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末君,也可以叫我西苑
灣家妹紙,全職同人文使用簡體
全職掉坑中,爬不出来也不想爬出来
CP無節操雜食黨,除了葉藍什麼都能吃
目前主推周傘、韓葉、王杰希我男神,求同好

【叶黄/喻周喻】骚扰电话

※時間在國際賽過後

※私設與OOC無可避免

※有時差相關的BUG,求無視

※李軒大大我對不起你[點蠟]

※葉黃和喻周喻的部份是分開的!分開的!分開的!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葉黃正文裡不含喻周喻,喻周喻部分含有葉黃交往前提,雷者慎入

※只想看喻周喻的段子請拉到最底謝謝

※雖然不是萬聖賀文,但還是祝大家萬聖節快樂!

 

─────覆蓋一張黃煩煩,開始這回合─────

 

  “这谁的手机?”

  兴欣老板娘陈果踏进了训练室,手上拎着支眼生的手机,那是她今早在上林苑一楼休息区里捡到的,果断带到这来失物招领了。

  时値夏休期,本是各家战队队员们回乡或是出游的时候,只是兴欣作为新成立不到两年的战队,队伍又刚拿下了联盟冠军,高涨的热情与斗志使得所有队员们不约而同地留了下来,有些进行自发训练、有些帮着公会部门搅得网游里天翻地覆去了。

  但这究竟只是自发性的行动,大家便随性了许多,一些平日训练里必须遵守规定也让人睁只眼闭只眼给略过去了。像陈果平常可是不会就这样进来打断他们的,这种事大可等到他们休息时再问,毕竟训练室里本来就禁止带着手机嘛。

  不过大家此时倒是都赏脸地抬眼看向她,接着又看向她手上的机子,最后众人纷纷摇头表示没见过。

  这可就奇怪了,住上林苑那边的人可都聚在这儿了,这些天也没有客人来拜访,这手机要不是他们其中哪个人掉的,难道还是凭空冒出来的不成?

  众人互相看了几眼,确认真没人知道眼前这机子的来历后,反倒是兴致都上来了。

  “是不是公会部门或技术部门的人掉的?”最冷静的安文逸先分析出声。这公会部门和技术部门指的自然是伍晨和关榕飞,这两位算是兴欣的元老成员了,也是和他们选手一块住在上林苑的。至于转到公会部门去的魏琛倒是常来训练室这边泡着,这会他正和包子在那开了马甲上竞技场呢。

  “公会那边我去问过了,伍晨也说没看过,技术部倒是……锁门了。”陈果无奈。

  “老夫见过关榕飞那小子的手机,不是这型的。”魏琛从屏幕后面探头道。

  “可能是换新的了吧?他们搞技术的不是都对什么新机型很敏感吗?”方锐提了个可能。

  “但这支手机已经是半年前出的款式了。”罗辑一推眼镜道。

  “会不会是隔壁养的那条狗叼来的啊?牠上次就叼了我的鞋来着!”包子发话,然后被众人一如既往地无视了。

  “那个……要不要打开来看一下联络人呢?虽然有点失礼,但说不定能猜出是谁的。”乔一帆提议。

  “没电了。”陈果说。她本也想打开确认一下是谁的,可手机当时就已经黑屏了。

  “还是等会去问问看吧,果果。”唐柔说:“说不定等下他发现手机不见就会来找了呢。”

  “唉,也只能这样了。”陈果叹气,正准备离开时,却正巧撞上了刚从外头抽烟回来的叶修。

  “老板娘怎么在这?”叶修赶紧拉了陈果一把,免得人接着跟地板相亲相爱去。

  “怎么,我不能在这啊?”差点被撞歪鼻子的陈果没好气道。

  “能能能,当然能。”叶修高举双手表示无辜。

  “有人掉了手机,果果找失主呢。”苏沐橙笑着答了叶修先前的问题。

  “对了,你回来的正好,这手机见过没?”陈果把手机举到他眼前。

  陈果也就是随口一问,她完全没指望叶修能给出答案的,手机之于这人就和睡过头之于霸图张新杰一样,是完全不会让人有所联想的事,先前完全没人想过要问叶修也是这个理由。

  让人没想到的是,叶修在盯着手机看了三秒后,突然将机子从陈果手中拎回来,无比顺手地塞进裤袋里,同时道:“哦哦,我的我的,原来是让老板娘妳给捡去了啊。”

  “你的!?”陈果不敢置信:“你什么时候办手机了?”

  “人送的,不用白不用。”

  “送的?”

  “是啊!”

  “哎呀、是少天送你的吧?”身为叶修的黄金搭档,苏沐橙倒是一下就转过来了,直接点出了正确的送礼者。

  “啊!是前辈先前收到的那个包裹吗?”苏沐橙一提起,乔一帆也想起了他两天前帮叶修收了个G市来的包裹,想来就是这支手机没跑了。

  “对,就是那个。”

  “他为什么给老大送手机?这是保护费吗?”包子不知前因后果,他只当是人家给他老大上贡来了。

  “呵呵,是啊,收了礼后人就是我的了,包子你以后看到少天记得喊嫂子啊。”叶修笑。

  那边包子还没答话呢,这头的方锐已经捂着眼睛惨叫了起来:“靠!叶修你这没下限的,秀分快知不知道啊!”

  “烧!必须烧!”魏琛跟着拍桌。

  “要烧什么?我包子行遍江湖没有烧不了的东西!”

  包子整个人都站了起来,手上举着打火机,还抬起一只脚踩在椅子上。

  “好了!都多大人了,还闹什么!”陈果吼道。整间训练室都颤了颤,瞬间所有声响都没了,众人全缩回了屏幕后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连包子都给罗辑扯回了位置上坐好。

  陈果环视一圈后满意地点头,然后对一旁还没从耳鸣中缓过来的叶修伸出手:“拿来。”

  “啊?”

  “号码啊!”陈果说:“既然你都有手机了,之后联络起来总会比较方便吧。”

  “可是……”

  “怎么,有问题啊?”

  “手机没电了。”叶修那个无辜啊。

  “……”陈果晕。

  后来还是苏沐橙凑上来看了叶修的手机型号,确认那跟自己的手机是同个牌子、充电器可以互通,才替叶修的机子充了电,接着安份不了多久的兴欣众人围上来,分分钟灌爆了叶修的通讯簿。

  包子还表示他可以天天给老大来首提神的起床歌MornigCall,被叶修狂汗着拒绝了。

 

  只是不久后他们才了解到,想靠手机联络到叶修?那简直是比在散人快打中抢个空档还难的事了。

 

  * * * * * * *

 

  关于叶修和黄少天在交往的消息曝光这事,可得说回国际赛的时候了。

  那天他们刚拿下冠军,当晚兴奋难平的选手和随行工作人员们在酒店里要了个大包厢,私下办了个小小的庆祝会。那时不知是谁叫了些香槟,本该彻底远离酒精的职业选手们也是开了戒,薄薄一层酒兑上满满的果汁就这么喝了起来。

  酒量是能练的,就算完全没练过,像叶修那样的一杯倒也实属奇葩。领队被放倒的那瞬间众人都错愕了,倒是对此已有心理准备的苏沐橙让几位男性把人扛到一旁的沙发上休息去。庆祝会继续,没人被这小插曲影响了兴致,之后三杯倒的张佳乐也被几个人熟门熟路地送去叶修旁边躺尸去了。

  只是在这欢乐喧闹的气氛中谁也没注意到,最先趴下的叶修已经不在了原本的位置上,更没人发现,黄少天在这之后悄声离开了包厢。

  在庆祝会进行中总会有人暂离,李轩就是这样,喝得多了,自然得去解决下生理需求。

  这酒店的厕所不在包厢内,而是独立在每个楼层的转角处。李轩走出包厢,一时却忘了是该往左还是往右转,他思索片刻,觉得走错也不过就是回来再走一遍嘛!于是便随意挑了个方向迈开脚步。

  只可惜李轩大大今天的人品不太好,这随便一挑倒是挑错了方向,他走到的转角不见厕所的踪影,那里是扇通往逃生梯的门。

  门扉虚掩着,这让李轩觉得有些奇怪,这种门平时应该关得好好的才是。兴许是酒精的作用,一般不会想探究这事的他竟是悄悄靠了过去,趴在门缝上朝里偷看。逃生梯间只开着偏暗的应急用灯,李轩等了一阵,让眼睛适应这种光线后,他总算是看清了门后的情形……

  第一阵鬼停格了三秒,然后把视线转开,看天看地看墙壁、确认自己的眼睛真的没有问题后又看回了那条细缝里…… 

  接着他缓缓地站起身,安静地离开了逃生门的范围,朝他原来的目的地厕所走去,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如果他走路不是同手同脚的话。

  进了厕所后,李轩却没有对着便斗掏枪,而是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冲进隔间掏出手机!

  妈妈啊!!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叶修和黄少天。

  看到了叶修和黄少天在接吻。

  看到了叶修把黄少天压在墙上接吻啊!!!!!

  李轩一边在心里咆哮着,一边拿出连两倍刘小别都不够看的手速飞快敲着字──此时三观碎尽的他非常非常需要一块碎三观的小伙伴!

  人远在C国X市的吴羽策,很不幸地,就是李轩找上的小伙伴。

  其实也不能算是李轩找错人,吴羽策从来都是个对八卦没什么兴趣的人,什么秘密和他说了就像滚进沟里的硬币一样、挖都挖不出来。而且真要说的话李轩也是个知轻重的人,像这种毁灭性的八卦他也是脑子炸了才会想找人吐吐苦水,否则直到当事人自己爆出来前,他应该是会让这消息烂在肚子里的。

  所以当李轩收到吴羽策回传的简讯时,他连把自己的诺O亚丢进马桶里湮灭证据的心情都有了。

  简讯很短,就一句话:“抱歉,李迅在我旁边。”

  李轩知道了不是问题。

  传简讯给吴羽策也不是问题。

  看简讯时李迅刚好在一旁也……卧槽!这问题可大了啊!!

  老天爷你玩我么!队上还有两天的旅游行程呢!!尼马这消息现在爆出去后大家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啊啊啊???

  可任凭李轩心里怎么嚎,他也没有那种传说中闪一下就能让人失忆的技能,就算有也闪不到人在X市的李迅……于是放弃治疗的李轩大大决定提早离席回房,蒙上被子催眠自己一切都是场恶梦去了。

  啊啊──他可不可以不要面对明天早上的叶修和黄少天啊!

 

  荣耀联盟中,虚空李迅的八卦向来是以有质有量有速度闻名的。不过短短一个晚上的时间,“叶修和黄少天有暧昧”这事就已经传遍全联盟,下到俱乐部里八卦的清扫大妈、上到完全不想知道的冯主席都无一幸免──除了两个当事人之外。

  黄少天隔天早上醒来后,被室友肖时钦以微妙的笑容提醒去开了QQ,紧接着分分钟收到的弹窗之多,让一向话痨的他难得有种回不及感觉。

  哦对了,你没看错,黄少天的室友是肖时钦,叶修那边的室友是喻文州,他们的房间是按号码分的,这两人从头到尾都没提过想跟对方住同房的打算。

  花了莫约十分钟理清前因后果的剑圣大大牙没刷脸没洗衣服也顾不上换,外套抓了就冲去把叶修他们的房门敲得震天响。

  给他开门的人是喻文州,心细的蓝雨队长显然完全知道他们家副队登门拜访的理由,他也没多问什么,让黄少天进房后人就贴心的回避了。

  “对不起啊队长,回头我会跟你解释清楚的我保证!”黄少天喊完后就把门反锁了。

  环视房内一圈,叶修不在,黄少天脚步一转,震天响的换成了浴室门。当然,联盟第一话痨是不可能光敲不喊的,敲门声?那只是他的伴奏罢了,“老叶你快出来出来出来!大事不好了你知不知道啊,居然还有时间悠悠哉哉地刷牙洗脸么?这反射弧太长了啊不是我说你,我看天塌下来了你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吧──快快快快不要装死了快点出来啊,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再不出来我就进去啦,我告诉你我可是认真的!”

  门缓缓地开了。

  门后的叶修叼着牙刷一脸嫌弃。

  不过他面对的是谁?是黄少天,是自说自话技能满阶还额外+2的男人。

  那边的叶修把嘴里的泡沫漱完时,这边黄少天已经霹雳啪啦地把事情从头到尾都讲过一遍了。

  “我们暴露了!”黄少天最后以这句作结。

  “大家都知道了?”叶修问。

  “全联盟都知道了啊,上上下下!你都没看到我那QQ弹窗是怎么淹出来的,真是吓死人了,我都不知道这群家伙有那么八卦来着。”

  “希望老冯记得按时吃药了。”比起选手们的反应,叶修倒是更关心另一个人。

  “……”想到心脏堪忧的冯主席,就连黄少天也沉默了几秒。

  半晌,黄少天再次开口:“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啊靠靠靠!叶修你搞偷袭啊!卑鄙!无耻!白日宣淫么你这混蛋!”

  趁人说话时,出了浴室的叶修直接往黄少天动个不停的嘴上亲了口,同时还捏了把他腰间的肉,让那张嘴里吐出的话全变成了骂语。

  “还能怎么办?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啊。”叶修说。

  “什么跟什么……我擦,不是吧?叶修你心真脏啊,反正都已经暴露了,你干脆就利用这机会出柜是吧?还打算把本少一块拖下水,你可以想得更美点!我可不奉陪啊,你爱说自己说去!”黄少天暴走。

  “呵呵,难道你要去说我们之间是清白的吗?”叶修点了根烟,笑道:“你觉得他们会信谁啊?”

  “…………”黄少天无语了。确实,叶修这货平时讲话嘲讽归嘲讽,但他说的基本都是事实,这是众人共同的认知了。

  最后,黄少天沉痛道:“我真心怀疑李轩是被你设计了,叶修你能要点脸不。”

  其实他并不是排斥将自己和叶修的关系曝晒在阳光下,只是他们同时都是颇有主见的人,又以对手的身分处惯了,这要没抬杠个两句,只怕叶修都会以为他被魂穿了。

  “呵,他自己要发现的,还怪哥?”叶修走到床边坐下,用空着的手拿起喻文州床头的杂志朝黄少天晃晃,“不说那个了,咱们不是还有两天吗?机会难得,少天你有没有想去哪?”

  “当然有!”黄少天扑过去,同时嘴一刻也没停:“我之前就想吃一次起司火锅看看了,等会一定要去吃啊,我回去还要告诉瀚文感想来着。对了对了,来瑞士不是要买表吗?这上面推荐的店家我们等等会经过几个啊?刚好我爸快生日了我要给他买个去。啊,还有那个……”

  叶修一边“嗯、啊、哦”地应付着,同时一边把手环到黄少天的腰上。

  黄少天抓着他分神的空隙,反击了一个吻。

 

  接下来两天的行程中,两位当事人不知是放弃治疗、厚积薄发、还是干脆就想恶心他们,放闪放得那一个叫不遗余力,国家队一干人众恨不得往自己墨镜上再多贴两层黑纸──不,当身旁的闪光情侣里有黄少天时,光遮眼睛只怕是不够的,连耳朵都得塞起来啊!

  老板!我们需要承包所有的耳塞!

  至于导致这一切的“祸首”李轩除了闪光攻击外,还额外收了不少“关爱”的眼神。李轩表示大人的世界实在太黑暗了,他需要回虚空去治愈一下自己的心灵……还有眼睛和耳朵。

 

  之后,根据一些人断断续续从苏沐橙和喻文州那里挖出来的情报显示,叶修和黄少天其实已经交往了一年之久,却没有露出任何迹象,连最亲近的人都没给察觉到。

  众人不禁想,他们一个是在各种媒体面前藏了自己八年、完全没让人发现他用了假身分的叶修,另一个是联盟中第一的机会主义者、论稳重和隐忍绝不会输任何人的妖刀黄少天,若不是这次被碰巧被李轩撞见了,这两人会不会就这么把这段恋情藏到海枯石烂呢?

  不过,这问题也没机会验证了。

 

  * * * * * * *

 

  出柜出得彻彻底底的叶修在回到兴欣不久后,就收到了黄少天寄来的包裹。

  是支手机。

  是支里头附赠冰雨挂饰、夜雨声烦保护壳、锁屏和桌布都设置了黄少天自拍照的手机。

  叶修差点没在打开包装三秒后又把它包起来退货回G市。

  包裹是乔一帆给他送到房里的,叶修的电脑上还开着荣耀的介面呢,只是此时屏幕上的小窗正拼命闪动着,显示网线另一头的人是用何等可怕的速度在发消息。

  叶修叹气,随手将机子放到一旁,点开了夜雨声烦的对话窗。

  黄少天发来的刷屏内容一半是水,另一半则是问他收到手机了没。叶修回他收到了,顺便狠狠鄙视了下剑圣大大的品味,惹得黄少天又是一阵炸毛。

  夜雨声烦:对了,叶修你手机开着吧?别关啊,我要给你打电话呢,你可不准无视啊,一定要接听到了吗听到了吗?

  君莫笑:你不会来个半夜叫人起床上厕所的花招吧?

  夜雨声烦:怎么可能!又不是你啊我们蓝雨纪律良好的,人人作息正常才不熬夜呢!老叶你这么说其实是想给我打这种电话吧?哎呀我看透你了啊,没用的,你的奸计被视破了,我睡觉时会关机你打不通的! 

  君莫笑:呵呵。

  叶修给黄少天去了个戴墨镜的表情,接着就取消了黄少天的隐身可见,没多久夜雨声烦的头象也灰了下去,想来黄少天也做了一样的事。原因无他──野图Boss刷新了。

  近来被叶修带的,越来越多大神在夏休期跑进网游搅和去了,黄少天也是其中之一。这些大神们平时还好说,抢Boss时那是一定会对上的,这种时候管他电脑另一头的是情人还家人,只要不是朋友就都是敌人。

  是敌人那就得堤防着了,要不到时关键时刻给你来个QQ弹窗再补两记黑刀,那就能准备回主城重生去了。

  操纵着散人君莫笑,叶修踩着各路英雄抢下了Boss的仇恨,现在正且战且退地等待援军接应。

  屏幕里Boss手一扬,看着就是要来个大招,叶修赶紧敲键盘让君莫笑避开,方才他可吃了不少其它人的攻击,剩下的血量已经不足以再接下野图Boss的一招了。

  ‘叶修!!本剑圣给你打电话来了你快接啊你快接啊!我给你五秒啊不接我要挂了,一二三四五,已经五秒了啊你居然还不接吗?让我猜猜你在干什么,一定是在打荣耀对吧?你个没心没肝的,有荣耀就不要情人了啊!算了算了本少心胸宽大不跟你计较,像我这么好的情人哪里找啊?叶修你还不快点接电话接电话接电话!’

  叶修手一滑,君莫笑打了个趔趄,正巧撞在了Boss的技能上,撞得那一个叫准,准得君莫笑的血条瞬间就空了。

  盯着灰下来的视角愣了半秒,叶修伸手摘下耳机,比先前更加清晰的喊声灌进他耳膜里,他转过身,那台被他扔在一旁的黑色机械仍旧不断传出黄少天声音。

  叶修花了三秒才反应过来,敢情那是手机铃声来着……

  要不是今天魏琛说要在网吧里和伍晨他们通宵,估计这机子在响起来三秒后就会被人当鬼来电给砸了。

  知道是什么东西在作怪后,叶修先替君莫笑点了复活,接着过去拿起手机。来电已经断了,叶修也没有回拨的意思,他相信黄少天为了不被他用同一招阴,肯定是打完就关机了。

  叶修抓着机子前后左右端详了下,然后悲剧地发现──他不会换铃声啊!

  从来都是借着苏沐橙手机用的他顶多就会拨拨电话或发发简讯,像设定铃声这种高端的东西、尤其是只设定给特定对象用的指定铃声,完全不在他的技能列表里。

  当然,有心的话摸索一下应该还是能找到的,再不行也能去问其它人,但是……凭什么?有时间搞这个,叶修宁愿上荣耀多打两盘PK。

  最后叶修选择了简单粗暴的办法──关静音,然后他下楼弄泡面时随便找个地方就把手机搁着了,之后再也没想起来过。

  要不是两天后让陈果给捡到了,这手机怕是要等过年大扫除时才会被人从蛛网里给清出来了。

 

  当天晚上,叶修睽违两天再次听到那叫魂的手机铃声,这才想起他忘了什么……怪不得他觉得这两天如此清静,敢情是他对黄少天QQ的隐身设定还没调回来啊。

  很不幸地今天魏琛人也在房里,那恶梦般的铃声吓得他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这边叶修接起电话还没听黄少天抱怨完两句呢,那边的魏深就一副抓着打火机要和他同归于尽的样子,弄得叶修只好摸摸鼻子,拿了当时装手机的包裹转移阵地到苏沐橙她们房里去。

  两天来什么消息也没,叶修也知道是他过分了。过去他们隐瞒关系时,黄少天做什么都是小心翼翼滴水不漏的,看连喻文州都没发现就知道了,而现在他们好不容易能大方秀恩爱了,叶修却搞了这乌龙,虽说他是无心的,但无心不代表不伤人。

  当然,这都只是叶修自个的心理活动,表面上他是什么都没说,只是陪默默黄少天讲了两个多小时的电话,要不是蓝雨那儿喻文州来查房了的话,就是通宵他应该也会陪下去。

  挂了电话后,面对房里两个笑容微妙的妹子,叶修特别坦然地把机子和包装往苏沐橙手里一塞,让人赶紧给他换个铃声去,要知道,这屋里的光棍们伤不起啊伤不起。

  苏沐橙一边摆弄着他的手机,一边发出各种微妙的感叹,弄得同房的唐柔也忍不住好奇地张望,叶修干脆就笑说:“妳们玩,我到阳台抽根烟去。”算是给向来注重隐私的唐大小姐一个允许。

  等叶修回来后,两个妹子已经把那手机彻底玩弄一轮了,先前黄少天附上、却被叶修忘在盒子里的配件全给装了上去,苏沐橙特地还找来了先前联盟出的官方周边──黄少天的金属防尘塞添上去,要来个不知情的人看了包准会说:艾玛,这人妥妥是个剑圣真爱粉!

  叶修看了倒也只是啧了两声,他早过了会为这种事感到羞耻的时期,外观这种东西怎样都行,叶修看重的向来只有内容,就像他能让君莫笑穿着五颜六色的装备到处跑、就像他从来没怎么注重过自己的仪容、就像……就像他会喜欢上黄少天也不是因为脸一样。

  壳无所谓,心好就好。

  叶修完全不介意,但兴欣的大老爷们很介意,介意得不得了。

  因为,叶修讲手机的频率实在太高了。

  别忘了,叶修的恋人可是黄少天,让联盟都为之修改规则的男人,自从叶修有了手机后,说他一半的私人时间都用在和黄少天煲电话粥上一点都不为过!

  黄少天有事打来、没事也打来,吃饭打来、休息打来、晚上睡前还要打来……唯一直得庆幸的是,至少这两人在打荣耀时不讲电话,而叶修剩下的另一半私人时间全用在荣耀上了。

  先前有次他和叶修讲到电池都耗光了,隔两天叶修就收到了蓝雨官方出品正版周边──夜雨声烦行动电源一份,附赠黄少天亲笔签名。

  ……尼玛!骚扰电话都没这么敬业啊!

  这!妥!妥!是!要!闪!瞎!我!们!的!节!奏!啊!

  偏偏当事人一点感觉也没有。因为第十一赛季开始了,选手们回到规律的生活步调中,黄少天的电话多半是掐着休息时间打的,一般都不会太长,而且频率不固定,就像散人的小技能连招一样,单个单个拆开看的话,根本感觉不出自己的血条有下降多少。

  况且黄少天还给他们办了绑定号码免话费的方案,想用账单让人认清现实是不可能的。至于去用说的?那更不用想了,恋爱中的人根本不需要气功师截脉,只要扯上对方就会让智力三级降了。

  最后,忍无可忍的兴欣众人们在上林苑和兴欣网吧里各围了一块阳台,上头挂着块板子,用歪扭的字迹写着“骚扰电话专用区”。

  专用区的唯一使用者叶修表示他的小伙伴们还挺贴心的,这样他能一边抽烟一边聊,不错,听得几个人又是一阵吐血。

 

  “……明天咱们就要去H市啦!多久没见到本人了,叶修你有没有想我啊?我知道,肯定是特别特别想吧!看在你这么空虚寂寞冷的份上,本少特别准你比赛完后抱着我一起睡,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啊?”黄少天的声音从手机里头传来,和着淡淡的机械音流入叶修耳里。

  叶修靠在阳台边上吸了口烟,白色的烟圈在风中被吹散,在夜色中渐渐淡去。他低下头看着手中的烟,烟头一明一灭的火光让他想起某人的眼睛。

  “呵呵,你说的,就算输了比赛也不能反悔啊。”勾起嘴角,叶修看不见自己的笑容是那样温柔。

  “呸呸呸!谁会输啊!你们才会输好吗?到时候我可不会安慰你啊,你就自己哭湿枕头去吧──”说着,黄少天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哎、不聊了,我们队长来查房了,叶修晚安啊。”

  “晚安,少天。”他顿了下,抓在黄少天将话筒挪开耳边前的一瞬道:“我爱你。”

  “…………”

  短暂的无声过后,电话那头传来了断讯的“嘟、嘟”声,叶修却不在意。 

  黄少天一定听见了,他知道。

  果不其然,几分钟后叶修一条来自黄少天的千字短讯……正确说来,是被拆成好几条的千字短讯,不过这不重要。

  短讯内容有八成是水、语无伦次、逻辑不通,叶修快速地一条接一条扫过后,在最后一条的尾端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我也爱你,混蛋。’

 

  * * * * * * *

 

  一个月后,荣耀职业联盟第十一赛季,蓝雨主场对战虚空的比赛上刷新了联盟纪录。

  在“团队赛最早阵亡角色”的项目里,虚空队员李迅,使用角色刺客“鬼灯萤火”,有幸登上了第一名的宝座,遭击杀秒数远甩了第二名好几条街。

  该项目却在那之后一星期,兴欣主场对虚空的比赛上又被刷新了。

  获得此殊荣的依旧是李迅和他的鬼灯萤火,只是这回的击杀秒数整整提前了一秒半。

  对此,受到深深伤害的李迅同志表示:在受到闪光弹激光炮卫星射线光炫纹七连发千念怒放神圣之火圣诫之光天使威光街头风暴之无限汽油瓶的连番洗礼后,他真心觉得蓝雨只有一个弹药专家真是太好了!暗夜系职业万岁!

  队长,为什么你的暗阵不能用在自己人身上呢?

 

《END》

 

 

─────召喚一隻小槍王,開始這回合─────

 

  “我说,最近好像有人在给队长打骚扰电话啊?”

  早上八点半,蓝雨队员一齐聚在联盟第一的食堂里吃早餐,抱着一杯牛奶的卢瀚文冷不丁抛出了这么一句。

  蓝雨的正副队今天都还没出现,正是个深八的好时机,其它人你看我我看你,有颗大心脏的关键先生宋晓先发话了:“怎么说?”

  “就,我看队长最近好像常接到电话,而且电话那头都没有声音……”

  “等等,你怎么知道没声音?”难不成他们的小卢小小年纪就学会听墙脚了?

  “因为队长都没讲话啊!只听不说很怪吧?又不是黄少打给他。”显然卢瀚文还是没走歪的,只是……提到黄少天,众人不禁看向了黄少天的老位置。

  自从他们被闪到爆发过一次后,黄少天就会先在房里打完给叶修的早安Call,然后才会出现在食堂。

  看他们家副队一个人孤单寂寞冷打饭的样子,蓝雨队员们的良心也会小小的刺痛一下,只是心痛和眼痛比起来,前者根本什么都不是。

  ……咳、离题了。

  把思绪转回他们家队长身上,徐景熙回想了下道:“这么说来,我好像也看过,队长明明在听手机,却一句话都没讲,我那时还以为对方是在交代事情呢。”

  “一、两次的话还说得通吧?可小卢说看过好几次,那就怪了。”李远吞下嘴里的稀饭,跟着插话进来。

  “不会又是先前那种狂热粉丝吧?人气高真是压力山大。”

  “又不是你的压力。”宋晓笑着搥了趴在桌上的郑轩一下,而后又换上了认真的神情道:“不过如果真是那种电话的话,队长应该不会接才是。”

  “有隐情吗?”

  “我觉得是有八卦。”

  “会不会是在和什么第三力量通话?你们难道不觉得队长的洞察力有时候有点神吗?他连我把数学习题本藏在哪都找得到,搞不好队长真的还隐藏着另一个身份啊!”

  “喂喂,小卢啊,你这是在说我们家队长可能是外星人吗……”

  “我怎么了吗?”喻文州的声音猛地在郑轩身后响起,吓得他险些就把脸给撞进饭碗里了,还是喻文州拉了他一把才稳下来。

  “队、队长?!”一众蓝雨队员惨叫。

  “队长,你什么时候来的?”唯一没被惊得过呛的宋晓问道。

  “刚刚来的。看你们聊得很专心,是没有听到脚步声吧?”喻文州说。

  完全没有啊,队长,求你下次脚步踩重点好么……

  众人在心底泪流满面,刚刚卢瀚文的非人论可信度瞬间蹭蹭地上升了二十个百分点。

  “……队长。”

  “嗯?”

  “你最近是不是有接到什么骚扰电话?瀚文他挺担心你的。”既然都被听到了,徐景熙干脆直接问出来。

  “骚扰电话?……啊,那个啊。”喻文州偏头想了下,才把“骚扰电话”这词和某个人接上线,心里一阵好笑。但他没表现出来,只是微笑说:“不要紧,我知道那是谁打的,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队长你不用道歉啊,没事就好。”宋晓笑道。

  “是啊是啊。”众人附和。

  “谢谢。”喻文州微笑。

  这时黄少天也踏进了食堂,见他们一群人不知道在聊什么,立刻也凑了过来,“你们在说什么啊,快告诉我快告诉我……对了,队长你怎么站着呢?你还没吃吗?太好了来陪我一块打饭啊,我来看看今天食堂有什么菜,哎呀是红烧狮子头!大清早的吃这么油没问题吗?还有这个……我擦!是秋葵!不不不,队长你什么都没看到啊!这里什么都没有尤其没有秋葵──”

  “少天,不能挑食哦。”

 

  下午训练结束后的休息时间,喻文州只身一人离开了训练室。

  他在储物柜里拿了暂放的手机,找了个没人经过的安静茶水间开始等,没多久手机就震动了起来,和先前一样准时。

  虽然知道对方看不见,喻文州还是笑着接起了电话。

  “………………”

  电话那一头是长长的沉默,仔细去听的话,倒是能听到些不平稳的吸气声。

  喻文州没有说话,他等着。

  并不是从最开始就是这样,最初的时候喻文州是会说话的,他会讲些什么,有时天南地北、有时直奔主题,他不是一直都沉默着。

  只不过,那是他察觉自己心情前的事了。

  当喻文州发现他在不知不觉间也陷进去后,他就改变了一直以来的应对方式。如果只是朋友,他不介意一直做那个主动的人,但爱情从来都是两个人之间的事。

  他相信对方懂他变化的原因为何,因为那个人不是傻子,只是有些笨拙;他也不是没有行动力,却总是会在面对他的时候退缩。

  他们就差临门一脚。喻文州表现得很清楚了,他已经踩进了那条线里,只要对方过来,他们就能拥抱彼此。

  由喻文州主动过去其实也不是不行,但那种失去平衡的关系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他开始等待,等对方自己踏出那一步。

  今天一如往常,直到休息时间结束前对面都只传来了断断续续的音节,勉强能听出那是想约他出去的意思,只是还没达到喻文州的及格标准。

  算是比之前进步了点呢。喻文州想。

  在挂上电话前,早上的事突然闯进喻文州脑海里,让他不小心脱口而出:“你还是什么都不打算说呢。”

  “……呃……周、周末…………想、约你……”电话那头的人显然是急了,依旧残破却比先前清晰的句子传来,却断在了关键的地方。最后,那好听的嗓音只说出了:“……对不起。”

  “没关系,我会等。”喻文州微笑。

  我比你、甚至是比我自己想象的还要耐心多了。

  挂掉电话,喻文州随手翻阅了茶水间里的电子产品DM。

  嗯,去买个蓝芽耳机好了。

  这会是场持久战呢。

 

  * * * * * * *

 

  另一边厢,S市轮回俱乐部。

  周泽楷捧着一迭江波涛给他整理的“必备!你追男神/女神一定要知道的情话大全!”蹲在墙角,陷入深深的挫败中,暂时站不起来。

 

《END》


评论(10)
热度(198)
© 百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