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末君,也可以叫我西苑
灣家妹紙,全職同人文使用簡體
全職掉坑中,爬不出来也不想爬出来
CP無節操雜食黨,除了葉藍什麼都能吃
目前主推周傘、韓葉、王杰希我男神,求同好

【周伞】歪斜12

12

 

  “哦?所以今天抢下了两个Boss吗?好厉害啊!”苏沐橙放下空碗,一张小脸笑得神采奕奕。哪怕没有实际参与过,她却总把这当自己的事高兴着。

  “是啊,其中一个就是小周抢下的。小周干得好!”苏沐秋一手给妹妹递纸巾,另一手拍了下周泽楷的肩膀。

  周泽楷腼腆地笑了笑。

  “倒是老叶今天竟然给蓝溪阁钻了空子,鄙视!”苏沐秋筷子随着话锋一转,指向了一旁没吭声的叶修。

  叶修淡定喝汤。

  这抢Boss的活儿本就没个准的,谁也不能保证百分百的得手率。只是叶修和苏沐秋就是互喷惯了,这种时候不来个两句就感觉怪怪的,苏沐秋失手时叶修也没少调侃过他。

  “索克萨尔不知怎么拐了夜雨声烦给他当帮手,之后蓝溪阁会挺难缠。”放下汤碗,叶修蹙眉说道,想来今天下午他没少受双倍垃圾话夹击。

  “当真?这下又多个麻烦了。”苏沐秋也跟着皱眉了,荣耀第一没下限术士再加上荣耀第一机会主义者的组合别的不谈,光说那垃圾话量都令人胃痛。

  “他们有那么强吗?”苏沐橙眨着一双大眼问道。

  “挺行的,就是比我差些。”苏沐秋放下筷子答道。

  “哦!”苏沐橙歪头。没实际玩过,她对荣耀的难度实在没啥概念,对她而言,只要知道自家哥哥很强、然后叶修更强就好了,现在这也只是好奇的随口一问。

  苏沐秋起身收拾餐具。

  苏沐橙凑上去帮忙,同时问道:“你们不上线?还有两个Boss没刷新不是吗?云水他们会不会应付得很辛苦?”她记得气冲云水也是苏沐秋口中“还行,但比我差”的程度,不知他跟蓝溪阁的人比起来谁强?

  “放心,我抽一根就去。”叶修揣着烟盒往阳台的方向去。

  “先把这儿收拾好吧!”苏沐秋伸手想拿桌上的盘子,苏沐橙却抢先了他一步。

  “我来就好!哥哥你还是去吧!”小姑娘说得大义凛然。

  手速输给自己妹妹的苏沐秋苦笑:“碗这么多,妳一个人忙不来啦!”苏沐橙的好意他心领了,要平常他倒也会欣然接受,可今天为了给沐橙庆祝中考结束,他可是大展身手煮了不少东西,那碗碟多到他们的小水槽险些放不下。

  Boss的话,倒还不至于在这刷个碗的时间里给丢了。

  不料苏沐橙头一回,看见了正巧回到这边的周泽楷──趁苏家兄妹还在抢盘子时,人早就分几趟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清进水槽里了──她眼睛一亮,拉住周泽楷的衣角笑道:“周哥哥,今天碗挺多,你能帮我吗?”

  周泽楷看看苏沐橙,再看看蹙眉想说什么的苏沐秋,然后他一点头,干脆地挽起袖子就往回走。

  “好啦!这边就交给我和周哥哥吧,嘿嘿!”苏沐橙直接把自家哥哥推出厨房外,末了还附赠一个眨眼。

  都做到这份上了,苏沐秋也不好再辜负两人的心意,他便开机登入荣耀去了。

 

  枪王大大面临了人生的难题。

  他右手抓着洗碗精、左手握着抹布,如临大敌地站在水槽前,和里头的碗碟大眼瞪小眼。

  直到笑得肩膀狂抖的苏沐橙过来一把抽走他手里的家伙,接着给他塞了条干布,告诉他只要把她刷好的碗擦干收好就行。

  “你比叶秋好多了。他第一次刷碗时直接往槽里倒了半罐洗碗精,弄得到处都是泡泡。”苏沐橙一边麻利地动作,另一边笑得可乐了。

  周泽楷一脸羞窘。他有点想找个洞把自己埋进去,可惜这儿没有,让他只能红着一张脸埋头擦碗碟。

  苏沐橙笑得够了,也安静了下来。一时间小小的厨房里就只剩下水声、干布和瓷面的摩擦声,偶尔还隐约能听见外头两个少年对着耳麦的喊话声。

  最后一个碗公被放到周泽楷面前,水声戛然而止,他听见苏沐橙长出一口气。

  “我哥哥的手很漂亮,对吧。”没头没脑地,苏沐橙抛来这句。

  “嗯。”周泽楷轻声附和。他不懂她的用意,只能照着自己的感觉来回答。

  其实电竞选手们的手都不会差到哪去,毕竟那是他们全身上下最宝贵的地方,各种保养和呵护都是少不了的。但苏沐秋的手不同。他的手天生生得漂亮,五指修长、骨节分明。就周泽楷所看到的,苏沐秋也很保护他的手,可虽说也有保养,却还是能从他手上看出家事的痕迹──那是在一个职业选手身上绝不会出现的,水、清洁剂,那都是手部保养的大敌。

  “哥哥以前的手比较粗糙些,有一些茧、破皮、或水泡,不过现在好多了。”苏沐橙把那些周泽楷不知该放哪的餐具一一收好归位,她头也不抬、像在自言自语地说:“现在我能做的家事越来越多了,所以以后会更漂亮的。”

  “……嗯。”周泽楷不知能说什么。

  他的家境不差、又是独子,在家家事有母亲做,母亲不做有帮佣做。自小他能接触到这种事的机会,就只有每年家里惯例的大扫除而已。成了职业选手后那更是不用说,周泽楷若敢说他想刷个碗或是擦个地,那战队第一个不准,赞助商接着不让,最后还会有粉丝杀来挠门表示“枪王大大我要给你烧衣洗饭一辈子!!”。

  所以他无从知道在大冬天就着冰凉的水刷完晚后,再用那冻僵的手指进行各种高难度的操作会是什么感觉。

  苏沐秋的过去不是秘密。

  他没直接提过,但周泽楷能从日常对话的一些只言词组中拼凑出来。是个孤儿、以电竞业维生、独自拉拔妹妹长大,苏沐秋从不觉得这是什么羞于启齿的事,同时也并不以此自豪。那些无比沉重的过往之于他,就像是日常生活中最平凡的小事一般,不值得回避、也没必要刻意提起。

  在小小的周泽楷还被父母捧在手掌心疼爱时,少年苏沐秋要做的是让自己和妹妹能在寒冷的冬夜里活下去。

  苏沐秋身上的担子很重,重得周泽楷无法想象,可少年完全不以为意,他仍是那么恣意地笑着、坚定地走着、无畏地活着。

  这得是多强大的内心,才能造就一个如此正面而温暖的人? 

  “周哥哥。”

  苏沐橙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拉回现实。她坐回了椅子上,双手托腮靠在桌上,一双大眼眨也不眨的望着他。

  “?”

  “周哥哥,能问你个问题么?”女孩笑嘻嘻地道。

  “呃……好。”周泽楷答应得有点心惊,他可没忘记苏沐橙这些天来的反常。

  不会是发现我是穿越的了吧?

  周泽楷吞沫,绷紧身体,严阵以待──

  “你觉得我哥哥怎么样?”苏沐橙一歪头,这是她好奇时会出现的小动作。

  还好,不是被发现了。

  ……嗯?

  这话听起来怎么好耳熟……

  等他回想起是在哪听过后,枪王大大不禁怀疑起这苏家兄妹是不是约好组队玩他来了。

  难道这是现下流行的问候语么?周泽楷无语问苍天。

  见他迟迟不回答,苏沐橙疑惑地道:“周哥哥?”

  “啊……”周泽楷这才想起来人还在等他答案呢!只是这该怎么说呢?

  “他……嗯、很好。”最后,周泽楷支支吾吾地如此道。

  苏沐橙愣了下,她显然还不习惯这种周泽楷式回答,皱着小脸想了下也没明白,于是她放弃思考改追问道:“唔……具体说呢?”

  具体说?这可难为周泽楷了。

  除了很好,他当真不知还能怎么形容苏沐秋。少年的个性?很好!打荣耀的技术?很好!那外貌呢?也很好!

  这不是敷衍,周泽楷是非常认真无比直白地这么认为。他是电竞选手,不是小说家,他没办法用洋洋洒洒的一万字来描写苏沐秋的好;他也不是学者,写不出一篇巨细靡遗分析苏沐秋人格特质,而那些也不重要。他想做的,是将苏沐秋这个人完完整整的收进心底,不论是优点、缺点、还是他一些奇怪的小癖好,他都会好好地珍藏起来,因为那是他所知道的苏沐秋。

  是独一无二的、周泽楷的苏沐秋。

  不需要让其它人知道,如果有必要说出来,一句很好便足矣,再有其它都是多余。

  于是,面对苏沐橙的追问,周泽楷还是那一句、坚定地那一句:

  “他很好。”

  苏沐橙被他打败了似的摊到桌上,周泽楷依稀还能听见那张朝下的小脸发出了细细的嘟哝声。

  见她这样,周泽楷也有些不好意思。他难得破天荒地主动问:“为什么问……?”

  “你问我为什么要问你这个?”苏沐橙抬起头看他,可身体还趴在桌上。

  周泽楷点头。

  “因为周哥哥你看我哥哥的感觉不太一样。”

  “??”周泽楷满头问号。

  “唔、怎么说呢……我也说不太上来,就有种感觉,感觉你看哥哥眼神特别的、嗯……特别的温柔呀?”苏沐橙想着想着,又会换回了先前的姿势,托腮撑在桌上盯着周泽楷看。

  “???”周泽楷头上的问号不减反增,毕竟眼神这玩意儿是当局者迷的。

  可苏沐橙没打算在这用词上纠结,她嘟起小嘴继续说道:“哥哥很坚强的。”

  “你也玩荣耀,知道散人吧?”她偏头向周泽楷问道。

  “知道。”周泽楷点头──在十年后他可没少为散人头疼过。

  “哥哥先前很看好散人的。他说这个职业有很大的可塑性,如果能突破一个瓶颈,一定会震惊全荣耀!”苏沐橙灿笑,她伸直双臂,在空中画了个大大的圆,“所以他设计了一把武器……叶秋还说能想出这玩意儿,真不知道该说哥哥是天才,还是脑洞太大,嘿嘿。”

  周泽楷先是讶异,散人专用的武器千机伞,没想到竟是苏沐秋研究出来的,但他接着转念一想便释然了──在这散人当道的荣耀初期有能力完成如此强大研究的,他相信也只有苏沐秋了。

  “他俩为这个埋头搞了一年多,好不容易快完成了,可是……”苏沐橙的笑容落寞下来:“可是上个月……好像出了个什么觉醒的数据片?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叶秋说这更新会抹杀掉散人存在的意义。”

  这想必是55级等级上限更新和职业觉醒任务的数据片吧。

  一年多的心血因为一个更新化为泡影,苏沐秋是什么样的心情?

  “那天哥哥一句话也不说,蒙进被子里就睡,可把我和叶秋吓坏了呀!但你知道隔天怎么了吗?”苏沐橙盯着他,故作神秘道。

  周泽楷摇头,但他心想以苏沐秋的个性看来,多半不会是什么令人担心的答案。

  果不其然,苏沐橙笑道:“隔天他就好了!”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他就这么说,连准备好的账号卡也不要了。他还是和以前没两样,还是那么喜欢荣耀,还是投入得那么认真……”

  苏沐橙朝外头的小厅看去,虽说以这角度根本看不到电脑前的两人,但她的目光就像确实望见了墙壁另一头般,脸上挂着掺杂着自豪与无奈的微笑:“哥哥太坚强了。难过了他不说,跌倒了,他一个人站起来。我能给他分担家事,但伤心事他不会和我说。叶秋和他挺要好,可他俩很像,都觉得难过事没什么好说的,与其谈那个,不如聊聊荣耀、未来和梦想。”

  “可我还是会想,如果有个人能和哥哥谈点心事就好了吧?”

  她将目光放回周泽楷身上。

  周泽楷回视她。

  青年和女孩的目光静静地交会,半晌,苏沐橙先笑了出声。

  “好吧!看来我做了多余的事。”她看似无奈耸肩,却笑得挺开心。

  周泽楷嘴角亦跟着轻轻上扬。

  苏沐橙所说的,他何尝不知道?

  哪怕只处了短短一星期的时间,周泽楷却已经将苏沐秋的一举一动都在脑中建档,连带苏沐橙方才讲的事一同,存进了以“重要”标示的档案夹内。

  不论过去曾发生过哪些事,他都不会因此替苏沐秋感到难过,因为人根本不需要──已经站起来的人不会再回望跌倒的地方,眼中装着未来的人不会在意曾踩过的荆棘。

  苏沐秋的人是如此温暖,叫他如何不怜爱?

  苏沐秋的灵魂是如此闪耀,叫他如何不被吸引?

 

  * * * * * * *

 

  夜里,周泽楷躺卧在入眠的少年身侧,听着身旁传来的平稳吐息,他的眼是亮的,里头没有丝毫睡意。

  苏沐秋的睡姿是挺风骚,或者说是风骚过头了,可那也得等他睡熟后才会开始。在此之前少年就像个孩子般,乖巧地缩在属于他那半的被窝里。

  周泽楷凝望着苏沐秋的睡脸,他轻轻地往那侧挪了挪,在只差一些就会让他们肩膀相接的距离停下。

  他感觉到,心底的小人按上了最后一块拼图。

  我想走在你身旁。一起走过荆棘,然后在跌倒时能彼此拉扯一把。

  如果这份心情,便是所谓的“喜欢”的话……


评论(6)
热度(50)
© 百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