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末君,也可以叫我西苑
灣家妹紙,全職同人文使用簡體
全職掉坑中,爬不出来也不想爬出来
CP無節操雜食黨,除了葉藍什麼都能吃
目前主推周傘、韓葉、王杰希我男神,求同好

【周伞】歪斜13

13

 

  周泽楷睁眼。

  伴着清晨偏暗的光线,他已逐渐熟悉的天花板映入眼帘,身旁的人环着他的脖颈,吐息平稳,穿过薄汗衫传来的心跳是如此真实。

  周泽楷再次闭上眼。

  还是没回去……

  这里是十年前,是少年苏沐秋的家里。他陷在过去的时间里已有一星期之久了,至今仍没有任何能回去的迹象。

  他也不是一直被动等待奇迹发生。秋木苏的账号卡被他反反复覆检查了好多遍,可不管是实体卡片又或是荣耀里的角色都正常极了;他也尝试过上网查找资料,可花了一下午也没从一堆言情奇幻小说里翻出点有用的来。

  你回不去了!

  他心底的怪兽咆哮着。

  周泽楷在心里闭上眼睛捂起耳朵,把自己缩成一团防御怪兽发动的攻击。会有办法的,他这样给自己刷血,同时试着把盖子压回去。可怪兽这些天来啃着他的不安不断刷级,等级压制下他的反抗是如此无力、如此渺小。

  苏沐秋……

  他在心底默念着少年的名字。一直以来苏沐秋都是周泽楷跟这个十年前世界的连接点,只要待在少年身边,他就能暂时不去在意他不属于这里的事实,只要少年对他笑,他就能再次乐观地认为这都不是事。

  只是这回他向来依靠的技能却失效了。

  在察觉自己的心情后,苏沐秋成了令他如此焦躁不安的主因之一。

  他想回去。

  他想对苏沐秋说喜欢。

  不是在这十年前的时空,他不该干涉少年苏沐秋的过去,他不想因为自己的感情而让苏沐秋未来的轨迹产生偏移,更何况在这隐瞒了好些事的情况下他也开不了口。

  周泽楷想回到属于他的时间,在那里向苏沐秋坦白一切,然后挺起胸膛堂堂正正地对他说出喜欢。

  或许那时苏沐秋的身边已经站了个好姑娘,那也没关系,他本就不是期望着告白能改变什么而来,开诚布公,他想的不过是这么简单。本质上的东西是会轻易改变,哪怕不会接受他的感情,他相信十年后的苏沐秋也不会感到嫌恶或困扰,青年会在拒绝他的同时对他笑得一如当初,接着他便能将这份令人眷恋的温暖收存在心底,继续前进。

  想回去……

  你回不去。

  必须回去……

  死心吧,回不去的。

  周泽楷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那个下午,在茫茫人海中他像走失的小孩,既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该回去哪里。

 

  “小周,你脸色不大好啊?”

  坐在他的老位置B区30号机上的苏沐秋制止了周泽楷机械式的插卡动作,忧心地望过来道:“从早上开始就这样了,有心事?”

  周泽楷愣了下,好半晌才消化了苏沐秋的问句,他撇开眼神小声道:“没事。”同时暗暗心惊,原来他的情况已经糟到被苏沐秋注意一上午了吗。

  可能是他以笔直的背影和坚定的步伐带领轮回惯了,所以不太擅长露出消极的一面,也可能是男孩子总爱在喜欢的人面前逞强的小小自尊心作祟,总之周泽楷不太想让苏沐秋察觉他的异常。而且这之中牵扯太多不能讲的事,真要被问起来,他可能会放弃治疗地跑去买只鹦鹉来替他回答了。

  苏沐秋是担心,可他看得出周泽楷挂着“我什么都不想说”的状态,他也没有硬撬蚌壳的嗜好,这是要放着让他继续灰暗下去的节奏吗?

  得,负面状态解不了,先刷个血撑着总行吧?

  “小周。”周泽楷听到他的喊声,这回总算是正眼看过来了,可他却像个害怕被责问的孩子一样,脸上满满地写着“不要问不要问我很难过但是你不要问”。

  苏沐秋感觉可爱的同时又有些心疼,他伸出自己的左手对周泽楷笑道:“手借一下。”

  周泽楷满头问号,不过还是听话地伸出自己的右手。

  说时迟那时快,苏沐秋立刻就把他的手给抓牢了,两只手十指相扣,扣得紧,紧得挣不开,却又不会让他痛着。

  周泽楷被从相贴的掌心传来的烫人温度给吓着了,他一边想挣脱开来,却又一边不愿失去这份温暖。一直到那份温度渐渐降到不那么烫人后,他才发觉原来不是苏沐秋的手热,而是他自己的手冷、冷到连苏沐秋偏凉的体温都能烫伤他的程度。

  周泽楷感觉自己的手暖回了平常的温度,这一比较下苏沐秋的手确实是显得凉了。这本是正常的,可此时此刻在他看来,却像是苏沐秋将自己的温暖给了他。周泽楷心一动,学着苏沐秋的动作反过来也扣紧了对方的手,如果这样也能把自己的温度传过去就好了,他想。

  苏沐秋微微一笑,他自始至终都没说过话,也没放轻过手上的力道。

  两人温度最后同调一致。自己的手温很少这么高过,苏沐秋感觉不太习惯,却也不觉得讨厌。他晃了晃两人相握的手,给周泽楷一个露齿笑:“感觉好点没?”

  直到苏沐秋问出这句,周泽楷才发现他已经不慌了。

  不安的怪兽消失了吗?没有。

  回去的方法找到了吗?没有。

  现状有什么改变了吗?没有。

  对于回不去这事他依旧害怕,但他不再慌了。苏沐秋伴着温度一起,给他注进了满满的能量,名叫“苏沐秋”的正能量,让他觉得没有什么事是办不到的。

  天下没有无解的事,只有放弃寻找的人。

  世上没有打不赢的比赛,只有失去战意的人。

  这是站在最前头率领轮回攻击阵线的枪王一直以来贯彻的信念,何时他竟把它给忘了?

  不过那也不重要了,此时重拾信心与动力的感觉很好、太好了,他根本不想再分神去思考那种已经过去的小事。周泽楷瞬间用力握紧了苏沐秋的手,而后不再留恋地放开,他端正了坐姿,万分郑重地看着苏沐秋那黑亮的眼睛道:“谢谢。”

  “谢什么呢?我就是吃了你点豆腐,其它什么也没做啊。”苏沐秋耸肩,说得事不关己。

  “谢谢。”周泽楷却坚持。

  “小周你是不是老在奇怪的地方强势啊……”苏沐秋汗颜,不过他没发现自己其实也差不多固执,“你想了什么都是你自己的意志,我只是和你牵手而已。”

  其实这“牵手”是他小时候用来鼓励妹妹技能,沐橙懂事后就没怎么再用过了,对其他人他更是从不会想到去用。只是今天不知怎么突然想到了,于是便死马当活马医地拿来用用,没想到效果是出奇的好。周泽楷一个大男人的,他原本可是以为会被讨厌呢!

  “难道说,小周特别喜欢牵手?”见周泽楷还认真地想说什么,他干脆如此坏笑道:“那你以后想牵就说呗!哥随时都能给你牵牵啊。”

  苏沐秋满意地看周泽楷原本严肃的表情轰的一声炸红了,正想象往常一样笑着说出“逗你的啦!”时,却发现眼前这个脸红红的青年用一双闪亮亮的大眼盯着他,还期待地道:“真的?”

  苏沐秋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突然有点理解为什么苏沐橙在看到可爱的小奶猫时会尖叫了。

  “真的,我答应你了啊!”表面上苏沐秋还是笑得不动声色,心底刷上来的文字泡却早从街头滚到街尾去了。

  调戏人是要负责的,神枪苏沐秋大大。

  不过要是得负责的对象这么可爱的话,他好像也不介意多负一点啊?

 

  * * * * * * *

 

  心情美丽了一下午的枪王大大直到晚上才发现他忘了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

  一星期,他来到苏沐秋家已经一星期了,苏沐秋和叶修的争床PK也过去一星期了。

  苏沐秋一回家就立刻开了电脑,志在必得地指着叶修说今天一定要让你尝尝打地铺的滋味!相较之下叶修就淡定了,他只是凉凉地说了句“我不也睡过吗?就是经验没你丰富”,气得苏沐秋又是一阵语塞。

  周泽楷跟上次一样不参与斗争,也一样得到了观战的邀请,不同的是观战的人多了个苏沐橙,不同的是他的心境。

  他那个纠结啊。这要是平常苏沐秋和叶修随便一场PK,他绝对是第一个给苏沐秋(在心里)摇旗吶喊助威的人,不提叶修的脸T,心上人嘛,支持是必须的。可今天这带赌约的PK又不一样了,要是苏沐秋赢了,这不代表他得跟叶修一起睡一星期的地铺了吗?

  周泽楷苦啊,他心底两个小小人PK得你死我活,最后他还是站到了苏沐秋这边。

  竞技场里沐雨橙风扛着重炮、一叶之秋提起战矛,现实里苏沐秋和叶修双双露出好战的微笑,双手摆在键盘鼠标上,几乎是和屏幕上出现的开始同一瞬间,两双手飞快地舞动起来,两个角色彻底活了过来,驰骋在属于他们的战场上,为荣耀而战。

  事实证明周泽楷先前的纠结实属多余,比赛开始后他便立刻进入了职业选手的观战模式,谁赢谁输都不重要,他眼里只剩下这场比赛的技术含量。

  枪炮师对上战斗法师,距离便成了决定胜败的关键。

  沐雨橙风的火力线铺开,利用攻击距离的优势远远地吊着一叶之秋,战斗法师几度看似要穿过火力线欺近枪炮师的身周了,那条本已被他甩到身后的火力线却又会突然横在他面前成为阻碍。周泽楷神色一凛,他下意识用眼角瞥了身旁的苏沐橙一眼。苏沐秋的火力线不只是横向,竟然还有纵向的变化,让他回想起了十年后第一枪炮师苏沐橙的雪花火力线,只是眼前这个火侯还不够,经验和技能数量都远不及苏沐橙和她的沐雨橙风,只能算是雪花火力线的雏型吧。

  苏沐秋显然也明白他的弱项,几个破绽比较大的变幻都只在最关键时出手,几次叶修创造出来能拉近的机会都被他堪堪闪过了。

  不得不说,苏沐秋今天发挥得极好。

  战局的最后一幕是生命不到五分之一的一叶之秋终于抢近了沐雨橙风身侧,殊不知这是苏沐秋下的套,被一个角度刁钻的拔击浮空的一叶之秋,就这么在枪炮师的重火力轰炸下被清零了。

  荣耀! 

  “赢了呀!”苏沐橙小声叫出来。

  “是啊!赢了!”苏沐秋笑得开怀。

  赢了!周泽楷在心里也跟着小小地激动着。

  “打得挺好啊!”叶修败了也同样从容,还能抽出手来给苏沐秋几个掌声。

  “老叶你服不服!”苏沐秋挑衅道。

  “服。”叶修淡笑道,在苏沐秋调侃他前又补上一句:“这星期服。”

  苏沐秋被噎了下,但这不影响他的好心情,一边哼着荒腔走板的小调儿,他一边让苏沐橙洗漱洗漱准备睡了。

  直到夜里铺好床,他习惯性想钻周泽楷的被窝前,苏沐秋才想起来他今天不睡这,整整一星期都不睡这。

  少年刮刮脸颊,转身踏着有些别扭的步伐往房间另一头的折迭床去了。这边的周泽楷听着背后苏沐秋远去的脚步声,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空虚寂寞冷。

  叶修规规矩矩地躺在他那半的地盘里,他的睡姿很正常,不会打呼不会磨牙也不会在人身上缠成麻花辫。

  夜深了,周泽楷这才知道敢情夜里的地板真的很凉。

  他怀念苏沐秋的体温,不冷不热,夏天晚上抱起来特舒服。

  可人眼下正在床上睡得香,那是苏沐秋努力赢来的成果,他不能因为自己想就要人来躺地铺陪睡。

  时间流逝,周泽楷盯着天花板,直到他看见一丝光线穿过窗户映在地板上。

  早上了。

 

  “……小周啊,你没睡好是不?”隔天,苏沐秋盯着周泽楷脸上怵目惊心的两个黑眼圈错愕道。

  “嗯。”周泽楷淡定捞着午餐的面条。

  “和叶修睡不习惯?”

  “嗯。”

  “要不要补眠下?”

  “没事。”

  人都这样说了,苏沐秋也不好强迫他去。第二天习惯后应该就会好些了吧?他只能让自己乐观地这么想。

  再隔天,少年面对快便成某种国宝动物的周泽楷时,给昨天乐观的自己狠狠打了个差评。

  当晚叶修准备钻进周公副本前,被埋伏副本门口的苏沐秋劈头盖脸地砸了枕头薄毯,叶修好不容易把脸从毯子堆里找出来透气,同时顺便关心下这苏沐秋是哪根神经不对了。

  “这几天有人给抱惯了,我一个人睡不好啊。”苏沐秋如是说,并把叶修赶去睡床。

  能睡床叶修自然是乐意,理由什么的他才不管,当即抱着枕头爽快地就和苏沐秋换了。

  于是周泽楷洗漱回来,皱眉发现他好像想苏沐秋想到出现幻视了,怎么把地铺另一边的叶修看成是苏沐秋了呢?而且这苏沐秋还在对他笑啊……

  两天没阖眼的周泽楷当机好一阵,才反应过来这个是真人,他小心翼翼地爬进被窝里,就怕有个闪失人就没了。

  苏沐秋被他的动作惹得一阵失笑,接着才向一头雾水的周泽楷解释道:“那床太久没睡了不习惯嘛,那床板磕得我腰都疼了,还是小周你好睡些……哎、别躺那么远,靠近点啊,这被子窄。”

  周泽楷听话地挪近了身子,就挨在离苏沐秋不到一厘米的位置上。地板的寒气穿过软垫和褥子透上来,但他却不觉得冷,身旁的人传过来的体温暖暖的,是令人无比安心的温度。

  这一晚他睡得沉、特别沉。


评论(5)
热度(57)
© 百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