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末君,也可以叫我西苑
灣家妹紙,全職同人文使用簡體
全職掉坑中,爬不出来也不想爬出来
CP無節操雜食黨,除了葉藍什麼都能吃
目前主推周傘、韓葉、王杰希我男神,求同好

【周伞】歪斜15

15

 

  苏沐秋后来是找公安报了案,不过因为当时苏沐橙也在场,所以他只提及了跟踪狂的长相以及初中女厕被偷窥的事情。而后他们将这件事匿名发上网,希望藉助广大网民的力量能让嫌犯早点落网。

  在此之前,苏沐秋只能尽可能的别让苏沐橙落单。

  好在苏沐橙开始放暑假了,她喜欢跟着他们一块到网吧来,这让苏沐秋至少可以不用烦恼她一个人上学或是待在家时会发生什么事。

  这事陶轩和吴雪峰也被知会了,两人都表示会帮忙填补他们几个看照不过来的空缺。

  然而哪怕是把能想到的事都做了,苏沐秋也还是有些焦躁不安──他毕竟也是头一回碰到这种事,就算平时表现得再成熟,他也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少年,更何况他还将苏沐橙本该承担的那份担心受怕也一同扛了去。

  周泽楷多想替他分担些,可这玩意儿又不是包里的负重,没法说拿就拿。

  其它人也同样担忧他究竟受了多深的影响,毕竟隔天他们就要面对七月那场小型比赛的第一回战。

 

  苏沐秋的状况确实失了平日的稳定。

  战场上枪炮师重火力担起了主攻手的位置,以看着那身笨重装备完全无法想象的凌厉轰杀全场,向来霸道的战斗法师这回却当起了侧应,游走于敌人间让人无法欺进枪炮师身侧,一杆漆黑的战矛在无声中收割着对手的生命。

  漆黑的眼里倒映着屏幕上绚烂的光影,耳畔充斥着炮弹炸裂的轰鸣和兵器破风的呼啸,少年深吸口气,左手在键盘上敲出各种技能,右手将攻击展成死神的大镰,随着每个点击敌人的生命便会落下一截。

  战局进展得相当快,敌方两个角色的血线下降得那个猛,让房里的其它观战者都忍不住热血沸腾了起来。

  可这看在熟识苏沐秋的人眼里立刻就会发现不对。

  “小苏还是急躁了。”盯着屏幕上的战斗,吴雪峰叹了口气。他嘴上那根没点燃的烟随着他开口的动作上下晃动,说出口的话含含糊糊的,他也不去在意身边的人听懂没,只因坐在他身旁的一个带着耳机战得正激烈、另一个则是周泽楷──哪怕相处不多,这些天来他也知道对方就是个闷葫芦,所以这话他也就是当自言自语说说,完全没期待会有人接话。

  “……嗯。”周泽楷却是在喉咙里闷闷地应了一声,只不过吴雪峰完全当是他错听。

  两人眼下更关心的是战局,在他们看来这场战斗的节奏实在是太快了,苏沐秋几乎是在一开始就拉高节奏暴走了,他的对手根本完全反应不过来,一直就是挨打的份。

  这暴走看上去效果是好,可有点荣耀底子的人谁都知道这对选手很伤,不论是精神上还是操作上。

  却没人制止苏沐秋。

  没有人要求苏沐秋冷静点,就连场上的叶修也只是在反应过来后跟着提高节奏,同时帮沐雨橙风掩饰一些过大的破绽。

  少年需要发泄,他们能理解。

  左手敲下最后几个键,右手鼠标稳稳甩出、点下,屏幕上的女枪炮师奢侈地用上一记大招清零了对手的角色,同时苏沐秋摘下耳机长出一口气。

  赢了。

  三比零,由嘉世队提前杀死比赛。这场比赛是采记分制,两场单人赛、一场双人赛胜者各得一分,之后的团队赛则是两分,先得三分者胜出。方才苏沐秋和叶修两人拿下了嘉世的第三分,于是接下来团队赛便没必要再比了。

  吴雪峰暗自松了口气。还好不用比团队赛,否则苏沐秋这节奏叶修能配合、他勉强能配合,可人不在H市牧师织影和拳法家连进就不见得能配合上了,那两位的程度是还差了些。

  另一边苏沐秋倒是收到了织影和连进发来的关心,因为不想让人操心,他干脆敲了条“没事,我就生理痛”回去,接着一秒被人省略号刷屏。

  叶修捻了手上快燃尽的烟头,打算到外头再抽一根去──他们目前所在的地方是禁烟的B区,就是周泽楷和苏沐秋平时坐惯了的老位置这儿,陶轩今天把B区空下来当作嘉世战队临时据点使用。

  其实一般就是有比赛他们也都在自个的位置上各打各的,会聚在这主要是因为──

  “已经结束了吗?”中年男子的嗓音伴着脚步声从过道另一头传来,四人偏头望过去,是陶轩和苏沐橙回来了,小姑娘一提手上的塑料袋笑道:“我们带午餐回来了!”

  “三比零提前结束。你们回来的正好,我可饿坏了。”吴雪峰笑道,前一句是对着陶轩、后一句则是向苏沐橙说的。

  是的,正因为苏沐橙也一块儿来了,他们不想她就这么往烟海里钻,叶修和吴雪峰索性便把窝给挪到了无烟区。

  只是这对两位老烟枪而言实在痛苦,叶修嘴里的糖喀吧喀吧地咬得吵死人了,于是陶轩便让他们比赛时爱抽就抽吧!反正这区也没其它客人了,他就睁只眼闭只眼当没看到了。

  现在比完了,叶修正想出去好好“解禁”一下,谁料却是被苏沐橙一个盒饭给堵了回座位上。面对苏妹子无价的阳光笑容,叶修大大就像是被人上了个神圣之火一样憋屈啊!

  奈何苏沐橙根本没接收到他哀怨的电波,人家早搬了张凳子坐到她哥哥旁边一面吃饭一面看比赛录像去了。他们倒是不怕苏沐橙从录像里看出什么端倪,她现在还只是个看热闹的外行而已,今天苏沐秋那暴躁的打法看在她眼里除了帅还是帅。

  叶修苦着脸解决了他那份饭后就宝贝地攥着他的烟盒出去了,速度快到令人怀疑他究竟有没有好好嚼过。没多久吴雪峰也跟着去了,剩下三人对望一眼后耸肩,苏沐秋还对苏沐橙半严肃半玩闹地说“妳以后可别变成那样啊!”,惹来苏沐橙一阵轻笑。

  周泽楷缓缓咽下最后一口菜,正想把饭盒拿去扔,却被一只小手抢了先。

  “我去前台帮忙呀!”苏沐橙抱着三人份的空饭盒离开了,空旷的B区就只剩下周泽楷和苏沐秋两人。

  苏沐橙像是要留他两人独楚,周泽楷有这种感觉。

  而他确实也有话想说,关于苏沐秋的状态,再这么下去是不行的。

  在早期这电竞比赛还不怎么受重视的阶段,赛程和规则的安排全是依主办的意思,而这些主办或许是些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大神,可他们却是完全不了解电竞,有些甚至还认为电竞选手们就是坐在电脑前动动手指罢了,是不会累也不怎么需要休息的。

  这场比赛的主办显然也是这种类型的。周泽楷第一次看到赛程表时就诧异了,约有两百五十支队伍报名参赛,主办方面希望进度能快些,所以第一轮安排了周六下午一场、晚上一场、周日下午再一场,完全没把选手的续航问题算进去。这之后也没好到哪去,每周六、日晚上各有一场比赛,若是在前一天有一位以上的选手出了状况,那隔天的比赛就相当于只能弃权了,毕竟各队只能安排一位候补。

  可相较于他感觉到的不合理,苏沐秋他们对此都没什么异议──没道理的赛程也好,付出与收获不对等的酬劳也罢,开荒一代的选手们就是这么过来的。

  怎么将自己调整到与比赛的节奏契合,对选手而言是极重要的一门课题。

  这点苏沐秋目前办不到。

  过快的节奏把神经和手指都绷到了极限,靠他自己基本不可能在晚上比赛前调整回来。

  在周泽楷思考着该怎么开口前,苏沐秋却是先转过身来向他笑道:“抱歉啊,让你担心了。”

  周泽楷一愣。

  “你好奇我怎么看出来的?小周啊,你没发现自己从昨晚开始都没笑过吗?”苏沐秋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不等他回应便径自说下去:“小周,我没事,我会自己调整好的,你就别再担心了……呵、瞧你,眉头都皱出个川字来了。”

  苏沐秋修长的手指拨开了他门帘似的刘海,冰凉的指尖轻触他眉间,像是想把那道皱折抚平。

  周泽楷一言不发。

  ──哥哥太坚强了。难过了他不说,跌倒了,他一个人站起来。

  苏沐橙当时的话语回荡在他脑中。

  希望你能稍微依赖我一点。

  几乎是与这想法同时,周泽楷一把抓下了苏沐秋还来不及收回去的手,把它牢牢包覆在掌心里。

  “小周?”苏沐秋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却没有尝试要将手抽回来。

  “手操。”周泽楷两只手都覆上去,认真且温柔地替苏沐秋暖过每个关节、每寸肌肉。

  其实他更想做的是替少年拿下晚上的比赛,让人能好好地休息下,但苏沐秋是不可能在这节骨眼上改当个甩手掌柜的人,他也只能换一种方式来支持他。

  随着僵硬的手指渐渐柔软下来,苏沐秋感觉心底某根绷紧的弦也慢慢松了。

  在周泽楷松开他的左手后,他这次主动将右手搭了上去。

  “小周的手操服务真不错,有职业水准吧。”苏沐秋笑了。

  职业水准?这倒是真的。

  周泽楷也笑了。

  或许他目前的等级还不够进入苏沐秋心底的副本,可他会等着,在外头一边练级一边等着。

  等你愿意依靠我、而不是自己扛起所有事的那一天。



评论(2)
热度(55)
© 百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