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末君,也可以叫我西苑
灣家妹紙,全職同人文使用簡體
全職掉坑中,爬不出来也不想爬出来
CP無節操雜食黨,除了葉藍什麼都能吃
目前主推周傘、韓葉、王杰希我男神,求同好

[百日叶王][DAY11]一厢情愿(上)

※OOC不用钱

※有肉……渣?这算是肉渣吧?

※最近狗血一斤好便宜啊,买了好多,我洒我洒洒洒|∀゚)ノ∵∴

※时间线是第十一赛季兴欣客场对微草比赛后,叶修大概是兴欣的随队指导这样

※\能参百日叶王活动真是太棒了/

 

─────小伙伴们快来喊声叶王大法好─────

 

  “我说老王啊。”

  “什么?”

  “你真不考虑换个住处?有电梯的那种。”叶修踩上最后一节阶梯,撑在一旁的墙上,喘气。

  王杰希淡淡地斜了他一眼,掏出钥匙来开门:“我觉得这样挺好,练身体。”

  叶修不置可否。

  王杰希的私人住处在B市一幢老式公寓的八楼,是他在进入联盟不久后用自己第一年的薪水买下的,不在什么高级的地段、也不是什么气派的屋子,他当初就是看上了这屋里有扇巨大的落地窗,稍微衡量了下自己的薪资,便果断地买下了。

  这栋屋龄数十年的老房子近年来也翻修过不少次,外观是老旧了点,但其它该有的硬件诸如空调、电路、网线等等一应俱全,公设维持得也算整齐干净,王杰希是觉得没什么好挑剔的,除了一点──这栋十楼高的公寓没有电梯。

  其实他也不是很介意,就是有个人每次和他回家时都要埋怨下,头一次王杰希还认真考虑了下这事,后来随着认识逐渐加深,他已经大致分得出来这人究竟只是嘴上说说、又或是真心建议了。

  转开门锁,他推门进屋,叶修跟在后头进来,十分顺手地将暖气调到最大功率。

  王杰希瞥了眼,没多说什么。他畏寒,这点叶修倒是知道得清楚。

  慢条斯里地解开围巾、外套,B市的冬天真心冷,哪怕带了手套,他的手指也还是被冻得不太俐索。好不容易卸下了全身装备,王杰希走进客厅,对那个一进门便自发窝进沙发里的人问道:“要吃点东西吗?”

  “你家有泡面么?”叶修从沙发后头探出脑袋来反问。

  “没。”

  “那就算了,反正也不怎么饿。”

  敢情你泡面是当零食吃的。王杰希心说。

  啪的一声,电视被转了开来,王杰希瞧了眼屏幕,正好是今天兴欣对微草一战的回放,他走了过去,在叶修身旁的空位坐下,也跟着看了起来。

  “你们家那群小孩成长了不少。”画面上以木恩的一个走位为起手,让独活和飞刀剑接下来的攻击顺利切断了寒烟柔与兴欣其它人的联系,接着便是微草众人的一阵痛打,“这个高英杰越来越能担起核心的任务了。”

  “他们会更好的。”王杰希微笑道。

  微草新生代的配合正在成形。第九赛季转会微草的许斌是他们之中最不依赖王杰希的人,他已经能很好地作为高英杰的左臂右膀行动,其它人也在战术安排下努力适应着以高英杰为中心实施战术。

  将要成为主心骨的少年也明白自己的任务,他要求自己成长着,有些时候已经不需要王杰希提点,高英杰就能自己带动团队做出应变。

  这赛季中,微草的核心正在渐渐转移,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点。

  现在的微草,即使是王不留行被提前杀出场,也不会再因此动摇到团灭了。

  王杰希在微草的意义,逐渐从靠山转型成榜样。

  这时,电视画面给了并肩作战的王不留行和木恩一个特写,解说和嘉宾也正好谈到微草这赛季以来的转变,高英杰的表现先是被点评了一番,而后话锋却是一转,落到了王杰希职业寿命的问题上。

  联盟里,第三赛季的选手们都退役得差不多了,和王杰希同为现役大神的杨聪也已经退下了核心地位,肩上少了担子的他展露了真正的刺客本色,为战队贡献自己最后的光热。

  是不是哪一天,王杰希那曾经震惊荣耀的魔术师打法也会重见天日呢?

  或许吧。

  只是他们都清楚,魔术师再度驰骋于赛场上的那刻,也会是王杰希职业生涯倒数的开始。

 

  “呵呵,老王你寂寞了?”叶修冷不丁冒出的一句打断了王杰希发散的思绪,他还没意识到叶修说了些什么,就感觉到有只手摸上了他的腰,冰凉冰凉的,让王杰希下意识缩了下,对方更加得寸进尺地摸了进来。

  “……你说谁寂寞。”王杰希往后退了点,想躲开叶修的爪子,可沙发上就这么点空间,饶是他再灵活也闪不到哪儿去。

  “你啊。”叶修坏笑着凑上来,把人卡进了角落里,调侃道:“是不是有种孩子长大要飞了的感觉?”

  “……”

  王杰希被他的两只手困住,动弹不得,只能用眼神表达他的嫌弃,只是这点眼刀怎么可能穿得过联盟第一没下限的脸皮?叶修接着就吻了上来,细细碎碎,从额头到眼睛、从眼睛到鼻梁,最后落在了嘴唇上,那条和她手指同样灵巧的舌头来回舔舐着,像是在品尝某种特别的糖。

  王杰希没有推拒。

  叶修在转移他的注意力,他知道。

  就像当初赵杨退役时一干职业选手都跑去方锐的微博闹腾一样,退役这一词对他们来说太过残忍,就像是让人一点一点倒数着自己的死亡一般,是个人都不会想正眼直视它。哪怕王杰希能无比理智地为微草铺好接下来的路,但这不代表他不会觉得难受。

  叶修在他稍稍恍神的期间已经将攻势转移到了脖颈,牙齿轻轻啃咬着喉结,麻痒的感觉让王杰希的眼微微瞇起,喉头溢出了细小的呻吟。

  下一个被攻陷的是锁骨,同时叶修也解开了他衬衫上所有的扣子,布料被左右拉开,王杰希的身子一下子暴露在了冰凉的空气中、也暴露在了叶修的眼皮下。

  即使是被暖气强力扫荡过,室内的空气仍是冷得让王杰希一颤,他伸出双手勾住叶修的背脊向下压,好让那股热源能更加贴近自己的身体。

  叶修给他这举动逗乐了。他把头靠到王杰希颈窝边,用牙齿调戏那敏感的耳朵,王杰希反射性想闪躲,却是被人给提前封去了退路,他听见叶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比平时低了几度,显得特别搧情。

  “去洗澡?”叶修问着,手上倒是俐索地攻略了王杰希裤头的扣子和拉炼。

  “……不了,这样就行。”王杰希咬着牙,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出现颤抖。他能感觉到有只手顺着背脊摸进了底裤里头,平日里按在键盘上操纵角色大杀四方的手指眼下就在他臀缝四周游走,不疾不徐,像是久未归家的帝王巡视着他的领土。

  算算时间,王杰希模糊地想,他们似乎是有近三年没这般亲密地接触过了。

  自“叶秋”退役那时起,他就没再私下见过叶修,叶修也没主动联系过他。

  对于叶秋不声不响的退役,王杰希表面上波澜不兴,却是没人看得见他心底翻涌的各种暗流。叶秋的状态还远不到退役的时候,为什么会如此突然的离开?职业群上也都被这颗炸弹炸翻了天,没有人知道叶秋的去向,连向来和他最为要好地苏沐橙也不知情。

  当时王杰希看着QQ上灰色的枫叶头像沉默了很久,直到那一刻他才察觉,原来他和叶修私下的交流是那样少,少得他开了消息窗,却不知道该给人发什么问句过去。

  交往不是只有整天黏糊糊腻歪歪一种方式,同为理智的成年人、同为一队之长,爱情不会在他们生命中占上太大的比例,于是他们都给留了彼此很大的私人空间,而他们也很满意这样的关系,至少王杰希是那样认为的。

  所以当他发现这曾经让他感到舒适的私人空间竟是成了两人间的距离时,王杰希心中出现了一块疙瘩。

  他自己也搞不清那是什么,微草的队长大人还是训练照做比赛照打,只在有些不能眠的夜晚,他才会在想起叶修时把这份心绪拿出来品味。

  直到在网游中再遇君莫笑,知道了叶修还会回来,王杰希心中那块说不清道不明的疙瘩才总算是被他放下。

  而现在……

  “……叶修、哈啊……”王杰希唤了那个压在他身上的男人,他的性器被娴熟地套弄着,高涨的情绪压过理智,让他情不自禁地开了口,伴着无法止住的喘息。

  “嗯?”叶修口齿不清地应了他,因为他嘴里还含着自己的手指,口涎随着他修长的手指滑下,落在了王杰希发胀的小腹上──王杰希自然不会在家里随处都摆上一罐润滑液,叶修只能先用这种方式应应急。

  “明天……嗯、有空不……?”

  “有啊,明天休息日呢。”抽出沾满唾液的手指,叶修笑了,他没有急着去开拓那久违的后穴,而是先俯身亲吻王杰希的嘴角:“怎么了?突然问这个。”

  “陪我去看房……”叶修吻他时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这才让王杰希接下来的话不至于太过破碎。

  “你当真要换住处了?”

  “嗯……是新屋……地段好……格局不错……”王杰希说着,叶修却不断亲吻他,让他只能从喘息的空档中断断续续地吐出句子:“还有电梯。”

  “呵呵,有电梯好啊。”叶修揉了揉王杰希的头发,让他舒服地瞇起了眼睛,“你老爱住高的地方,这要没电梯,以后你媳妇儿肯定念死你。”

  气氛一瞬间僵住了。

  王杰希瞪大了眼,不敢置信地问道:“你说什么?”

  “呃……有电梯好?”或许是王杰希的声音太冷,叶修回得有些迟疑。

  “下一句。”

  “你媳妇儿肯定念死你?”

  媳妇儿。

  这词如同在王杰希脑海里炸响了一声闷雷,原本缠绵的情愫荡然无存,身体还是烫的,他的心却渐渐冷了下来。

  为什么叶修会提到媳妇儿?

  是他不打算和自己继续交往下去了,亦或是……

  “……叶修,你当我是什么?”王杰希艰难地问出来,连他都没察觉自己声音中的干哑。

  看叶修的表情,他显然很错愕为什么王杰希会提出这种问题,两人相对无语了好一阵,叶修才在王杰希的视线下沉声开口:“炮友。”

  ……

  炮友。

  …………呵,炮友。

  他以为叶修要他,不只是身体,还有心理层面的。

  他以为他们之间鲜少谈情,是因为那都是不言而喻的东西,不需要多说。

  他以为,一直以来他都以为,保持距离,不过度干涉,但是在能够相伴的夜晚,他们会感受彼此的体温相拥入眠,是他们独有相处的方式。

  然而这世上所有的美事,只要加上个“我以为”做前缀,通通会一秒便成悲剧。

  敢情我以为我们是在交往,全都是我特么的一厢情愿。

  王杰希想,他应该是怒极反笑了:“你会和炮友一块讨论将来要住哪样的屋子?”

  不等叶修回答,他也不想再听任何回答,王杰希使劲把叶修从身上掀了下去,叶修没料到他会动手,毫无防备地就从沙发摔到了地上,发出一声痛呼。

  王杰希不理他,他下了沙发后就往外走,脚有点软、不管,衣衫不整、不管,他只想尽快离开这里,好让自己冷静一下。

  “老王等等──”叶修的声音从客厅追出来,王杰希不管,毅然决然开了大门,B市夜晚的冷风灌了进来,吹得他裸露的肌肤阵阵发疼。

  王杰希深吸口气,准备往外跨出脚步──

  “王杰希你站住!!”

  他顿了一秒,就一秒,门在他眼前重重地被摔上,顺着那只从他身后伸来抵在门上的手往后望去,王杰希看见了叶修的眼睛。

  叶修一手抵住了门,另一手按在了他的肩上,力道极大,不容置疑。


  “老王,我们得谈谈。”


评论(27)
热度(111)
© 百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