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末君,也可以叫我西苑
灣家妹紙,全職同人文使用簡體
全職掉坑中,爬不出来也不想爬出来
CP無節操雜食黨,除了葉藍什麼都能吃
目前主推周傘、韓葉、王杰希我男神,求同好

【周伞】歪斜19

19

 

注意:為了劇情推進和計算方便的關係,榮耀七夕活動設定在陽曆7月7日開始,請姑娘們見諒

……看樣子我設的定時發佈GG了,手動手動

 

─────OK的話,那我們拉線後正文─────

 

  “准备好了?”

  “嗯。”

  苏沐秋一笑,修长的手指抹过键盘,女枪炮师抬起机枪,子弹在精准的抖枪操作下分成三股,扫向了三个空无一物的地方──不,仔细看去,苏沐秋瞄准的其实是三个细小的光点,几乎和背景融成一块、眼神不好肯定发现不来。

  与此同时,壁上时钟的秒针一跳,分针竖直,时针前进一格──七点了。

  七月七日晚上七点整,荣耀七夕活动正式开跑!

  被苏沐秋盯上的光点转眼变化抽长,接着在成型的同时被一串子弹打成筛子,三只刚刷新完的怪齐齐转过了视线,朝着沐雨橙风愤怒地尖叫起来。

  秋木苏飞身冲上,一个膝撞让向着沐雨橙风冲去的近战怪浮空,速射状态开上,把近战怪押枪送飞的同时切了只远程怪的仇恨过来。

  根据官方资料,这些活动怪是所谓的“星之子”,外表看上去就是个会发光的小孩,但眼睛连同眼白却是全黑的,用的技能都自带星光特效,在极近距离下中招有小机率会失明……他们一定能跟联盟某位以烧显卡为招牌的张姓前辈成为好朋友,周泽楷想。

  这次的活动背景故事很简单:今年喜鹊村爆发了流感,没法给牛郎织女搭桥了,而玩家打倒星之子就能得到活动道具“星石”,收集星石搭起“星桥”就能让牛郎织女见面。叶修看完简介就卧槽了,说这根本是逼着一群光棍集体烧荣耀的节奏啊,半个月前刚回归FFF团怀抱的吴雪峰只能苦笑。

  还不只如此,七夕活动限定两人组队参加,多一人或少一人的队伍虽然也能打怪,却不会掉落活动的奖励道具。这坑爹的规定搞得一帮没朋友的玩家哀号不止,幸好荣耀官方还没丧病到要求得是一男一女的组合,否则总公司大楼肯定要被一干FFF团成员给烧了。

  当然他们也只是吼两声发泄发泄,活动嘛、除了趣味性之外,更重要的自然是丰富的奖励了,这是尚在起步中的战队绝不会错过的,嘉世的几位都是摩拳擦掌,尤其是苏沐秋,人在今天下午连“活动里出的所有材料都被我承包了!”的话都喊出来了。

  周泽楷自然也是期待的,职业选手哪个不是基于对游戏的爱才走入这行的呢?只是成了职业以后活动什么的能参加的机会就少了。

  算上他,嘉世战队一共六人分起来恰恰好,“一叶和沐雨橙风、连进带织影、最后我和秋木苏一组,这样没问题吧?”吴雪峰如此提议道。

  基于这活动是有排名的,像吴雪峰这样把冲榜的两位主力分在一块很合情合理,周泽楷虽有些小寂寞,却也提不出什么异议,然而在他应和前苏沐秋倒是先发话了。

  “老吴你和老叶组吧,小周和我一队。”

  “小苏?”

  “要冲榜的话,两组比一组好吧?”苏沐秋说着,同时沐雨橙风敲上了个嚣张的表情:“咱们干脆来比比谁能拿第一怎样?”

  “呵呵,输了别哭。”一叶之秋给他发了个叼烟的表情。

  “这是我要说的话!”

  “那就这样吧。”气冲云水回道。

  之后,屏幕上秋木苏就收到了沐雨橙风来的组队邀请;而屏幕外,苏沐秋是那样对周泽楷笑道:

  “你就不用顾虑太多了,放手去玩,玩死霸图蓝雨皇风那帮家伙最好!”

  放手去玩!

  秋木苏端起枪,密密麻麻的子弹划破水流,不留一丝喘息的余裕。他和沐雨橙风早已离开了原地,身后拖着的怪也从三只增加到了六只。

  他们在放风筝──双远程,就是有着这样的优势!

  六只,这是周泽楷和苏沐秋在评估后觉得杀起来最效率的数量,毕竟活动怪总是比普通怪更强些,血更厚皮更粗,一次拉上太多只的话虽说不会杀不完,续航能力却会出现问题,再加上捡掉落会增加负重,他们两人默契地将身后的火车维持在了这个数,直到快没蓝了才会清场并找NPC交付道具去。

  一波下来周泽楷和苏沐秋大约都能收获二十个左右的星石,在排行榜上维持着领跑的位置,一来是沐雨橙风的重火力输出大大增加了效率,二来也多亏他们选的位置实在好、地广人稀怪随你找──如今在荣耀人口爆满的一区哪还有这么好的一个地方?当然有!就是千波湖,千波湖的水里!

  这次只能两人组队,普通玩家光对付活动怪就撑死了,在水里更是难上加难。当然,只是对付怪的话有点操作的玩家还是能办到的,可这水里不只有怪,还有虎视眈眈的各家高手呀!对他们来说要把一个玩家摁死在简直水里比打怪还简单,千波湖上的白光就像不要钱的烟火那样在放,看得一些本来想下水赌一把的都没了胆子。

  荣耀开服这才两年多呢,苦练过水战的玩家不过也就两百来个,一个庞大的千波湖让他们分自然是绰绰有余,岸上的玩家只能在人挤人的空档中朝这干瞪眼。

 

  周泽楷和苏沐秋这边已经上下了几轮,星石数量已经突破了百位数,紧咬在他们身后的是一叶之秋和蓝雨的主力队,霸图和皇风的效率略低。

  他俩交付了道具后也是马不停蹄地赶着去拉下一波怪,只是这轮才开始没多久,倒是出了点小惊喜。

  “哦?那边那队是蓝雨的吧。”沐雨橙风视角转过,正巧瞥见了离他们有些距离的地方有另一队人正在战斗着。本来这遇到其它玩家也是挺正常的,毕竟他们又不是把整座千波湖都给承包了,可再仔细一瞧──哎哟,这不就是排行榜上追着他们屁股跑的家伙吗?

  “冤家路窄啊。”苏沐秋笑:“小周,给他们送点礼物过去。”

  周泽楷没有回应,手下操作也不见一丝停顿,秋木苏的枪火在眼前的星之子身上炸开一串血花,接着他左手攻势不停,右手却是一横,卡着蓝雨那边某只怪放大招的时间点板机一扣,一发僵直弹无声无息地顺水飞去,不偏不倚地打在了索克萨尔的背上。

  周泽楷这时机抓得之狠,正是索克萨尔氧气即将用尽必须上浮换气的时候,秋木苏五十级满阶的僵直状态长达三秒,这要在那痴痴苦等僵直过去,索克萨尔估计早就翻肚了。

  这情况却是没发生,并不是索克萨尔提早解除了僵直,而是在他中招的那刻和他同队的剑客就动了,一记仙人指路由下往上刺去,强劲的吹飞效果直接把索克萨尔给轰出了水面。

  “在那瞬间退了队伍吗……反应不错呀!”苏沐秋沉吟道。同队是无法互相攻击的,那剑客必须是在索克萨尔僵直的瞬间就退了队,那判断力、反应力和手速都不是盖的。

  而就在他嘟哝的同时,顶着夜雨声烦ID的剑客已经三段斩划过水流杀了过来。

  沐雨橙风反坦克炮分成三点轰去,夜雨声烦刁钻的闪身躲过,接着便发现一记加农炮就要在他前头炸开,能量球的距离却有些远、就是强硬冲上也不会吃到多少伤害,黄少天才想着,没料到能量球爆炸后带起的水浪却是比陆上的冲击波强的多,他的角色就这么被后推了三个身位格,完美地撞在了后头暂且被他丢下的怪身上。

  “可惜,就是水战经验不足。”苏沐秋下了结语,让沐雨橙风帮着秋木苏把他们拉上的最后一只怪清掉,而后两人一左一右退开,躲掉了索克萨尔重回战场后发出的诅咒之箭,秋木苏飞快地拔枪回击,那头解决了怪的夜雨声烦也重新冲上,目标沐雨橙风!

  枪炮师被近身不利,这点不论是在陆上或水里都不会变,夜雨声烦就是咬紧了这点,可苏沐秋也不是任人把玩的软柿子,飞炮在水中大大增强的机动性让他用的淋漓尽致,在战场中上下左右前后穿梭来去,夜雨声烦砍出的剑纹几次都落了空。

  “我靠!滑来滑去的你是泥鳅吗!是不是男子汉啊?是的话就来跟我单挑单挑单挑正面单挑啊!”黄少天怒。

  “没看到我玩的是女角吗?纯爷们右边找谢谢。”苏沐秋对着屏幕耸肩,一发加农炮轰出,打断了索克萨尔搓法术的同时也把自己又送远了些,而周泽楷则是应着他的话给夜雨声烦来了几发暴射。

  “妈的!秋木苏你知道自己是个人妖,还开语音是要雷死谁!”索克萨尔骂道,同时一记燃烧箭矢加上切割术对着秋木苏的死角打去。

  秋木苏没躲,而是顶上伤害打断索克萨尔接下来的吟唱。

  那边夜雨声烦还紧咬着沐雨橙风不放,水战中由于水浪连动的关系,倒是让剑客的攻击距离延长了点,苏沐秋看似没被抓到,却也没法真正甩掉对方,这种时候他可不能让术士有机会去控制沐雨橙风的行动。

  战况一时间僵持了下来,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不会长久。

  因为氧气!

  除了刚换完气的索克萨尔之外,秋木苏、沐雨橙风和夜雨声烦三人再这段时间中是无论如何都得上浮一次的,就是时间先后的差别。这场战斗不光是血量,能把对手摁死在水里的人也是胜者,而夜雨声烦看似徒劳地划空一道又一道剑气,实际上却是把沐雨橙风往水底逼去。

  周泽楷和苏沐秋早有所察觉,奈何他们之中最先需要换气的人确实是沐雨橙风,苏沐秋在攻击与走位中不断与周泽楷寻求呼应,周泽楷也想赶去帮手,可索克萨尔在那就是一个牵制,让他完全走不开。

  作为同队成员,他们能看见彼此的氧气条,周泽楷正盘算着沐雨橙风还能撑多久,却看见频道里跳出了一条讯息。

  沐雨橙风:上!

  周泽楷神色一凛,屏幕里的女枪炮师已经开始奋力蹬腿向上游,夜雨声烦见猎心喜地攻击跟上,秋木苏毅然转身侧应沐雨橙风去了,索克萨尔则吟唱起了咒术。

  沐雨橙风用着飞炮不断向上推进,夜雨声烦一招银光落刃想把人钉下,却是被秋木苏一记膝撞给逼了开去。

  夜雨声烦也不气恼,他是近战,无论如何判定就是比远程更高,未来联盟的第一机会主义者掐住了秋木苏想逼开他的空档──落凤斩,挥下!

  秋木苏栏不及,背身对着夜雨声烦的沐雨橙风无法完全躲开这道攻击,娇小的身子被水流无情卷下。

  “哈!知道本少的厉害了吧!”黄少天挑衅道。在他的估算下,此刻即使不再做任何追击,沐雨橙风的氧气条也已经撑不到水面上了,夜雨声烦利落地转火那个朝他攻来的神枪手。

  苏沐秋却是笑了。

  指尖敲打键盘,沐雨橙风对着水底的炮口开始发光蓄力,是枪炮师眼下后座力最强的技能──激光炮,光是这一炮的冲击力,完全足以把沐雨橙风送出水面。

  可这蓄满力也是要时间的,沐雨橙风的氧气条应该等不到那时候啊?

  “喂喂,你现在上浮也来不及了吧?我猜猜你的氧气还剩多少,两秒?三秒?你这蓄满少说也要三秒吧,还有时间能让你上水面吗?……我擦!你阴我啊!”

  在黄少天意识到失误的瞬间,秋木苏已经一发手雷荡开了夜雨声烦──自然是朝着远离沐雨橙风的水底──与此同时,激光炮的蓄力就要好了。

  眼前却是一道黑光闪出──是索克萨尔的束缚术!

  早在沐雨橙风被夜雨声烦击落的瞬间他就感到不对了,荣耀第一神枪这种老奸巨猾的家伙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耗死,他肯定留了后手!果不其然,苏沐秋看准他们没有瞧见沐雨橙风下水那刻、从而无法精准判定她氧气条的漏洞,以提早展开行动给自己多留了一丝氧气,哪怕只是多出半秒,在此刻却是天与地、生与死的差别!

  只可惜唬了那边的黄少天,却被这边的魏琛给留上了心,这束缚术一出,蓄力中的沐雨橙风根本没有手段能躲开。

  如果只有沐雨橙风一人,那确实是万事休矣,可这战场上还有一人──

  周泽楷!

  三声炮响,秋木苏把自身当成炮弹,撞在了束缚术的黑光上!

  沐雨橙风确实躲不开,而神枪手的秋木苏也不像骑士或气功师那样有防御型的技能,但那又何妨?

  没有技能,那就拿身体去挡。

  没有盾,那就让他周泽楷成为苏沐秋的盾!

  接触到敌人的黑光随即把秋木苏给缠了起来,抢到了这一瞬间的沐雨橙风开炮,激光射向湖底,枪炮师的身体则反向冲出水面──卡在氧气耗光的前一瞬,沐雨橙风活了下来!

  没能挂掉沐雨橙风魏琛自然好是遗憾,但再遗憾也改不了事实,他也只能趁束缚术的效果还在时多从秋木苏身上讨点便宜。

  而上边再度翻身下水的沐雨橙风却不是先来支援秋木苏,而是一个加农炮打翻了想冲出水的夜雨声烦。

  “小朋友刚才玩得挺开心不是?现在该换我了哈。”

  苏沐秋笑得好生灿烂。

  这头的魏琛暗叫了声糟,看这情形夜雨声烦明显会比秋木苏更早耗完氧气,再加上他此时的站位比沐雨橙风要低得多,剑客的机动性在水中不比陆地,对方有无种数手段能把他压制在水底。

  索克萨尔赶着就要搓咒术上前,被束缚住的秋木苏倒是在这时解了套,周泽楷键盘敲得飞快,速射状态一开,打得索克萨尔几乎连短吟唱的小咒术都没法发出来。

  然而黄少天也不是省油的灯,五十级枪炮师的技能数量还不全面,衔接上难免会出现空隙,就在那沸腾得令人眼花撩乱的水里,终是给夜雨声烦抓住了一丝机会。

  他的氧气就要见底了,这一次不成功、便成仁!

  剑客一个冲撞刺击擦着枪炮师的身子穿过,沐雨橙风来不及做出阻拦,眼看水面就近在眼前,他却发现视角正在后退,没多久画面就灰了下来。随着升空的视角黄少天才看到,拖住他的是捉云手,气功师的捉云手。

  嘉世的气功师──气冲云水!

  另一边的魏琛已经想呻吟了,就在夜雨声烦被气冲云水拖下的同时,他的索克萨尔也被一杆乌黑的战矛捅了个对穿。事以至此,他本来想拉快没气的秋木苏当垫背的打算也都竹篮打水成了空。

  四打一,四人都是职业级的,这结果还会有悬念吗?

  答案自然是没有。

  给出最后一击的是沐雨橙风,用的却是神枪手技能踏射。

  “呵呵,歧视人妖号,小心你们蓝雨以后都招不到妹子。”苏沐秋笑道。

  沐雨橙风那张显然是调过设定、看上去特漂亮的脸俯视着索克萨尔,而后毫不犹豫地开炮清零了他的生命。

  “看看,这就是最毒妇人心有木有。”

  “叶秋你给我少说两句!”

  “好了你们两个,活动还没完呢,要PK之后再说。”吴雪峰说道。

  “我知道。”叶修应了声,又转回对苏沐秋说:“不过你最好先看下榜单,免得之后输得不明不白的。”

  “什么?我们之前不是还领先着……这!”苏沐秋翻开榜单一看,沐雨橙风和秋木苏的排名已经被一叶之秋气冲云水还有霸图和皇风的队伍给超了过去,同样下降的还有蓝雨的名次,明显就是在他们和索克萨尔一战的这段时间中追过的。

  “可恶!小周打怪了,赶紧的!”

  “啊……”

  没等周泽楷回应,苏沐秋就让沐雨橙风拉怪去了,周泽楷也只好操纵着秋木苏跟上。

  “慢走不送。”身后的叶修说了句,也和吴雪峰朝另个方向去了。


评论(4)
热度(47)
© 百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