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末君,也可以叫我西苑
灣家妹紙,全職同人文使用簡體
全職掉坑中,爬不出来也不想爬出来
CP無節操雜食黨,除了葉藍什麼都能吃
目前主推周傘、韓葉、王杰希我男神,求同好

【乔王/元旦贺】新年礼

※有些許私設和OOC

※我這輩子還沒去過B市,有蟲求放過

※雖說是元旦賀,但我寫了才發現時間是12/31

 

─────祝大家,二零一五新年快樂!─────

 

  “你到了没?”

  ‘到了,我现在人在……’

  王杰希下了车,边讲着手机边往航站大厅走去,不一会儿就看见了在出口外头等他的乔一帆。

  收了线,他稍微跨大步伐上前,迎上那个朝他跑来的少年。

  “等很久了吗?”

  “不,我刚到没多久。”

  骗人。看着乔一帆冻红的脸颊和手指,王杰希在心里默默地想,这人肯定是又把他飞机的班次给说晚了一班。

  不过既然乔一帆不想让他知道,那他就会当作自己不知道。王杰希缩了缩脖子,这些天确实是冷得有些过分了,他双手插进口袋,转身招呼上乔一帆:“走吧。”至少车里暖和点。

  “嗯!”

 

  十二月三十一,元旦前夕,B市的交通呼应着过节的气氛,比平时更变本加厉地浪费着人类的生命。

  王杰希的手指敲打在方向盘上,倒也不是不耐,长年住在B市他早已习惯了这番光景。

  柔和的音乐声在车内流淌。

  “那个……王队吃过没?”乔一帆看了过来,带着几分试探道。这少年和他在一起时总是这样,过分小心,即便是他们关系已大不如前的现在。

  “还没。”王杰希回道。

  “要吃点糖饼吗?早上老板娘发的。”

  “好。”

  乔一帆打开他随身的背包拿出个塑料袋,在里头翻找了会才挑出一块,王杰希一瞧,杏仁牛轧糖,他喜欢的那种,先前提过一次就被记下了。

  就在这时车阵动了,王杰希把目光放回前面,踩下油门让车子前进。“来。”他听见乔一帆的声音,微偏过头,发现已经没了糖纸的牛轧糖白胖胖地停在他嘴边,后头是少年温柔的眉眼。

  王杰希咬下那块糖,奶香在嘴里扩散,却不会太甜。

 

  乔一帆又安静了。

  先前的曲子拨完,新换上的这首节奏略显轻快。

  他总是太过拘谨,自从他们的关系跨过了某条坎,乔一帆越发显得如履薄冰,或许是这份情感太过得来不易,随时可能清醒的梦境让缺乏自信的少年感到害怕。

  兴欣虽是让乔一帆在荣耀上打出了信心,可在感情上他仍是生手,而这个战场没有可靠的前辈能指导他。

  所以他只能一步一步踏得谨慎,宁可后退也不敢冒进,因为爱情不似游戏,一旦结束就再无法重来。

  只有今天,完全是他一时冲动造成的意外。

  元旦前夕对中国人而言不是什么大日子,他们的重头戏仍是放在农历春节,乔一帆这趟会回B市,主要是家里两老想儿子了,而正巧这周是全明星周末,战队没有比赛,他才和兴欣那边请了个假,先回家跨个年再直接去今年的全明星主场和大部队汇合。

  当时他在电话里和王杰希提起这事,微草队长平平淡淡地说了声知道──同在一个城市又如何,乔一帆有家庭、王杰希要顾战队,他们不会因此特别约出来见面,隔着话筒的距离仍是那么长。

  那声平静的“知道”敲击在乔一帆的心上,他一时脑热,脱口说出了“可以的话,我想见你。”这种话,而后面对着电话那头长长的沉默懊恼着自己的不省心。

  要是被讨厌了怎么办?

  在乔一帆的心惊胆跳下,电话那头的王杰希这样问道:“你拨得出时间吗?”

  “我、我和爸妈说的是吃晚饭,搭早班飞机去的话时间会有的!”听见对方竟然不是直白地拒绝,乔一帆心下一激动,赶紧把他暗搓搓想了很久的计划托出,生怕王杰希反悔似的。

  “嗯,等你机票买好了通知我时间。”

  就这样,现在他坐在王杰希的车里,看着他最爱的魔术师,整个人还轻飘飘地像是还在作梦。

 

  车驶进了B市著名的商场,王杰希和乔一帆说过,他今天想给弟妹挑点新年礼物。

  乔一帆倒是无所谓,只要能和王杰希一起,就是上街当起环卫工,他都能从心底甜上来。

  王杰希曾提起,家里的表弟妹是一对双胞胎,自小就爱绕着他转,看他当了职业选手后也跟着玩起荣耀,微草拿下第二冠而方士谦退役的那时,两个小家伙新号一建、一左一右练起了守护天使和牧师,说是将来要当他的治疗之神。

  乔一帆还记得,王杰希说起这事的当口看似无奈,其实整个人的气场都柔和了。

  这会两位小朋友都要上初三了,王杰希想着要怎么才能逗那两个被学业灭顶孩子开心,也顺便给微草的小辈们找些礼物。

  冬衣区,王杰希在手套的展区挑选着,乔一帆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看着其它冬用衣物的展示品。莫约五分钟前他们才刚从少女用品区出来,王杰希不愧是大神,在一群散发粉红光波的架子间挑挑拣拣眉头都不动一下,乔一帆一边感慨的同时一边只想找个洞钻下去,旁边那群高中女生的眼神快把他扎成筛子了。

  从那出来后,乔一帆的视线就尽量避开粉红色落在绿色或咖啡色上,治愈一下眼睛的同时也温暖一下受伤的心灵。

  突然他眼角瞟到一抹绿色,乔一帆顺势看过去,是条长围巾、灰绿和草绿色的格纹,看着挺舒服的,他拿起来摸了会,既柔软又保暖,确实挺不错。

  乔一帆看了眼王杰希空荡荡的颈子周边,又想起了他在机场缩脖子的样子……

  “一帆,你看一下。”王杰希冷不丁地回过身,正巧和乔一帆的视线撞个正着。

  “啊、来了。”听见王杰希的叫唤,乔一帆立刻放下手边的东西靠过去。

  “你觉得这手套是草绿色好,还是灰绿色?”王杰希将手上正在打量的东西递给他,乔一帆接过,认真地斟酌起来。

  “嗯……我想草绿色会更适合点吧?毕竟是微草的颜色。”想着王家小弟和王杰希有三分相似的脸,乔一帆笑道,“不过这对弟弟来说是不是大了点儿啊?”

  “不,他的礼物我已经挑好了。”王杰希却反驳了他,“这是要给你的。”

  乔一帆愣住。

  “我看你没有手套吧?就当是我送你新年礼物,这一年你表现的很好,希望你明年能够更加出色。”王杰希说着。

  一时间,乔一帆觉得时光彷佛错置了,他回到了那个刚从训练营毕业的年岁,从所景仰的微草队长手上接下将来的账号卡,看着对方略带鼓励的浅笑,幻想着将来有日能和这个人在赛场上共同作战、一同摘下属于他们的荣耀。

  “队长……”

  “我不是你的队长。”

  是的,这个人已经不是他的队长了,永远不会再是了。

  “……对不起。”

  “你不需要和我道歉。”

  “…………”

  在一阵尴尬的沉默后,王杰希又问了一次乔一帆喜欢的颜色,最后买下了那副灰绿色的手套,被乔一帆好好地戴上了。在出商场前,乔一帆突然让他等等,接着人又跑了回去,再出来后他手上抱着一个纸包,看他不想多谈里头的东西,王杰希也不再追问。

  之后他们上了车,一路无话。

  在回到王杰希的住处前,乔一帆突然开口,于是他们先绕去附近的超市买了包冷冻水饺。

  一进门乔一帆就说他去厨房下饺子,他们都是一上午没吃,只吃了些乔一帆带来的糖饼,还有在离开商场前分了个包子,眼下肠胃已经从抗议到罢工,反而感觉不太到饿了。

  王杰希看了下时间,下午四点十分,又看了在厨房里忙活的乔一帆,把“你别弄了,否则等会儿和家人吃不下饭”的话给默默咽了回去。

  他端着乔一帆给他到的温水,坐在沙发上转着电视,看着屏幕里喜跨年的人潮流动,思绪有些发散。

  身后传来了放轻的脚步声,王杰希心想,饺子这么快就煮熟了?看来他们可能买到了偷工减料的货,只有皮没有馅儿……

  “──!”

  柔软的触感环上他的脖颈,同时背后有股重量压下,王杰希看着属于乔一帆的手臂环到他身前,脑袋轻靠在一边的肩膀上,短发挠得他耳边有些痒。

  “……这是什么?”先不管挂在身上的大型物品,王杰希拉起乔一帆最开始给他围在脖子上的东西一看──灰绿和草绿的格纹,柔软的布料有着舒服的触感,在开了暖气的室内显得太过暖和,让他有些难以呼吸。

  “是围巾。”乔一帆答道。

  “我看得出来。”

  “呃、那个……”可能是他的声音太冷,乔一帆有些慌了,声音越说越小,“是……新年的贺礼。在外头时,我看你、脖子好像挺冷的……”

  这算是回礼吗?

  王杰希在心中轻叹了口气,很多时候他明明没有那个意思,却总在反应过来后才发现伤到了乔一帆。

  “谢谢。”他放松了身体,稍稍往后一靠,让自己更多地陷进那个过于温暖的怀抱里。

  察觉到了他的小动作,乔一帆毛茸茸的脑袋在他颈边蹭了蹭,像是开心、又像撒娇。

  “……王队。”

  “嗯?”

  “今晚……我能留过夜吗?”

  乔一帆语带犹疑地说着,王杰希却是已经皱起了眉头。

  “你不是要和家人吃饭?”

  “是……”

  “那你问这个做什么?”

  “…………对不起。”

  乔一帆整个脑袋都拉耸了下去,王杰希的问话他一个字也无法反驳。

  他是一定会和爸妈一块吃晚饭的,晚上也会睡在自己的家里,他和王杰希的关系还没公开,他也还不敢公开,所以就算王杰希答应了他,他也不可能真的留下。这点王杰希清楚、他自己也清楚,那只是个无理取闹的问题。但……

  我只是想听你一句挽留,离开微草时如此,现在亦如此。

  “对不起。”乔一帆重复着。

  王杰希稍微扯松了那条块让他窒息的围巾,他的声调还是一如往常,平淡而冷:“你不能留下。”

  他能感觉到乔一帆的身体颤了下。

  “但春节时你可以先和我说好……我会留一天给你。”

  乔一帆猛地抬头,王杰希面无表情直视前方,彷佛刚才的话都只是电视里的台词,只是乔一帆没有看露那只微微泛红的耳朵。

  “好的。”他抱紧眼前的人儿,将头埋进他的颈间汲取着气味:“我可以亲你吗?”

  “…………嗯。”

  乔一帆微笑,倾身吻上了王杰希的眼,他最喜欢的眼睛。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还不长,还有许多需要磨合的地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所以,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了,我的恋人啊。

 

  * * * * * * *

 

  “你的饺子呢?”

  “……啊!”

 

《END》


评论(6)
热度(55)
© 百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