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末君,也可以叫我西苑
灣家妹紙,全職同人文使用簡體
全職掉坑中,爬不出来也不想爬出来
CP無節操雜食黨,除了葉藍什麼都能吃
目前主推周傘、韓葉、王杰希我男神,求同好

【叶王】一厢情愿(下)

抱歉說好的上週末發沒趕上T T

這章怎麼都寫不順,前前後後刪了兩千多字啊(哭

總之,OOC到不可理喻,姑娘們做好心理準備了就來吧!


─────一廂情願也要喊聲葉王大法好─────


  说起叶修和王杰希当初是怎么搞在一起的,其实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过程。

  那还是第三赛季的时候,第一届的全明星周末甫结束,叶修照惯例避开所有媒体提前回到酒店下榻处,窝在房里又打了会荣耀,直到时针指向半夜十二点,他才收拾收拾去洗了个澡打算就寝。

  只是当他从浴室出来时,房里却多了个先前没有的东西。

  先前才在比赛场上被他虐得头破血流的新人魔术师坐在床沿,一双大小不一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叶修只围了条浴巾的身体看。

  “王大眼,你走错房间了。”叶修走到床边翻找自己的衣服,淡定。

  “没有走错,我是来找你的。”

  “怎么。”叶修笑:“大半夜跑进别人房间,你是来约炮的?”

  “是啊。”顶着叶修错愕的目光,王杰希解起了扣子。

  接着他们就滚上了床。

  隔天早上王杰希醒来后一句话也没说,人只是按着腰踩着不稳的脚步打理好了自己,一声不吭离开了,别说道别、连个出门前的回头一望都没有。

  叶修躺在床上给自己点起了根烟。

  王杰希的沉默究竟是太过介意、又或者只是不把这荒唐的一夜当事儿,叶修无从知晓。他只记得,当时王杰希的眼睛很亮,动作很流畅,若不是他从对方身上闻到了淡淡的酒气,他可能真会感叹一下自己到底是多大魅力,竟然能让堂堂新人王都把自己送上门来了。

  烟烧完了,事情也在叶修脑子里过完了一遍,接着便被归档收纳,放进了记忆中占点位置却不太重要的一角。

  不过就是一夜激情。

  叶修不觉得这是该放在心上的事,毕竟就是两个气血方刚年轻人的一时兴起,在这开放的年代,欢爱过后便走上陌路的人们只多不少。夜晚过去,隔天醒来叶修还是一肩挑起嘉世的队长,王杰希还是微草期待的明日之星,他们可以是场上的敌手、可以是联盟里的前后辈,对战、切磋、交换点场上的心得,除此之外不会再多。

  但这终究只是叶修自己的想法。

  等他察觉王杰希其实没那么释然时,已经是比赛完后给人堵在逃生道里的事了。

  那时的王杰希还不是历练多年的微草队长,面对刚把微草送出季后赛的嘉世、面对刚把王不留行杀出战场的叶修,他脸上还带着些没藏好的不甘心。

  “王大眼,你走错路了,选手休息室在另个方向。”叶修迎了上去,说。

  “没有走错,我是来找你的。”王杰希瞪着他。

  叶修愣了下,这话他听着有些耳熟……卧槽!是半年前他上了人之前人才讲过的话啊!

  再瞧瞧王杰希这气势,不是吧,看上去就像是要和他算总帐了来着。

  叶修有些心虚了。

  他不是没注意到,今天王杰希在场下时不时就会瞄他两眼,场上遇到他也是发起狠来往死里打,他还想这王大眼今天是闹哪样呢?怎么老处处针对他。结果现在一看,他可被针对得完全不冤枉啊!

  王杰希这是回去想半年后感觉自己吃亏了,打算要来和他讨点事后赔偿吗?

  这可能性叶修想完自己都觉得好笑了,他和王杰希私下是不说太熟,但就这人平常表现出的气度,叶修真不认为小魔术师会干出这事。

  想不明白,叶修干脆就直问了:“那你是来做什么的?”

  “下一次,会赢的是微草。”王杰希看着他,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和叶修那乱七八糟的猜测八竿子打不着,王杰希特地跑来堵他这一下,竟只是为了说出这句话,那双眼睛里纯粹的战意让叶修好生感慨。

  于是他也收起了玩闹的心态,特别认真地回应道:“如果你能融入微草的团队的话,或许可能吧。”

  王杰希神色一凛。

  他和微草的磨合问题并不新鲜,伴随着魔术师的强力被人沸沸扬扬地讨论了整个赛季。然而比起王杰希融入不了微草,更多人说的却是微草跟不上王杰希的步伐。

  事实上在季后赛两场对嘉世的比赛上,王杰希作为擂台赛先峰总是能挑下一个半的对手,这样的开局不可谓不好,可一旦场面转到了团队赛上,他却成了团队的毒瘤,成了对手用来撕裂微草的缺口。

  然而眼下王杰希说的不是他会赢,而是微草会赢。

  在外头那群好事者仍在讨论微草该怎么配合魔术师时,当事人早已做出了抉择,那是条对他自己而言绝不舒坦的道路,然而一旦成功,便会是他与微草共同的荣耀。

  叶修有预感,不久后,将是又一位荣耀大神的诞生。

  王杰希没有开口对他的话作出响应,因为没有必要,能传达这份回答并不是言语。

  叶修越过王杰希离去,只在擦身时留下一句:

  “我们之后场上见。”

 

  那之后,这段小插曲就暂时被叶修忘到了一旁,他只是专心和队友们准备应战接下来的比赛。不久,第三赛季落幕,嘉世夺下三连冠,书写传奇。

  再后来,第四赛季开幕,嘉世声势如日中天,稳稳居于常规赛中的领跑排位。反观传统强队微草,上半赛季得到的积分惨不忍睹,有点荣耀水平的人都能看出,微草的核心选手王杰希正在经历转型阵痛,微草本身也在努力针对他的改变做出配合。

  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职业可以换、风格上的转型却从来都是最难的。所有人都在看着,看微草和王杰希的放手一搏究竟会不会成功。

  然而微草的战绩一直到上半赛季结束都不太理想,有些人指出王杰希和微草这组合估计是要破局了。当时正逢冬季转会窗,网上一堆人便开始给魔术师想接下来的去处,霸图、百花、皇风都有人说,只是呼声最高的自然还是嘉世。

  不过那就只是一群外行起得哄,真正懂门道的都看得出来,微草的战绩不佳?是。王杰希的风格转型失败了?错,错得可离谱了。王杰希和微草经过半个赛季的磨合后,已经彻底进入状态了。战绩不佳?那也差不多该到头了,下半赛季的微草将强得让众多人感到棘手。

  果不其然,在经过全明星一周休赛的休整后,微草坐镇主场以9比1大比分击败了前来挑战的战队。这之后势如破竹地,王杰希和他的王不留行扛着微草、不可阻挡地连胜了下去。

  直到胜过八轮后,这回微草主场迎来了嘉世。

  王者,嘉世!

  面对来势汹汹的新生微草,嘉世会如何应对呢?

  叶修的回答只有一个字:战!

  他是那样的平静,平静得就像微草不曾变过样子、就像魔术师不曾经历过转型。哪怕是在赛季初、微草最低迷的风口浪尖,叶修都不曾质疑过王杰希能融合进微草的可能性。放眼整个联盟,他或许就是唯二这么相信的人,另一位,那自然是王杰希自己。

  擂台赛上,面对同为守擂大将的王杰希,叶修在频道里敲上了句:“做得不错。”

  王杰希没有回话,他用行动说话!

  两人开战,战得快、战得狠!

  高速碰撞的技能让人眼花撩乱,两人血线下滑的那一个叫飞快。最终,一叶之秋以先前累计下来的血量优势取得擂台赛的胜利,然而以整场比赛看来,嘉世却是以4比6惜败微草。

  全荣耀哗然。先前看衰微草和王杰希的人此刻都不知消失到哪去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微草粉的彻底沸腾。

  不过那都是场外的事了,下了赛场的选手就是出席下记者会,接着就回宿舍回旅馆洗洗睡了,那些舆论他们得要明早起床后才会接触到。

  从不参加记者会的叶修与此更是无关了,比赛才刚结束没多久,观众起身后那椅子都还没散热呢,一条人影就暗搓搓地从逃生道摸出去了。

  只是他才拐了两个弯,某个拦路人又来了。

  有了前两次的经验后,叶修就没再拐弯抹角了,毕竟扭捏那也不是他的风格,人单刀直入地就说:“你这回又是特地来找我的?”

  “确实是。”被挑明了,王杰希倒也回得直接。

  “哥怎么就不知道我这么大魅力呢?竟然三番两次被人堵门了。”

  “……”王杰希无言。

  叶修继续说:“好了,王大眼你找我到底什么事?不是又要来个胜利宣言吧?你们可已经赢了。”

  “不是,我是有话要和你说……”王杰希无力了,那时他才二十岁,联盟混迹不到两年,对叶修垃圾话抵抗力的等级这还低着呢。

  “你说吧!我听着。”叶修大度。

  “微草赢了。”王杰希开口,先是兑现他现前发下的誓言。

  “确实赢了,赢得还挺漂亮。”叶修也不吝惜他的夸奖。

  “我……”王杰希思索了下措辞,问道:“你等会儿来不来我家?”

  “等会儿?你不是还有记者会吗,王大眼。”叶修说。

  “是有。”王杰希皱眉。

  “行了,”叶修敲出根烟叼到嘴上,“你给我说个地点吧,我到那等着去。”

  王杰希一愣,而后微笑:

  “好,等我。”

 

  莫约两小时后,叶修站在王杰希那栋楼下,思考着让人放弃爬楼转战酒店的可能性。直到那边王杰希都已经往上爬了小半层楼,他才磨磨蹭蹭地跟着上去。

  叶修估计自己就是那时和楼梯结上的仇。

  进屋不久他就在客厅发现了目标沙发,也不管什么主客礼仪了,直奔过去就趴倒在上头动也不动了。

  “……你也太弱。”王杰希一进客厅,就看见一个大型障碍物盘据在他家沙发上,一点位置都不留。

  “我打荣耀强就好了,反正又没哪家俱乐部或是体育馆需要爬八楼的。”叶修翻了个身,改以仰躺的姿势笑看王杰希走来想落坐、却又寻不到一点空间的困扰表情。

  王杰希看上去是放弃和他争论了,想转身去坐另一边的单人主座,叶修却在这时伸手一拉,让人整个重心不稳跌到他身上。

  勾住王杰希的脖子,让反射性想起身的他又跌回来第二次,叶修顶着王杰希剐他的视线坏笑道:“你不是有话要和我说吗?我等着听呢。”

  “你这是让人好好说话的意思?”

  “怎么不是了,这样你说什么我肯定都听得到啊!”叶修无耻地又把王杰希给拽近了点。

  王杰希给他搞得都没脾气了,索性放弃治疗地往叶修身上一压,人给他压出了声哀嚎:“杰希同志,偷袭可耻啊!”

  王杰希才不理他:“今晚留下来不?”

  叶修乐了:“哦?魔术师大大这是要留我下来吃宵夜打网游吗?自然好啊。”

  “……你能不能正经些。”

  “我一直都挺正经的。”修长的手指穿过王杰希的发,叶修抚弄着那颗柔软的毛茸茸脑袋,笑道:“在想不正经事的人是你吧。”

  “你想做吗?”

  面对叶修的问句,王杰希用毫不避讳的目光迎了上来:“嗯。”

  此时王杰希已经不是之前赖趴着的样子,他撑起身来跨坐在叶修身上,倾身吻在叶修的唇上,同时手也扯起了叶修的裤腰带。

  “这么性急。”叶修轻笑,按着王杰希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他的手也从微草的绿色队服底下伸了进去,手指带着劲道搓揉他挺立的乳尖,让王杰希抑不住的从他们交合的唇瓣间泄了出来。

  “王大眼,你就这么喜欢我?”叶修松开了手上的箝制,他一边舔去从王杰希嘴角牵出的银丝,一边顺着他柔软的腰侧摸下。

  “……嗯。”是王杰希夹着喘息的回答。

  即使是早有这种猜想,叶修仍发觉他的心脏在从王杰希的呻吟中分辨出那声肯定的答复时不受控制地跳快了一拍。

  王杰希喜欢他。

  他何尝不是。

  要不是对这个小魔术师存有好感,他那时又怎么会一时脑热就上了人的床?叶修知道自己是个随性的人,但他随性的有原则、有底线。若说王杰希将那晚当成人生的一个失误,那么叶修自然会封存这段记忆,再不提起。但若王杰希也有那个意思,那他当然不排斥发展成更进一步的关系,毕竟Boss都自己送上门来了,要再不出手也未免太过矫情。

  叶修想着,一面已经特有行动力地将手探向了人的底裤里头,爱抚着那处细嫩的皮肤。

  只是这时王杰希冷不丁又说了句:“和你上床,感觉还挺好。”

  叶修一僵,这句话出现在哪时他都能坦率的当成是称赞,可这当口、在这王杰希刚承认喜欢他的当口一补上,可不是成了“我喜欢你,因为我想和你做爱”吗?

  敢情先前都是叶修一厢情愿的妄想,王杰希根本没想过要和他谈什么黏糊糊的恋爱,人只是找炮友来了。

  他没料到王杰希这样一个人竟然会找炮友……说到底,他本就没有真正深入了解过王杰希,会出这种闹剧也是他的错。在赛场上习惯了自己判断自己决断、并且罕少大出差错后,他便天真地以为情场上也能如此。

  到底还是他自大了。

  叶修一个恍神,手指就这么捅进了那个既没润滑也没扩张的小穴,王杰希的表情一阵扭去,身子失去力气支撑,直接就软倒在了叶修身上,惊得叶修一回神,反射性地把给手指抽出来,这二度伤害让王杰希的眼角都给疼出了泪花,只是他咬着唇,愣是一声都没吭。

  王杰希没喊出疼来,叶修倒是先心疼上了。

  他想,行吧!自己这回算是真栽了, 王杰希想和他上床就上,两个爷们滚床单又不会没事少块肉或多个娃,更何况谁让这人自己是真喜欢来着。

  只要别陷太深就好了。叶修想。

  那之后叶修就过起了他的“炮友”生活。平时他们交集甚少,办公不办私,只在他们同城打比赛时,王杰希兴致来了,叶修就去和他一块过个夜。每回隔天早上叶修都是大清早起,赶在被人发现前回到嘉世的队伍中,船过水无痕。

 

  就这样,这段不正常的关系持续了七年,两个一厢情愿的家伙却没人发现不对……

 

  * * * * * * *

 

  时间回到现在。

  愤而出走未遂的王杰希给叶修好说歹说哄了回来--王杰希表示是因为外头太冷了,他出不去──人现在在沙发上坐着,被叶修搬来被子捆成了团,手里还捧着一杯冒烟的热茶。

  叶修就坐在他旁边,开始说,滔滔不绝地说,从他们认识那时起说──他觉得,他们俩都因为各种巧合而误会了太多东西,偏偏两人都自以为了解对方了解一切,要不是今天闹了这出,估计这些事一辈子都不会被他们搬出来对质。

  起先王杰希就是听着,在叶修讲了一段后他也开始会打断、会补充一些由王杰希主视角看出去的景象。

  叶修说了他们得谈谈。

  字面上的,谈谈。

  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下来,过去很多不能理解的、可笑的地方都有了解释,叶修和王杰希的表情越来越明朗。这次,他们是真在彼此眼里看见了相同的东西,而不是看似相交却错位的歪斜线。

  在说到炮友这档事时,王杰希的表情看上去就像是想冲上去糊叶修一脸扫把。

  “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微草的队长大人一字一句说得咬牙切齿。

  “这可不能怪我!那时我才认识你多久呢!”叶修赶紧讨饶。

  “那你现在认识我多久了?你难道一点都没改观?”王杰希气问。

  “改观是有,但这第一印象可没那么容易转过来啊。”叶修说着,反倒是委屈上了:“大眼你不也是,一次也没真说过喜欢我啊,你要说过一次,我还至于误会成这样吗?”

  王杰希汗,这还成他的错了?

  “你不也一次都没说过?”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可是身体力行了!”

  王杰希一脸狐疑地盯着叶修,那眼神很明显是在说:“你力行在哪了你倒是说来让我瞧瞧啊。”

  就见叶修指着大门的方向,特别理直气壮地说:“你也不想想你家是住几层,爬了这种高度上来后还搞得动你,我这绝壁是真爱啊!”

  “……”

  王杰希败了,他觉得认真和叶修吵这事的自己真心是个傻逼。

  叶修也没追着说,他停下来喝了口水给自己润润喉,看那边王杰希貌似把事情消化完了后才开口:“老王,我有个提案,要听么?”

  “你说说。”

  “咱俩这关系基本就是从一堆错误中开始的,不如就在今天把它结束了吧。”叶修说着,声音平淡。

  “嗯,我同意。”王杰希转着手里的马克杯,淡然道。

  “那接下来,我们重新开始吧。”

  “好啊。”

  “这回可要把话都说清楚了啊,哥心脏不好,这种蛋疼的误会要是在多来点那可是会折寿的。”

  “别光说我,你自己也是。”

  叶修和王杰希相视一眼,同时笑了。

  把茶杯放回矮几上,王杰希裹着被子朝叶修倒去,不意外地被人抱了个满怀。

  叶修一边伸手拨弄着他的头发,一边说:“大眼啊,事不宜迟,快说句‘最喜欢叶修了’来听听。”

  王杰希无言:“你是从哪里学到这种句式的……”

  “沐橙看的连续剧。”叶修坦言。

  “……”

  等了一会没听到王杰希的声音,叶修问道:“怎么了?不说吗?”

  “太耻了,说不出口。”王杰希直接点明,要叶修断了这个念头。

  “你这样不行啊老王,连这点下限都没有,你们微草的通病就是脸皮太薄了!”叶修讲着,竟然转火到了微草上。

  “那就请脸皮太厚的兴欣给我示范一下你所谓的‘这点下限’吧。”一秒进入队长模式,王杰希冷笑。

  “行啊。”叶修略弯下腰,一个吻落在了王杰希柔软的发丝上。

 

  “我最喜欢你了,王杰希。”

 

 

-那之后-

 

  王杰希想看的那栋房最后没买成,理由是叶修嫌弃他们的阳台不是开放式的。

  “阳台肯定要开放式的,你又不准我在室内抽烟。”叶修说。

  “你就不能戒了吗?”王杰希无奈,虽然他也知道要这人戒烟很难,不过他是真心想和叶修过长远的一辈子。

  “嗯,挺难的。没人盯着,每次一回神我总又抽上了,看来还是得等和你一块住啊……”叶修沉吟,而后一拍掌:“杰希大大速度,我们看下一间房。”

  王杰希早早就点开了房仲网。

 

 

-再之后-

 

  王杰希退役后就和叶修搬到了一块,这在联盟里倒不是什么大秘密了。

  两个大神平时闲着没事就开小号上网游去溜达,要是偶然撞上了野图Boss的刷新,那就会演变成一场腥风血雨……

  两个背靠着背的人正在游戏里捉对厮杀,叶修帮着兴欣、王杰希护着中草堂,战斗法师和魔道学者打得火热朝天。

  这时,叶修的屏幕上突然刷出了条消息,他反射性看了眼,接着愣了一秒,再接着他的战斗法师就给人做掉了。

  做掉他的人发的那条消息还静静地躺在那儿呢

  ──最喜欢叶修了。

 

  叶修:“王大眼你不厚道啊!”

  王杰希:“呵呵。”

 

 

《END》


评论(8)
热度(150)
© 百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