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末君,也可以叫我西苑
灣家妹紙,全職同人文使用簡體
全職掉坑中,爬不出来也不想爬出来
CP無節操雜食黨,除了葉藍什麼都能吃
目前主推周傘、韓葉、王杰希我男神,求同好

【周伞】歪斜23

23

 

  他悠悠转醒。

  清晨的阳光之于刚醒之人仍是太过强烈,涣散的视线分辨不出清晰的景物,他眨了眨眼、把模糊从视野里赶出去。

  接着他看见了,苏沐秋坐卧在一旁笑看着他,金黄的暖光爬上他的手指、臂膀、肩头,周泽楷的视线也随着那道光的轨迹不断向上,最后停留在那张清秀的面孔上。

  少年的瞳孔在光照之下倒映出流金的色泽,望着他的眼神里饱含着某种情愫,在那之后是如海般无边无际的温柔。

  只见苏沐秋薄唇轻启,声音穿越空气进入他的耳中──

  “小周,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

  哇,我男神好帅,简直是天使,他还和我告白了……嗯,这梦真美。

  周泽楷望着苏沐秋笑了笑,少年也回他一个暖暖的笑,然后他满足地翻过身去,接着睡。

  苏沐秋一掌把他的脸扳回来。

  “小周,给我醒醒。”在周泽楷茫然的注视下,苏沐秋好气又好笑地弹了下他的鼻尖:“我认真问你呢,别给我当成梦啊!”

  “……什么?”

  虽然不是鱼,但显然方才苏沐秋那话的惊吓度让周泽楷的记忆保鲜期缩短到了只剩七秒,此刻他就是想不起来苏沐秋究竟说了些什么,一个字都。

  盯着周泽楷那双眨啊眨的无辜眼睛,苏沐秋感到无奈的同时,心里满溢而出的感情却是包容、宠溺、甚至是怜爱,那是除了小时候的苏沐橙外还没人能从他这得过的感情,而哪怕是苏沐橙,也不曾让他如此这般连心都想交出去似地动情过。

  “小周,还记得七夕活动结束的那个晚上你和我说过些话吗?”苏沐秋轻声说着,至今只要想起那晚的事,他的嘴角仍会不自觉勾起:“那时你以为我睡着了吧?其实我都听到了。”

  周泽楷花了三秒回想起来,脸色唰地一声白了。

  他这反应让苏沐秋心疼得紧,若不是他恰巧听见了,这人怕是一生都不会亲口告诉他了。

  “那之后我想了很多。”苏沐秋伸出手抚上周泽楷的脸颊,同时躺回去让自己的视线与他平视:“我一直想、想到今天早上才明白过来……小周,你要听我的答案吗?”

  周泽楷沉默了,苏沐秋也不催,他等着,面对周泽楷时他向来都有用不完的耐心。

  而后那双重新直视他的眼睛也没让他失望,周泽楷说:“要。”

  “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苏沐秋说,他嘴角湾起的弧度是那样醉人:“你愿意吗?”

  起先周泽楷的表情是喜悦的,那双温和的黑色眼睛如同晨光般闪闪发亮,然而那份光芒很快就黯了下去,从天堂坠入地狱不过短短数秒,温暖的光熄灭、被各种低落的情绪取代,痛苦、歉意、挣扎,诸多思绪搅成一团黑水,拖着两人的心向下沉沦。

  “……不能…………对不起……”青年沙哑残破的回答听在苏沐秋耳里实在太不真切,如果苏沐橙说的没错、如果周泽楷那晚的告白是真,那他们应该是两情相悦才是啊?

  为什么相爱的两人不能在一起呢?可以的话苏沐秋真不想明白。

  “没有……坦白……我、不能…………”周泽楷仍在说着,就像在自言自语。

  “……没关系的,小周。我知道这大概和你的家世有关系,我可以理解。”苏沐秋努力让自己别笑得难过。

  恋花才刚萌芽,要扼死还不会太痛,他这样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不管怎样,我们都还会是朋友的。”那只漂亮的手轻拍了拍周泽楷的脑袋,像是安抚、又像道别。

  “不!”

  见苏沐秋想收回手,周泽楷瞪大了眼、抓住他猛力一扯,过于粗暴的动作让两人间的距离骤减至零,额头撞上额头,疼得让苏沐秋都发出了小小的哀鸣。

  即使如此周泽楷仍抓着苏沐秋的手不肯放开,他用力地摇了摇头,甩掉痛楚、同时甩去杂念,再抬头时他的眼是清澈的,那是枪王的眼神。

  “坦白,我要对你坦白。”无解的枪王看着他所爱的人如此宣告,却在下一秒又恢复回那个温和的、总是顾及着苏沐秋情绪的周泽楷:“你愿意、听吗?”

  “……当然。”怎么会不愿意呢?只要是你说的,我都想听。

  “其实我──”

  这时,房间另一角的叶修翻身打了个呼噜,两人反射性一顿,苏沐秋立马按住了周泽楷的嘴,压低声音道:“小周,我们换个地方说。”

  “好。”

 

  苏家的套间是在八楼,在往上走两层就是荒废的顶楼,周泽楷让苏沐秋领着爬上阴暗的楼梯间,看着少年在通道尽头熟门熟路地撬开那扇生锈的铁门,还不忘向他解释道:“这门坏挺久了,没人发现,只有我偶尔会上来晒被子。”

  周泽楷点点头,跟在苏沐秋后面踏出门外,清晨的冷风吹得令他俩都缩了缩脖子。

  看着少年那单薄的身子板,周泽楷想了下,脱下自己的薄外套披在他肩上,苏沐秋一愣,而后深吸了口气,伸手将那外套紧紧拉住,让自己尽可能地裹在里头。

  他看着周泽楷,青年在他的注视中缓缓开口,每一秒都拉得像一生那么长。

  “我不属于这里。”他说。

  “嗯?这我知道,小周你的口音听着像北方人──”

  “不是!是不属于……这个…………呃、时间?”

  周泽楷想到最后,实在没法从周语字典中捡出一个适当的措辞,他挫败地看向苏沐秋,希望少年能给他一个理解的眼神。

  “……哈?”苏沐秋回了他一头问号。

  周泽楷想哭了。

  可是他不放弃,放弃才不是枪王大大的风格,更何况喜欢的人就在眼前呢!哪怕是装逼也不能让他失望!

  周泽楷开始在他的记忆里翻找,他记得先前有段时间方明华的老婆迷上了电视剧,当时全轮回队员都被拖下水陪看,江波涛甚至被荼毒到张口哼出的都是那首片头曲……离题了,总之周泽楷还记得在那出电视剧里女主角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时空错置、回到过去的时代,那好像还有个专有名词来着,是叫什么……

  …………!!

  “穿越!”

  周泽楷终于打出了记有效操作,喜孜孜地等着苏沐的回应。

  苏沐秋在周泽楷热切视线的攻击下望着天空思考了五分钟左右的人生,才带着一脸消化不良的表情试探问道:“小周你说你是……穿越的?”

  周泽楷用力地点头。

  “你是,呃……未来人还是过去人?”

  “十年后。”

  苏沐秋重重地呼了口气,抹了把脸沉重地道:“……如果站在我面前的人不是周泽楷,我一定会要他把梦话带回梦里说去。”

  周泽楷却是愣住了,不是因为苏沐秋对他的信任,而是……真名,他只说过一次的真名,苏沐秋记住了。

  事以至此,他已经不愿意再沉默了,就算可能会被以怪异的眼神看待也好,哪怕是将自己赤裸地展示在他面前也好,不想有任何隐瞒,想让他知道,关于周泽楷这个人的事,想全部都毫无保留地告诉他。

  手伸进裤袋里,将捞出来的两样东西递过去──钱包和手机,周泽楷打回到十年前后就从未离身过,就是洗澡他也带着进去,只因这两个小玩意儿所含的信息量实在太大,大到周泽楷承担不起被人发现的风险。

  而现在,他将它们交给了苏沐秋。

  苏沐秋疑惑地接下,在周泽楷眼神的应允下打开钱包翻看着里头的东西:身分证、各种信用卡、钞票和硬币、还有几张便利店留下的票子,除了身分证、其余每一样上头的时间都是遥远的未来,而看着身分证上的出生年月日,再对比一下眼前明显“超龄”的青年,即使穿越的假设再荒唐无理,苏沐秋也只能信了。

  更何况,要说周泽楷会骗他,他可不信。

  再滑开了那支手机──那手机的规格和苏沐秋认知中的差异极大,还是周泽楷自己示范了才解开的锁屏──他看见屏幕上显示着二零三二年八月十二,时间十三点十四分。

  苏沐秋沉默地将一切归位交还到周泽楷手上。

  望着青年的黑眼睛,苏沐秋斟酌了一会后才开口:“小周,下期彩票头奖号码多少呀?”

  “……”

  “得,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就想让自己回到现实一下。”苏沐秋干笑,末了才叹了口气,低声道:“所以,这就是你不能和我在一起的理由?”

  周泽楷落寞地点头。

  “这我就不懂了,小周。”苏沐秋苦笑道:“你说你是十年后来的,又不是另个世界,我们即使分开了也早晚会再见面,为什么拒绝我?”

  周泽楷摇头,落寞中带着强硬:“十年,不能让你等。”

  苏沐秋走向前,伸手环抱住这个温柔得笨拙的青年,披在他肩上的外套失了着力点眼见就要被吹飞,周泽楷赶紧伸出手去按住。

  苏沐秋笑了,他把头埋在周泽楷的颈窝边,重复了一遍他的真心:“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

  “……嗯。”

  “是一辈子啊,小周,你认为十年我等不起吗?”

  “不是……等待,很难受……”

  “所以你不想让我等?”苏沐秋稍稍拉开两人的距离,捧起周泽楷的脸,看着他的眼睛说:“但你可知道,你拒绝我,我更难受啊。”

  “我……”

  “不用等十年,我现在就疼得想报复社会了,你知道吗?”苏沐秋指着自己的心脏笑了,但他知道自己笑得肯定很难看,看周泽楷那张快哭出来的表情就知道了。

  “……对不起,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我不要你的道歉。”冷声打断了周泽楷的道歉,苏沐秋让自己的额头碰上周泽楷的,眼底是准备豁出去的决绝:“小周,我只问你一句,老实回答我──”

  “你喜欢我吗?会无论如何都想要我吗?”

  “…………喜欢。”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很明显,只是第二个问题,那是周泽楷一直以来逃避去想的事,只因他从来都觉得、他和苏沐秋是没可能的,那种不切实际的妄想伤神又伤心,他尽量不让自己去意识到。但现在──

  他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不到数公分的距离外,问着自己会不会想要他……

  “会。想要你。想要。”想要你想到发狂。

  “你是我的。”绝不会让给任何人。

  “我的。”而我也将自己给你。

  苏沐秋的回应是勾住他的颈子、凑上双唇──

  他们都没有经验,有的只是生涩的动作和笨拙的技巧,嘴唇、牙齿、舌头,用上了所有能用的器官,感受对方、占有对方,凭着本能在对方身上标记上自己的气息,彷佛天地间只剩下这个人和自己存在着。

  紧紧相贴的胸膛能感觉到衣物底下加剧的心跳,一下又一下,强韧而有力地告诉着他们这一切并非梦境。

  此时此刻,我们爱着,我们活着。

 

───────────

2014年,以小周和傘哥的交往作結,也算是個Happy Ending吧?

2015年,請大家要注意行車交通安全,愛護傘哥,減少悲劇。

其實我本來想從頭灑糖到尾的,只是前兩天不小心看了篇糾結的文……

備註一下,當初設定歪斜時漫畫版還沒出來,所以使用的時間線是2022年到2032年。


评论(17)
热度(76)
© 百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