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末君,也可以叫我西苑
灣家妹紙,全職同人文使用簡體
全職掉坑中,爬不出来也不想爬出来
CP無節操雜食黨,除了葉藍什麼都能吃
目前主推周傘、韓葉、王杰希我男神,求同好

【修伞】从头再来

※七月初一鬼门开 

※前后画风不对

※尽量不OOC

※HE,信我

※希望能给看的人带来满满的正能量

 

─────我是伞哥真爱粉,我真诚拉线─────

 

  “吃吧。”

  一只苍白又好看的手从他背后伸来,大半夜的苏沐秋一点也没吓着,因为那上头端着一碗香气四溢的泡面。

  “谢啦……怎么是红烧牛肉!?”苏沐秋一直是盯着屏幕的,泡面碗是什么色他也没注意,咬了一口后才惨叫出来。

  “小声点,你想吵醒沐橙吗?”满意地看到苏沐秋瘪下去,叶修先吃了自己那碗一口,才在苏沐秋杀人的目光下慢悠悠地道:“老吃酸菜味的,我看你身上都酸了,偶尔也换换吧!”

  “少废话!酸菜味的还来!”苏沐秋压低声音吼道,同时把叶修的泡面连碗带筷子夺过来,再把自己这份整个塞过去。

  叶修自然没拦他──他不喜欢酸菜味、苏沐秋不喜欢红烧牛肉味,一起住这么久,两人都心知肚明。

  两个少年各自捧着面转回去看自己的屏幕,依稀能听见吸面条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今天是农历六月最后一天,再过五分钟便会踏入农历七月──也就是俗称的鬼月──到时鬼门将启,阴曹地府中各式孤魂怨鬼就此涌入阳世,开始它们为期一个月的“假期”。

  叶修和苏沐秋此时正是在等鬼门开。

  但不是现实中的鬼门。这次为了应景,荣耀推出了鬼月限定的活动,内容大致是众鬼暴乱,地府成了暂时的无法地带,恰巧遇上鬼月时节,若是让这些无法无天鬼魂们冲进人间,必定会造成无可挽回的灾难。于是就需要各位勇者(玩家们)在鬼门开的那刻先声夺人,赶在鬼魂骚扰人间之前先杀进地府里平定暴乱。

  活动为此特别设了个副本“鬼域”,玩家进入后只要杀死鬼魂就可以依强度和数量得到积分,积分高低影响最终奖励,而这次同样也有一贯的排行名次让人争夺。副本地图是以等级错开,同一等级阶段的地图是共通的,所有传进去的玩家都会在同一个空间中,也就是说互相干扰或援助都是可行的。

  这活动有个所有人共同的最终大Boss鬼王,只要它被打倒,活动就算结束。拿到鬼王尾刀的人不用说,能得到的奖励自然是特别丰富,此外玩家给鬼王造成的伤害也会以累计的形式做积分排行。

  苏沐秋把吃完的空碗随手往旁边一放,他能听见身后传来了打火机擦响的声音。背对彼此的两个少年几乎是同时带上耳机,鼠标一甩,屏幕上的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就跟周围众多角色一样,蓄势待发。

  还有五秒、四、三、二、一……

  零!

  嘎咿──

  伴着一阵难听的噪音,巨大的门扉轰然开启。

  砰砰砰砰砰砰!

  仗着手速、装备和职业优势,一叶之秋无属性炫纹提速疾跑、秋木苏飞枪倒飞,两人直接冲进了鬼门内,慢了一步的其它玩家在后头挤成一团──没办法,谁让荣耀不允许角色重迭呢。

  他俩没在入口前就直接战起来,而是绕过一堆花花绿绿的鬼魂继续往深处去。

  这鬼的种类是用颜色来分的。蓝色是冤鬼,强度普通,被攻击才会产生仇恨,积分低;绿色怨鬼,比冤鬼强些,仇恨范围普通,积分较高;红色是厉鬼,攻高皮厚仇恨范围特大,积分自然最高。而白色的那些都是普通鬼魂,误杀要扣积分的。

  在前进途中,秋木苏被一只绿色怨鬼缠上。苏沐秋轻快地抹过键盘,解决了这只鬼魂,接着他用略带炫耀的语气轻声喊道:“一只!”

  声音从耳麦和身后同时传来,叶修弯起嘴角,加快动作解决了手上的鬼魂。

  “一只。”他顿了一秒,补上:“红的。”

  “来比?”苏沐秋不甘示弱。

  “行啊!输了别哭。”叶修笑。

  “这次我会赢!”苏沐秋咬牙道。

  “呵呵,你加油……哎哟!又一只红的!今天人品不错哈。”叶修操纵着一叶之秋迎上去。

  苏沐秋郁闷啊!他一路下来都一只红色厉鬼都没瞧见,敢情是都凑到叶修那儿去了!

  “……那个人品不错的,来赌点什么?”他赌气道。

  拿胜负打赌,这是他俩常玩的游戏了。一般说来都是些无伤大雅生活味挺重的赌注,像是弄早餐、睡地板,有次还让沐橙给输的人绑了两根马尾辫。

  “哦?沐秋同志不是我说你,不作死就不会死听过没?”叶修这倒不是纯嘲讽,今天他是真人品当红,这已经是他杀的第五个红厉鬼了,排行榜上甩了苏沐秋好几个名次。

  “别高兴的太早,不到最后谁知道呢!”苏沐秋鼠标一甩,两枪钓上了两只绿鬼。

  “那好,我们赌什么?”一叶之秋炫纹飞出,炸得红鬼满脸开花。

  “你决定。”苏沐秋大度。

  “你说的。”叶修一笑,红鬼的生命被清零,渐渐消失在战矛下。叶修不带耽搁地转开视角,攻向了下一个目标,还不忘道:“这样好了:你输你给我亲个,我输你亲我个,如何?”

  “……如何个鬼!怎么都是我被占便宜!”苏沐秋炸了。

  “也不尽然,有主动跟被动的差别嘛。”叶修耸肩。

  “你……!”苏沐秋语塞。论嘲讽的等级,他实在没有叶修高。

  啪嚓!

  一阵怪声从头顶传来,两人就见客厅一下明一下暗、一下明一下暗,频率越来越高,接着就全黑了。好在两人都是专业夜猫,只要屏幕还亮着,那摸黑打游戏根本不是事,灯灭了这事连他俩半分操作都没耽误到。

  “连电灯都给你的无耻吓坏了。”苏沐秋沉痛道。

  “那灯早该换了。”叶修淡定道出事实。

 

  副本里,越往深处走高级鬼魂是越多越密集,没有一定的实力踏进来可说是找死。至此活动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小时,摆脱一开始混乱的局面,现在排行榜上已经出现了清楚的分水岭──高手玩家们稳稳霸住了榜单的前列,甩了普通玩家好几条街。

  在后段区域少了人品问题,苏沐秋开始发愤直追,目前一叶之秋暂居第三、秋木苏第七。前十名次间的差距都极小,一个不留神就可能被人超过。

  他们一边打,一边还在继续深入,最后来到了一块没有任何鬼魂的真空区,在这一带的中央盘据着一座小山高的躯体,黑噜噜的几乎赌了整个视角。

  “前面应该就是鬼王了。”苏沐秋说。

  “嗯,看来我们是第一票啊。”叶修观察了下榜单上其它人积分窜升的程度,如此定论道。

  “开怪?”苏沐秋修长的手指悬在按键上空,嘴角勾起一抹好战的笑。

  “开!”跟叶修话音一同落下的,是秋木苏的技能光影。

  黑色的小山动了动,接着便是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鬼嚎。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瞬间跳开,带着劲风的黑色大掌半秒后在他们原本站的地方砸出了个大坑,激起漫天沙尘。

  叶修和苏沐秋屏息专注于战斗上,不再分神说话。

  ……

  五分钟后,秋木苏在复活点对晚他一步上路的一叶之秋打了个招呼。

  “不愧是要所有人一起推的Boss,我看那血条估计跟你的脸皮差不多厚啊。”难得抓到机会,苏沐秋调侃道。

  “若真是这样,活动分分钟就结束了。”叶修笑。

  “你好意思!”

  两人死了也没大惊小怪,对这点他们是早有心理准备的,好在荣耀活动时都有给玩家的优惠,在鬼域副本里死亡不会掉经验、爆装备,复活后也没有十分钟的濒危状态。秋木苏一出复活点就先抓了附近的几只小鬼来打,补一下他打王时落后的积分。

  其实他们会死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法力用干了后继无力。第一趟纯属试水,两人也没打算用上药剂续航,于是就干脆地让鬼王拍死了。

  “先走吧,这里等下会爆满。”叶修估算下,比他们晚到些的大漠孤烟和索克萨尔等人也差不多要没力了。索克萨尔还不见得,可大漠孤烟是战到死也不会退的,他要再不走,等会就准备跟人在这复活点战他个十回百回了吧。

  “嗯。”苏沐秋自然知道他的考虑,于是两人又开始重复先前的动作:打鬼、赶路。

  活动也挺贴心的,没把他们传到门口再来,而是在设在离真空区较近的地方,他们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回到了鬼王的活动范围前。越来越多的玩家来到这里,漫天都是各种技能光影外加飞去复活点的白光。

  叶秋准备让一叶之秋再上前,却听苏沐秋在身后叫了他:

  “我说老叶啊,你觉不觉得冷?”

  叶修愣了下,苏沐秋提到后他才发现自己手上已经起了鸡皮疙瘩。

  “有点,拿个毯子吧。”

  “你去。”苏沐秋整个人抱着腿缩在椅子上,他四肢温度本就偏低,现在更不想让脚碰到冰冷的地板。

  叶修转过头看他这样,竟是什么也没说,当真起身去拿毯子了。苏沐秋正讶异,却发现叶修毯子抱回来后没递过来,反倒是在他身后不知在捣鼓些什么。可他才一转头,就被软软的毛毯铺天盖地的盖了一脸。

  “你做什么……唔!”

  苏沐秋好不容易让头和双手挣脱出来,这才发现──敢情叶修是把他俩背靠背裹成了一团!

  他们坐的是没椅背的凳子,叶修这一搞,让两人的背紧紧贴在一起,隔着薄薄的汗衫交换彼此的体温,苏沐秋还能闻到叶修身上淡淡的烟草味。

  那个罪魁祸首还叼着烟,一脸坏笑地凑过来问他:“暖吧?”

  确实暖,还暖过头了!苏沐秋咬牙,他倒不是觉得害臊,两人在一起也一年多了,叶修的全身上下他哪里没碰过?只是包成这样──

  “要怎么打啊!”苏沐秋瞪着自己因为后仰而碰不到键盘鼠标的手,有点想就这样伸到后头去掐某人的脖子。

  “你往前挪些就行了……哎,轻点!我快被你拉倒了!”

  “你把电脑拉近点,别坐得那么开!”

  叶修和苏沐秋鸡飞狗跳地弄了下,好不容易找着个舒适的位置,两个游戏狂人又立刻投进了活动里。

  这次就不是开荒了,两人都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一看法力不足就立刻退到一边吃药,不再让角色被杀回复活点浪费时间。

  对付这大Boss难得没出现玩家们自相残杀的局面,大家都明白现在没那种必要,面对如此厚的血条那输出自然是多一份算一份,而等到鬼王红血、甚至是濒危时,那才是真正的战厂。

  各大高手在除鬼榜的排名是逐渐被追上,可他们在鬼王榜的积分却是高得令人望而生叹,一叶之秋和秋木苏更是在前五里头角逐。

 

  现实里的叶修和苏沐秋全神贯注地战到天色渐白。

  这期间发生的一些小事全被他们忽略过去了。

  例如──

  砰!的一声巨响,屋里的小窗被关上了。

  苏沐秋:“什么声音?”

  叶修:“窗给风吹了吧。”

  苏沐秋:“哦。”

  完全忘了这套间的窗是横拉的,没可能被吹上。

  或是──

  两盏幽绿的磷火飘到两人头上,摇曳的火光一晃一晃,让整个客厅里透出几分诡谲。

  叶修:“灯好了?”

  苏沐秋:“看来不是,这光怪怪的。”

  叶修:“果真是该换了吧。”

  后来更是连光灭了一阵子后又恢复正常也没察觉。

  又或者──

  静得只剩下键盘鼠标声的室内,冷不丁响起了一阵幽怨得令人发寒的哭号,穿过耳麦灌进两人的耳膜。

  苏沐秋:“这鬼王的嚎叫真够难听的。”

  叶修:“是啊,比你的歌声还差点。”

  苏沐秋:“……你狠!”

  然后一人报复似的哼起小调,另一人还没做出任何反应,在角落蹲很久都没人发现的白影倒是整个扭曲了下,最后缓缓淡化在空气中,那样子看上去好生寂寥。

 

  总之,太阳升起,爬过了东半边的天空到达顶上,室内的温度早已重新升高,毛毯早被扔到地上,夏天的H市甚至热得让两人出了些薄汗,可叶修和苏沐秋还是贴着彼此的背,没人想到要挪开。

  苏沐橙见他俩如此专心,轻手轻脚地给他们各泡了杯茶,便回房安静地写暑假作业去了。

  大中午的,本该是他们这些熬夜党熟睡的时间,可苏沐秋和叶修仍是死盯着屏幕,手上的操作一刻也没停过。

  鬼王的血量随着上线人数的增加越降越快,夜里还挺和平的战场此刻早已面目全非,谁都想抢到鬼王的尾刀、谁都是敌人,在玩家们各种明刀暗剑外加红血鬼王的暴走下,白光像是不要钱的烟花一样满天乱飞。

  鬼王巨大的身躯终于在数不清的技能光影中轰然倒下。

  众人面面相觑,没人看得出来是谁给了最后一击,直到一秒后系统公告跳出──

  恭喜玩家 秋木苏 击杀鬼王,还给荣耀大陆和平的鬼月!

  “赢了!”苏沐秋从凳子上跳起来。在那混乱的情况下任谁都没把握能抢到这击,毕竟单人技术再高,在人民的海洋前那都是浮云。苏沐秋能抢下这尾刀,估计还是昨晚攒的人品发挥了作用。

  “恭喜啊!人品不错!”

  叶修拍着手半回过身来,却被苏沐秋一把抽掉了嘴里的烟,接着有个温暖的东西堵了他的唇,时间不长,在他想加深前就抽走了。

  “……我以为你不赌了。”叶修笑道。

  “谁赌了?我高兴亲你就亲,哪用得着赌!”苏沐秋双手插腰灿笑着,维持站姿俯视坐在凳子上的叶修。

  “也是。”叶修跟着站了起来──较早进入发育期的他比苏沐秋高上了那么一截,现在两人的视角倒是对调了。

  “你干什么?”苏沐秋后退一步,却被叶修环住腰给捞了回来。

  “你说的啊!”叶修一边把玩苏沐秋后脑杓的发,一边不怀好意地笑道--

  “我高兴亲就亲,哪用得着赌?”

 

  * * * * * * *

 

  “记得你拿那次到手的材料,给一叶之秋做了双靴子。”

  叶修微笑,一双视线早已模糊的眼中盈满温暖的笑意,脸上的表情非常温柔。他轻抚眼前冰冷坚硬的石碑,就像那日抚着苏沐秋柔软的发丝一般。

  烟灰掉落于墓前,那双曾经稳如泰山的双手如今也已克制不住颤抖,在布满皱折的皮肤下,依稀还能看见指骨优美的形状。

  谁能想见,就是这双手在几十年前书写下传奇?

  夏日午后的清风吹来,带走地上的灰烬,也带起了他花白的发。

  “我还记得啊……”沙哑的声音再次开口,即便声音再不如从前,但那慵懒的语调仍是数十年如一日般未曾变过。

  叶修就这么站在苏沐秋的墓前──他已经太老太老了,只能站着,无法蹲下身去与墓碑上的照片平视──他大清早就来了,在以前苏沐秋哪怕睡得正香也要挣扎着起床送妹妹上学的时间来了。

  他就站在这里,就他一个人,送他来的出租车小哥被他遣走了,他让他傍晚再来。

  接着他开始说,一件一件地说。

  从他离家开始,他们相遇、相爱、相惜,到苏沐秋离开后他一个人走过的路,记得清的、就说的详细些,记不清的、那就几句话带过,有时会重复、有时则略过不少,但他不介意,他的思维早已意识不到这些事。

  他在说叶修的一生。

  在遇上苏沐秋后重新开始的、叶修的一生。

  他带着与他的回忆以及他造成的改变一路走来,有欢笑有泪水,苏沐秋就这么陪伴他走了几十年。

  叶修的一生很长。直到太阳滑过西半边的天空,缓缓沉到远方的山头之下,他只说了不到一半。

  出租车小哥来了,给他递了瓶水,他才发现自己说得口干舌燥。

  “大老爷,咱们现在上哪啊?”坐上车,那小哥问。

  “你照着我说的走。”叶修答道。

  于是他们上了路。从南山公墓离开,经过了以前的上林苑小区,经过了兴欣网吧的旧址,经过了变成办公大楼的前嘉世俱乐部,经过了改建后辉煌新颖的萧山体育馆,经过了现在是一家咖啡厅的曾经陶轩的网吧,经过了当年停下苏沐秋时间的路口,经过了现在被拆掉改成公园的苏沐秋原来的住处,经过了他与苏家兄妹初次相遇、现在也面目全非的网吧。

  最后,他们来到车站。

  几十年前,他就是从这里开始,踏上这块土地,开始新的旅程。

  几十年后,他回到这里,真心认为过去的自己是如此幸运。

  何其有幸,我来到了这里。

  何其有幸,我认识了你。

 

  车站旁一间朴素的旅馆里,叶修租了个最便宜的房间,不是没有钱,只是觉得这样就好。

  这房间挺小,让他回亿起了当初苏家兄妹的小套间、还有兴欣网吧的储物室。

  在狭窄又嫌略硬的矮床上,叶修睡得很安稳,这些年来从没有过的安稳。

  接着,他睁开眼。

  视线很清晰,久违的轻盈让他有些不适应。

  他低下头──哪怕是在昏暗的房间里,他亦能看得清楚──不意外地,他那老去的沉重皮囊仍躺在床上,双眼紧闭,嘴角带着笑容,看上去十分安祥。

  他看向自己的手,苍白的、漂亮的、透明的,上头没有一丝皱纹。

  他的灵魂很年轻,还是十八岁那热情最盛的年纪,就像他的心一样,未曾老过。

  然后他转身,和很久以前他们背靠着背打整夜荣耀时一样,他从不曾忘却的人就站在他身后,理所当然得就像他一直都在那里。

  “准备好了吗?”十八岁的苏沐秋朝他笑道。

  “是啊。”叶修也跟着微笑。

  “没有遗憾了?”

  “呵,你以为哥是谁?”

  他的一生经历过很多次从头再来。

  不论是十五岁离家、十八岁与苏沐秋辞别、二十五岁被迫退役、二十八岁决心回家,以及往后数不清次数的结束与离别,他都不曾害怕或担心过。

  只因有个人对他说过,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每一个结束都是新的开始,每一个离别都代表新的相遇。

  只不过这次有些不同。

  他和苏沐秋对望一眼,而后两人同时伸出手,半透明的手掌在空中十指交握,本以为不会有任何感觉的触碰,却从手心相贴地方传来淡淡的暖意。

 

  这一次的从头再来,我很期待。

  因为这次,我身边有你。

 

《END》

 

评论(7)
热度(57)
© 百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