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末君,也可以叫我西苑
灣家妹紙,全職同人文使用簡體
全職掉坑中,爬不出来也不想爬出来
CP無節操雜食黨,除了葉藍什麼都能吃
目前主推周傘、韓葉、王杰希我男神,求同好

【周伞】歪斜17

17

 

  喀哒喀哒喀哒──

  手指抬起、落下,反复不停,键盘声之密集显示了战局的激烈,那一双双倒映着屏幕眩光的眼瞳显得五彩斑斓,里头装满了求胜的信念与专注。

  参战者如是,观战者亦如是。

  哪怕是如陶轩这样看热闹的外行也能感受到空气里的紧张,平时还会针对战况嘀咕的他此刻全噤了声,别说开口,就怕是连稍大一些的吸气声都会让绷紧的弦断裂。

  相较之下周泽楷却是显得冷静了,在他看来,战局的倾向已经渐渐倒向了这边。

  在总血量上嘉世是落后对手的,但气冲云水和连进就要在沐雨橙风的辅助下吃下对方的治疗了。一人被击杀,听上去似乎不算什么,但在一场团队赛中这往往代表了该队溃散的开始。少一人,意味着少一份输出、少一份掩护、少一份战术的可能,而当这人是治疗时,带来的影响更是无可逆转的大。

  对手眼见治疗救不回了,便想直接扣下单人冲杀在阵中牵制他们的一叶之秋,沐雨橙风的炮火却随即轰至,虽然不是张扬地给一叶之秋杀出条撤退的血路,却是将对手来势汹汹的攻击给阻上了一阻──失去治疗的队伍是没本钱再以换血强硬一搏的。

  就靠这抢出的时间差,一道圣洁的白光落到漆黑的战斗法师身上──牧师织影的瞬发大治愈术瞬间就把一叶之秋那岌岌可危的血线给稳了回来。

  同一时间,敌方治疗的生命终于被清零。沐雨橙风放开了输出完全转火,气冲云水和连进也一刻不带耽搁地朝这赶来。

  见此,一叶之秋一反先前猥琐周旋的态势,却邪矛尖染上的是霸道,漫天炫纹彰显的是狂傲,以炮响为宣告、以血光铺成道,如同王者一般君临战场!

  战况已经倾斜。

  被一叶之秋的爆发乱了阵脚的敌人出现空隙,下一秒便被嘉世的另外两人给从中撕裂,已不成样的团体完全禁不住这边凌厉的集火,不消片刻又是一人的名字灰了下去。剩下三人尝试想找回联系,却是老被远处枪炮师的炮火给断了机会。

  比赛至此已不再有悬念,以嘉世队胜利作结。

  “哦哦!赢了!”陶轩脱口吼道,过于激动的情绪让他忘了维持平日的体面,好在这儿的没一个是会介意他失态的外人。

  苏沐秋脱下耳麦和一旁的吴雪峰击掌,叶修捻掉燃尽的烟又点了根新的。

  “一开始看情势不利,我还以为会输呢!之后逆转真是太好了!”

  回去坐镇前台前陶轩还如此嘟哝着,显然还沉浸在方才的比赛中意犹未尽,其它人却只是笑笑不说话。

  虽说也打了两年荣耀,但在战术方面陶轩还真是不太行,比赛情势他用的多半是主动被动、血多血少判断。嘉世一开始角色分散没一个整体、同时血量又输给对方,这“劣势”可真让他紧张得不行。

  周泽楷倒是认出了叶修他们的战术。

  嘉世几个角色看似各自对敌,实际上那站位是有讲究的──以沐雨橙风为中心,没有一个人脱离她能及时提供辅助的范围。

  “屏风炮”──由攻击距离最远的枪炮师居中策应,将分散各处的战场串联起来。

  这项战术对作为核心的枪炮师有很高的要求,不说手速和反应力这些基本,若襙作者没有极高的大局观和战术素养是担当不来的。而随着战场的增加与分散,对上述能力的要求只会更加严苛,同时也考验着队友如何能将枪炮师的策应做到最大效率化。

  苏沐秋在这场比赛中的表现无疑是出色的。

  其实以风格来看,苏沐秋比起策应更偏向主攻手一些,但这不代表他做不好这样工作。

  事实上,这场比赛采用“屏风炮”战术这点,最先就是由苏沐秋提出的。

  他的状态已经不会再受到其它事影响,他想夺冠的决心绝不比在座任何一位逊色!

  提议的苏沐秋用行动证明了他的坚强与决意,而同意这提议的嘉世队员们也展现了他们对队友的信赖。

  周泽楷有种感觉,面对这班有默契的队友们,苏沐秋应该是没必要用上这种方式的,上场打过一回后自然能感觉出他的状况好或不好。

  他的行动,更像是要无声地向周泽楷──这个最不放心他的人──传达:“已经没事了,不用担心我。”

  ……

  想、想多了吧?

  周泽楷不由自主看向苏沐秋的位置,却正巧对上人转过来的视线。苏沐秋朝他比出胜利的手势,周泽楷一愣,慢慢地屈起手指回了个同样的手势,换来了少年更大的笑容。

  苏沐秋心情极好地回过头,正巧看见吴雪峰在按摩自己的手,他立即朝隔着一个座位的叶修问道:“手抽筋没?”

  苏沐秋这问的倒是有理,这个时间的战斗法师还是五十级,可没有觉醒技能的斗者意志,要像叶修刚刚那般爆发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飙手速,但这很伤,非常伤。

  “小叶,还好吗?”吴雪峰听了,也将视线转向叶修。

  “要PK还是能赢你们,放心吧。”面对两人的关心,叶修只是甩甩手这么淡笑道。

  叶修向来不会在这种事上做什么无谓的隐瞒,能开玩笑就表示他确实没事,不需要担心。

  不过不用担心不代表不会令人火大,虽然知道苏沐秋不会真的跳出来要PK,但吴雪峰还是习惯性地转了话题:“对了,小苏你们等会就要回家了啊?”

  “是啊。沐橙今天和同学们有小聚会呢,我让她回来时打个电话,我们再去车站接她。”

  “真是辛苦你了。”吴雪峰感慨,他知道苏沐秋一个男孩带妹妹也真是挺不容易的。

  “倒是你怎么不也去办支手机呢?每次连络都要回家一趟多不方便。”

  “等嘉世拿下联盟冠军后我就去办一支。”

  “那你最好快去挑款喜欢的,因为明年就要办了。”叶修冷不丁地插话道。

  “哦!这倒是说得不错。”

  “哈哈!这么说来小叶你也办个吧。”吴雪峰笑着拍了下叶修的肩,差点把某个缺乏运动的少年拍去撞桌面。

  “……有空的。”叶修缓过气来后答道,但凡认识他的人都能听出这语调有多敷衍。

  苏沐秋和吴雪峰大笑起来。

  在一旁默默听着的周泽楷也笑了,浅浅地、无声地。

  明年夏天,走入通讯行的苏沐秋会给自己挑上什么样的机型呢?

  虽然他应该不会看到那个时候,但就像现在这样小小地脑补下,也是挺好的。

 

  * * * * * * *

 

  夕阳西斜,洒落在屋里的日光不同于早晨的明亮,转而变为一种妖异的艳红。

  苏沐秋和叶修两人背对着背打着荣耀,光照下两人的脸色都被染上了几分阴晴不定。

  明明在房里活动的有三个大活人,整个空间却寂静得只剩下偶尔会从耳麦中飘出来的零碎效果音。

  “小周,帮我倒杯水好吗?”苏沐秋突然的开口让气氛多了点声息,却在周泽楷应声后又随即沉默下来。

  暂停笔记本上的视频,周泽楷起身,他没有立刻去到厨房,而是站在原地忧心地看了眼自下午以来都没换过姿势的两位少年,接着目光飘向被摆在角落的电话,无声地叹了口气。

  转身踏着安静的脚步走进厨房,周泽楷这才敢让自己的忧虑浮到脸上──哪怕一句话都不说,苏沐秋和叶修那心不在焉的游戏态度也实在明显。平静的表面也就是强装出来的,就像薄冰一般,受到点刺激就有破裂的可能,周泽楷并不想自己成为压碎冰面的最后那根稻草。

  苏沐橙还没回来。

  在苏沐秋送她进地铁前苏沐橙确实答应过,她会在傍晚前回来。

  可眼见太阳就要下山,漫漫夜色从另一头将城市侵吞,他们还是没等到苏沐橙来的任何消息。

  当然,她可能是忘了要连络,也可能是地铁误点了,又或许是小姑娘和朋友们聊天聊得晚了、现在正赶着车要回来呢。

  总之他们尽量不往坏处想去。

  会没事的。

  周泽楷深呼吸,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紧张是会渲染的,他可不想在这种当口还增加苏沐秋心上的负担。

  从柜子里拿了个塑料杯出来要去倒水,周泽楷的目光转过水槽时正巧撞见了晾在一旁的茶杯,早上羞窘的记忆一秒又涌了上来……也幸好这回苏沐秋不在旁边,没有助燃剂,他就只是略尴尬了下便回复正常了。

  不过,这倒是让他有了个想法。

 

  “去真久呢,小周。”听见回来的脚步声,苏沐秋抬头说道。

  周泽楷将手里端着杯子递过来,却不是苏沐秋一开始要的白开水,而是还冒着腾腾热气的绿茶。

  “这是……你特地为我泡的?”

  “嗯。”周泽楷点头,却不是把杯子直接交到苏沐秋手里,而是先放到一旁的桌上──苏沐秋手温偏凉,在碰热的东西时总会因为温差而感到特别烫手。

  “……谢谢。”苏沐秋微微一笑,谢的不知是这杯茶、亦或是周泽楷贴心的小动作。

  他将手围上茶杯周围,感受着温度从指尖流入身体,烦躁的思绪慢慢被温暖所抚平……或许,让心暖起来不是茶,而是包含在茶里的那份关怀吧。

  浅尝一口,苏沐秋立刻就察觉这茶泡得淡、淡过头了,显然周泽楷太早将茶包给拿了出来。他以前估计是没给自己泡过茶吧?这意料之外的笨拙让苏沐秋失笑。

  “要喝吗?”他偏头笑问伫立一旁的青年,谁料周泽楷的反应之大,那摇头的速度简直都能比上他的抖枪操作了!

  苏沐秋连忙上前按住他脑袋,免得人把自己的脖子摇断了,他苦笑道:“原来你不喜欢喝茶啊?”

  嗯,连最基础的茶包都能泡成这副德性,想想这倒也不是不可能。

  “不是……”被箝住脑袋动弹不得的周泽楷委屈道。

  “啊?那……”苏沐秋想了想,发现周泽楷的视线落在他的茶杯上,才恍然大悟道:“哎呀!你该不是用不惯别人的杯子吧?”

  周泽楷点……呃、他点不了头,只能轻轻从喉咙里发出个“嗯”的音。

  “呵呵,那好,咱们改天和沐橙一起给你买个新的去──”

  铃铃铃──铃铃铃──

  苏沐秋反射性望向电话,正想去接,叶修就已经先起身过去了,他一愣后干脆放开周泽楷坐回板凳上,端起那杯过淡的茶润一润自己发干的喉咙。

  “喂?沐橙?……嗯,妳………………哦…………什么?我听不清…………对,讯号不太好啊,你人在地铁上吗?”

  从这边听见叶修单方面的谈话语气很是平常,苏沐秋总算是松了口气,他和周泽楷相视一笑,觉得一分钟前操心过头的自己真是多虑得有点傻了。

  “妳说什么?…………沐橙大声点……妳听得到我说话吗?沐橙?……喂?……喂!”

  “……怎么了?”苏沐秋问。

  叶修却无暇回答,他几乎是用甩的挂上话筒,接着又拿起来爆手速拨了遍苏沐橙的号码,而后又一次,再一次。

  苏沐秋抓着杯子的手因施力过度而泛白。一时间,整个空间静得只剩下浅短的呼吸声和如雷的心跳。

  在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过后,叶修转过身来,脸色苍白如鬼魅。

  “……打不通。”

  “什……么?”

  “沐橙的手机,打不通。”叶修僵硬地重复了一遍。

  喀啷──

  失去力量的手指再无力抓稳手中的东西,装着热茶的马克杯滑落,与地板撞击而发出清脆的响声。

  上头那可爱的、和苏沐橙有些相似的小女孩图样,也在这一声脆响中──

  碎成破片。


评论(7)
热度(42)
© 百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