鼻而来的浓烈香气相反,茶本身只有淡淡的清甜,饶是不懂茶的他,也能尝出这是极品。

  苏沐秋说得不错,只一杯茶,费不了多少时间。韩文清秉著作客该有的礼貌,直到苏沐秋的杯也见底,才准备起身离去。

  只是就在他离座的当下,他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在附近出现。

  他看向苏沐秋。

  青年双手交迭于案上,嘴角勾着一抹浅笑,他说:“能入我这地方的,包含你在内,只有四人。”

  韩文清翻过窗沿飞奔出去。

  “呵呵。”

  苏沐秋执起瓷壶,给自己再添一杯。

  茗茶霁夜,茶香浓而味淡,是为茶中极品,喝下此茶者,身上会散出淡淡茶香,掩过本身的气味,时长约三日。

 

  冬日时节,大院里的花木只余空枝,月色洒落上头,望上去一片白茫,让人分不清究竟是残雪亦或是月光。

  韩文清不在乎那些。

  落进他眼里的,始终只有白之后的一抹黑影。

  叶修立于交错的枝枒间,他自然是感觉到了身后逼近的气息,只是在此地带着此种气息的只有一人,而那人从来是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危害的。

  于是叶修悠然自得地转过身,顺手调侃两句:“沐秋,我们才多久没见,这么想我……!”没想到冲上来的非但不是长年老友,还是他已有一年未见的黑面神,害他险些从树上滑下去。

  而他也确实滑下去了。论轻功,韩文清差他些许,可论体力,叶修自认不是腹肌八块韩掌门的对手,想避过韩文清的追杀,他必须得在体力耗尽前让对方找不着才行。

  仗着对地势的熟悉,叶修在密林间上窜下跳左弯右拐,只是这回韩文清却紧咬他身后,哪怕是数次脱离了他视线范围,韩文清总有办法再追上来。

  叶修一看──得,遍地积雪出卖了他。

  此时他就像光着膀子在大草原上果奔一样,什么都给人看得清清楚楚。

  认清这点后,叶修旋即换了策略改往河边去。

  这片地方进入难,出去却简单──顺水而下便是。河流尽头是一处断口,顺着瀑布出去便能离开谷中。

  叶修破开结冰的河面,催动真气护住重要的脏器后便跃入水中,向前游没多远,身后又是一阵水流翻涌,他知道那是韩文清追上来了。

  看来老韩今天是不会轻易放过他了,果真是个只知前进不懂后退为何的男人。

  只是不愿认输,这点叶修又何尝不是。

  他在水底将战矛却邪一挥,掀出水浪阻挡韩文清靠近,可拳皇那也不是省油的灯,带着拳套的双手一伸,空手入白刃接下了叶修的却邪,接着一使劲,将人拉向了自己。

  叶修却是一笑,矛尖一抖,赫然是一记蛟龙出海!

  韩文清接下,两人在水底扭打成一团,拳风、斗气,翻搅的水流处处暗藏杀机。

  这,竟酷似当年他们在列群山上的一战!

  不过眼下倒是有个决定性的不同之处。

  在某一刻,两人同时收起了攻势,而后再出手,目标却不是直指对方。

  一团黑影自瀑布飞出,霎时间两道寒芒闪过,双双击向一旁的岩壁,止住了落势。

  韩文清左手卡进岩缝里,右手环住了叶修的腰;叶修却邪刺入石壁中,左手拉住了韩文清的臂膀。

  两人相视彼此,姿势别扭,却谁也没有松开谁。

  “呵,霸图伙食不错啊?老韩你可长了不少肉。”互瞪半晌,叶修率先笑道。

  “你也不差。”韩文清反讽。

  “我说,我们卡在这也不是个办法啊……谁先放手?”

  “你放。”

  “行。”叶修爽快地拔出却邪,整个人攀在了韩文清身上,韩文清也不含糊,当即收紧了圈在他腰间的手。

  “老韩你可撑好了啊。”

  “不用你说。”

  叶修却邪一端,直接在墙上砸出个落脚点,韩文清身形一晃,两人稳稳地都站了上去。

  “哎呦!我腰好像瘀青了,老韩你夹带私怨啊!”

  “是你缺乏锻炼。”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你明显用了劲儿吧?”

  “看着你的脸,一时没忍住。”

  两人一路从瀑布顶用轻功跃下,途中也不忘嘴炮。

  至于叶修消失的这一年去了哪儿,他们谁也没打算提。

  此时此刻,人在这,好好地在他韩文清眼前。不论叶修对过去那段时间有什么解释、理由,韩文清不管。

  他只看向前方,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亦是。

  一如既往。

 

  荣耀历十年。

  武林再次掀起波澜。

  曾经的豪门嘉世被爆出设计逼退前掌门,嘉世高手出走、门徒心死,自此没落。

  同年,重拾本名“叶修”的昔日斗神率领新流派“兴欣”扫荡比武大会,睽违七年再次获得最高荣耀,而斗神也再度书写传奇。

  但,距离夺冠后不过数日,斗神叶修再度消失于世人眼前。

  对于掌门行踪兴欣上下绝口不提。

  即便如此,在日后数余年里,斗神的名号仍不曾被人遗忘。

  只是江湖上再没人认得那杆乌黑的却邪,竟是与霸图韩文清掌门房里的战矛一模一样。

 

《END》

bb

评论
热度(27)
© 百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