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末君,也可以叫我西苑
灣家妹紙,全職同人文使用簡體
全職掉坑中,爬不出来也不想爬出来
CP無節操雜食黨,除了葉藍什麼都能吃
目前主推周傘、韓葉、王杰希我男神,求同好

【周伞】歪斜14(下)

14 (下)


  浴室的门是虚掩上的,显然苏沐秋觉得在自己家里没什么好防的,不过周泽楷还是先正经八百地敲了下门、得到应允后才推门进去。说是进去,他也就是站在门口而已──浴室的空间实在太小了,硬要挤进两个男人的话,估计会把能碰的和不能碰的地方都给碰遍了。

  苏沐秋站在和周泽楷更衣时相同的位置上。和周泽楷想象中可能的凌乱不一样,苏沐秋穿戴得很整齐,一头蓬松的短发也都服贴地梳到了脑后去,加上那抿紧的唇线和微蹙的眉,看上去更是别有一番风情。

  只不过少年此时倒是没注意到周泽楷直白地欣赏美景的目光,他正和脖子上七扭八歪的结奋斗着,平日里一双灵巧的手此刻却像是手残一样笨拙,修长的十指和领带纠成一团,他隐隐还能看见苏沐秋额角的汗颜着脖颈滑进领口内。

  周泽楷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帮忙,只是少年战得正专注,让他感觉现在上前哪怕是好意也会变成一种打扰,于是他选择安静地站在一旁,等到苏沐秋需要时再动作。

  莫约两分钟后,总算是把结给拆开的苏沐秋久违地深吸一大口气,他和手上那皱成一团的布条对瞪了好一下,才抬头看向周泽楷无奈地道:“小周。”

  周泽楷上前接过那条被苏沐秋折腾得不成样的领带,先用手应急着把它顺直了,然后举着它像苏沐秋问道:“帮?”

  “嗯。”苏沐秋叹气。其实他还是想自己来,只是眼下时间不多了,只能妥协。

  周泽楷绕到苏沐秋身后──说是绕,但在这狭窄的空间里他更像是把自己卡进苏沐秋和墙壁的夹缝间──本来他是没想太多,直到少年在被他碰触时反射性地颤了一下,他才察觉这姿势还真不是普通的暧昧。

  只是打领带而已、只是打领带而已……

  周泽楷一边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一边双手环过苏沐秋的身体在他胸前动作……于是他又更不好了,因为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苏沐秋的锁骨和衬衫内若隐若现的肌肤,还好他是站在背后,人看不见他那张红透的脸。

  周泽楷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干脆利落地爆手速在十秒内完工,而是慢慢一个步骤一个步骤地打。他知道苏沐秋在看着,少年不会让自己对一件事永远生疏,他在记忆他的手势,很可能下一次苏沐秋就已经不需要周泽楷帮忙打领带了。这样想着,他的动作又放缓了些,至于这之中是否夹杂着私心,他也说不上来。

  然而就算他把每个细节演绎的再清楚,打个领带也不过就是分分钟的事。

  两人在周泽楷带着一边感到幸福一边又有点小失落的矛盾心情下回到厨房,正巧撞见了以为他们在浴室被隐藏Boss团灭、准备要来拾荒的叶修,没等他开口,倒是苏沐橙先小跳步跑过来,拿着吴雪峰借她的相机喀擦、喀擦、喀擦爆手速一阵狂照。

  “行了行了,我们先去学校吧,等典礼完再让你照个够!”苏沐秋笑着揉乱妹妹的发,让这兴奋过头的小姑娘冷静下来。

  “嘿嘿,你说的!”苏沐橙随手把头发拨回去,接着把相机宝贝地收进包里,苏沐秋本想顺手把包接过来,却被苏沐橙拒绝了,理由是这是最后一天了,她想自己背着。

  四人走过平常的老路,而后头一次一同踏进学校的大门。

  整个校园里充满了毕业的氛围,作为毕业生的苏沐橙要先去班上报到,他们三人便先到礼堂去等着典礼开始。

  所谓毕业典礼实在是个冗长的过程,可苏沐秋却从头到尾听得专注,好似在参加什么神圣的仪式一般,就连叶修也是,虽然表情还是他那万年不变的没精打采,可他楞是在这平日的睡眠时间里一个呵欠都没打。

  终于等到典礼结束,苏沐橙笑嘻嘻地拉着他们穿过校园来到一处小绿林,这里较偏僻些,景致不错,又不像其它地方挤满了毕业生和他们的家人们。

  “来照相吧!”苏沐橙小心翼翼地把那台袖珍相机从包里拿出来,一双大眼闪亮亮地看着她的哥哥们。

  “你不先和同学们道别吗?”苏沐秋失笑,明知他们不会跑还是如此的迫不及待,他的妹妹实在太可爱了。

  “我和她们早约好了之后还要聚的!”苏沐橙吐舌,换来了苏沐秋惯例的弹鼻尖。

  她轻笑着退了两步,开始四下张望,可没多久小小的失望就爬上了她的脸蛋──地方太偏僻了,让她找不到人能给他们拍合照。

  苏沐秋也发现了这事,只是有人动作的比他更快──周泽楷直接拿过苏沐橙手上的相机走到不远处站定,俨然就是一副要转职成摄影师的样子。

  “咦?周哥哥你不照吗?”苏沐橙讶异。

  “……就让小周来吧,他不太喜欢拍照。”回忆起周泽楷那不明的身分背景,大致能猜到原由的苏沐秋直接替寡言的某人圆了过去。

  既然哥哥都这么说了,苏沐橙虽觉得可惜,也只能放弃让周泽楷也入镜的念头。

  他们一连照了几十张,因为是难得的日子,所以苏沐秋和叶修对苏沐橙的要求几乎是有求必应,结果就是三次元战五渣叶修在经过一番折腾后整个人挂在一旁的大石头上装死。苏沐橙一边抱歉地给叶修补充水分,一边又残忍地(叶修视角)问他的腰还能撑着再照几张。

  从头到尾只负责拍照的周泽楷很是同情地看着叶修,同时无比庆幸他只负责拍照。

  突然有人拍了他的肩膀一下……是苏沐秋。

  “小周,不照一张吗?”苏沐秋刻意放轻了声音,没让另一边的两人注意到。

  “不能照。”周泽楷摇头。

  “我知道,不过……”一只修长漂亮的手在他眼前比了个胜利的姿势,苏沐秋笑道:“只照手呢?也不行吗?”

  只照手……周泽楷思考起来。他不能照相自然是因为自己是十年后的人,要是留下影像一定会造成很大的麻烦,可如果只是手……只有手的话,应该不会有人认得出是他吧?就算意外被认出来,只要矢口否认就行了吧?

  所以他也能、和苏沐秋留下合影吗?

  能留下他曾在这里、和这个人一同存在过的痕迹吗?

  被这个念头驱使着,周泽楷着魔似的缓缓点了头。

  苏沐秋灿笑,那只好看的手维持着V的手势放了下来,周泽楷略大一些骨节分明的手摆出一样的姿势靠在它旁边,衬着背景深色的草地让两人的手都显得有些白,周泽楷左手扶着相机,苏沐秋右手按下快门,影像就这么被存在了小小的机械里,等着在很久之后的某一天被人再次翻出来追忆。

  此时此刻,我们曾经存在过。

 

  “我去一下卫生间。”榨干掉相机还有叶修的最后一丝电力,终于满足了的苏沐橙对他们笑道。

  “啊等等,我也和妳去吧。”苏沐秋跟上妹妹的脚步。

  穿过小绿林回到校舍的范围,苏沐橙领着苏沐秋拐过几个廊道,找到了一楼的卫生间。距离毕业典礼结束后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目前三年级这边的校舍里只剩下三三两两几个学生,其它人都和自己的家族回去了,空旷的校园静得有些寂寥。

  苏沐秋解决完,打算出来后就在女厕外头等苏沐橙,他知道女孩子这种事一向慢些。

  这栋校舍的卫生间是在走廊的最底,靠外边的女厕一旁有一段不长的楼梯向外,外头紧邻着一条绿荫小道,小道尽头拐个弯便是垃圾回收场和后门。

  苏沐秋在走出来前却突然感觉不对,他靠在门边悄悄往外一探头,发现有个男人鬼鬼祟祟地在女厕门口不知想做什么。

  现在女厕里只有苏沐橙一人……苏沐秋瞬间回想起了数日前苏沐橙被跟踪的事!他在那人要摸进里头前冲了出来,那人被他吓得拔腿就跑,苏沐秋喊了声“站住!”就追了上去,对方一个踉跄从包里掉了样东西出来,也顾不上去捡,整个人连跑带爬地穿过绿荫小道踩着垃圾从后门翻了出去。

  虽说体力是比叶修好点,但苏沐秋同样也是个没在运动的游戏宅,等他追到后门时已经看不见那人的影子了。苏沐秋粗喘着气,回头捡了对方落下的东西,想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线索来。

  那是台新型的相机,里头存了不少照片,让苏沐秋越看心是越凉──里面几乎都是这所初中女学生的照片,从角度看来应该都是偷拍,其中又以苏沐橙的照片占了大多数,尤其是到后期,拍得基本都是苏沐橙,甚至从上下学的路进展段到连假日出门逛街都有。

  “哥哥!你怎么了?刚才叫得好大声。”苏沐橙担忧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吓得苏沐秋爆手速把相机藏进了衣袋里。

  “哦!这学校警备不大好啊,刚才有人想偷窥女厕呢!不过被我赶跑了。”苏沐秋尽量若无其事地把事情引导到学校安全的疏失上,他并不希望苏沐橙察觉自己被盯上了,身为哥哥,他一点也不想妹妹以后一直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真的吗!那等会得去通知校警呀!”果不其然,苏沐橙接受了他的说法,到底是涉世未深的女孩子,这事还不在她会意识到的范围内,这让苏沐秋暗暗松了口气。

  “我们先回去找老叶他们吧,离开时顺便去说。”

  “嗯!”

  望着苏沐橙的笑脸,苏沐秋收在衣袋里的掌心上多了几道清晰的指痕。

  谁都特么的别想动我妹妹。

  谁都别想!

 

───────────

好久不見的STK同學上線了!不知道還有人記得他麼?

另外畢業典禮應該不會到七月那麼晚,但為了故事的進度,就請各位姑娘睜隻眼閉隻眼吧,LO主想早點讓小周和傘哥膩歪去啊_(:3」∠)∟


评论(7)
热度(42)
© 百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