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末君,也可以叫我西苑
灣家妹紙,全職同人文使用簡體
全職掉坑中,爬不出来也不想爬出来
CP無節操雜食黨,除了葉藍什麼都能吃
目前主推周傘、韓葉、王杰希我男神,求同好

【周喻】吻手礼

※私設+OOC

※沒頭沒尾沒劇情也沒什麼邏輯

※我就是在實驗室泡太久了想寫點爽文休息下

※不用期待後續,我的拉燈技能可是點到了滿階再+2呢!

 

─────其實這是一份安利!快收下!─────

 

  灵巧的舌头在他的指间打转,吸吮、舔吻,几缕银丝从那微张的唇边一路延伸到他指上,如同蛛网、交迭缠绕,令人无法自拔。

 

  * * * * * * *

 

  回到几个小时前──

  荣耀世界邀请赛最终战,在一番难分难解的激战后,最终是由中国队抱下了冠军奖杯。

  长达半个多月的赛程到此划下句点,两队队员全体上台向对方握手致意,胜者欣然,败者亦风度地为他们献上祝福……大体上说来是这样没错,只要忽略掉这其中的一点小插曲的话。

  敌方的队长是个神枪手,实力几乎不输联盟的荣耀第一人周泽楷,更重要的是、她罕见地是位女性。

  还是个美女。

  不同于他们联盟女神苏沐橙的甜美,女队长是偏向火辣的类型,金棕色的大波浪卷、艳红丰满的双唇、大胸纤腰长腿,尤其是那超过一米七的身高再配上一双火红的细跟鞋,让中国队好一群大老爷们在比赛前就受到了不小的自尊打击。

  这位大姐在整场邀请赛的期间传过的八卦可不少,毕竟这电竞业的男女差距之悬殊,只要是位女性选手就会受到不少关注、更遑论她还是个大美女。众人一段时间听下来,对她的认知基本就是:作风爽快直接、十分强势、而且志在必得,这些特点也完全体认在了她的作战风格上。

  然而在比赛已经结束的此刻,这位队长依旧不改她强悍的作风。

  她越过自家领队,越过中国队领队叶修,径自走到了喻文州面前停下、伸手。身为中国队队长,喻文州不失礼貌地微笑伸手回握,却是在想抽回手的同时发现对方手上的力道没放轻。

  女队长就着扣住他手的姿势弯下身,在喻文州的手背上落下一个鲜红的吻。

  吻毕,她直起身松开手,拨了下那头棕色的卷发,接着右手比了个开枪的姿势,目标却是指向喻文州的心脏。

  女队长用她的语言说了句话,僵直中的口译却没反应过来。她也不介意,潇洒地转身下了台。

  三秒后,全场哗然。

  对方领队苦笑着解释说她就是这样、让喻文州和中国队的各位别介意,喻文州笑笑说他不会放在心上,其它人倒是抓紧机会好好调侃了蓝雨队长一番。

  喧闹只是一时,之后的仪式进行得十分顺利,方才上演的大胆告白早在看见奖杯的那刻就被众人抛到脑后去了,当事人喻文州更是像什么也不曾发生一般,只要不去看他手背上留下的红印。

  除了一个人之外。

 

  搭着大巴回到酒店,哪怕是一天高强度比赛下来造成的疲劳也压不住他们的兴奋,一群人吱吱喳喳地讨论着等会要怎么庆祝。喻文州却是在这时提出了他很累、想先回房休息的意愿。

  “喻队你不是要回去联系那个女队长吧?”不知是谁这样笑道。

  此话一出,先前遭人遗忘的片段又是给翻了上来,惹得众人又是对着喻文州的桃花运大大酸了一阵,接着跟跳出去维护他们家蓝雨好队长“清白”的黄少天战成一团。

  看着黄少天只有一张嘴,却依旧能把七、八人都给说下去的气势,喻文州倒是很放心地脱离了战圈。

  穿过大厅、搭上电梯、走过廊道、打开房门,喻文州知道有个人一直静静地跟在他身后,他不说话,那个人也不说话,像是在闹着别扭,这让喻文州觉得好笑。

  “你连房间也要跟着进来吗?”直到踏进房里,他才转过身队还停在门外的那个人笑道。

  周泽楷苦着一张脸看他。

  唉──喻文州轻叹了口气,这儿可不是他在蓝雨的个人宿舍、而是他和叶修共享的酒店房间呢……即使如此,他仍侧过身让开路,让周泽楷走了进来。

  关上门,喀擦一声,喻文州转上了门锁,而后走向他的床铺,周泽楷正坐上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你……唔!”喻文州正打算说话,却是在第一个话音落下后感到了一阵天旋地转,待他再找回稳定的视角后,周泽楷已经整个人将他压在了床上。

  周泽楷一手撑着自己的身体,另一手则是抓过了喻文州的右手──仪式一路进行下来,这段时间他们都没人去过卫生间,喻文州自然也没机会洗掉手上的唇印,那有些模糊淡去的红痕在他看来是无比刺眼。

  周泽楷瞇起眼,将脑袋凑上去,打算自己洗掉那碍眼的痕印、同时宣示主权,可喻文州却伸出另只手阻止了他,周泽楷不是很能理解地看向他的恋人。

  看周泽楷那一脸委屈又无辜的表情,喻文州失笑:“比起我,你对其他女人的唇印更感兴趣?”

  “呃、”周泽楷一愣,他明明不是那个意思,被喻文州这么一说却显得古怪了,他只能闷闷地回上一句:“没有……”

  “那我就放心了。”喻文州说着,同时手腕一翻,反过来扣住了周泽楷的手掌,将它拉到了自己唇边,从指间开始细碎地亲吻起来。

  周泽楷一颤,轻轻的搔痒感让他反射性想抽回手,喻文州却像是以此为信号,柔软的舌头探了出来,像是不再满足于仅有表面的接触,他吞吐着那修长有力的手指,透明的口涎沾在他嘴边、也沾在了周泽楷的手上。

  只是比起手上苏麻的快感,更加刺激周泽楷神经的却是喻文州的眼睛。

  喻文州做这事时,那双眼始终是看着他的。

  可以被很多人告白,可以被任何人亲吻手背,然而这些事、他喻文州却只为周泽楷一个人做──周泽楷觉得,他能从喻文州的眼里读出这样的讯息。

  是了,这是喻文州、是他周泽楷的人,就如同周泽楷也只是喻文州的人一样,他们是在彼此相吸的情况下走到了一起,除了自身之外、不会有人能分开他们。

  周泽楷俯下身亲吻了喻文州的眼帘。

  这种时候似乎该说些什么,他想。只是枪王不善言语,他从来都只知道行动。

  将膝盖顶入喻文州腿间,周泽楷隔着布料磨擦那敏感的东西,喻文州舔吮他手指的动作顿了一下,细小的呻吟从嘴畔溢了出来。

  松开了口中的手指,喻文州双手揽住周泽楷的颈子,仰起头迎向了他的唇,整间房里只剩下了暧昧的水声和越发粗重的喘息。

  喀啦──

  两人的动作僵硬了一秒。

  “啊、叶修回来了……”喻文州看向发出声音的门板,苦笑道,这可比他预期的还早了点啊。

  “安静。”周泽楷用吻堵上喻文州的嘴,后者轻笑了声,从善如流地回应着。

  这酒店房间用的是自动锁,关门的同时便会自动上锁,想从外头进来的话要用房卡开门。只是除此之外,门上还另外有个内锁、是转轮式的,只要从里头锁上了,外面的人就是有房卡也进不来。

  喻文州早在关门时就把内锁转上了,周泽楷没有看漏这点。

  他们的夜晚还很长。

 

  * * * * * * *

 

  叶修沉默地看着那扇锁死的门板。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从那群居心不良想灌他酒的家伙们手中逃出来,才想回房上阳台抽两根烟治愈下自己,却是遇上了如此致郁的情况。

  喻文州那样细心的人是不会在他回来前就锁上内锁的,就算是不小心锁上了,也不会在他敲了门后还不来应,除非……这根本是喻文州刻意锁上的。

  他想到在刚才的庆祝会上唯二缺席的两人,再想到先前苏沐橙和他提过、说是喻文州和周泽楷间气氛有点怪这事,叶修突然觉得心好累。

  “你杵在这做什么?”隔壁房的王杰希走了出来,他只是想下楼买个饮料,却看见不久前和他还有张新杰一快回来的叶修还站在门外,忍不住问出声。

  “我只是在感叹青春……”叶修一脸眼神死。

  “……什么东西。”

  “没什么……对了,老王啊,我忘记带房卡了,你那边收留我一晚行不?”

  “……”

  王杰希一双大小眼盯着叶修外套口袋露出的房卡一角,十分认真地考虑是不是该拒绝他,然后让他去敲张新杰的房门,在晚上十一点过后的现在。

 

《END》


评论(10)
热度(108)
© 百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