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末君,也可以叫我西苑
灣家妹紙,全職同人文使用簡體
全職掉坑中,爬不出来也不想爬出来
CP無節操雜食黨,除了葉藍什麼都能吃
目前主推周傘、韓葉、王杰希我男神,求同好

【周伞】歪斜24

24

 

  太阳向上爬升,城市由沉眠中苏醒,人们再度投入一天的日常中。

  然而顶楼上的两人却是对此无知无觉,就像隔绝在了一切之外。

  拥抱着。

  亲吻着。

  苏沐秋的手指插进了周泽楷的头发里、另一手按在他的后颈上,周泽楷紧紧圈住苏沐秋的腰,恨不得能将他完全纳进自己怀中。

  唇齿交缠,除了偶尔喘息的空档,谁也不愿拉开与对方的距离,即使肺部因缺氧而感到疼痛也好、全身的骨头和肌肉都在叫嚣也好,只有这点说什么也不能让。

  已经记不清前因了,也不想去管后果,此刻他们脑海中只有着极其单纯的想法──哪怕是一点也好,都想占有眼前这个人更多一些。

  周泽楷不记得过去了多久,他感觉抱着苏沐秋的每一秒都是那么的快乐而短暂,可以的话他希望能将这份美好延续到永远,然而他终归还是得回到现实来。

  苏沐秋勾着他的手渐渐失了力道,怀中搂着的身子也开始有了向下滑落的趋势,周泽楷才赶紧松开口,抱着腿软的苏沐秋坐下来。

  坐在周泽楷的腿上,两人平时的身高差对调了过来,苏沐秋有些新鲜地自上而下看着周泽楷的脸,接着探出粉色的舌尖,舔去了从他唇边一路延伸到周泽楷嘴角的液体,末了还在他脸上用力地亲了口,发出响亮的“啵”一声。

  周泽楷的脸瞬间就给闹红了──或说是比原先的更红了──看得苏沐秋是一阵好笑:“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了,你还害臊个什么劲呢。”

  周泽楷摇摇头,没说话,只是将脑袋埋进苏沐秋颈间,汲取着他的味道。

  高昂的情绪退下,取而代之是如潮水般涌上来的彷徨,周泽楷觉得自己游走在现实与虚幻的想象间,哪怕苏沐秋的温度是如此真实,他却还是有种随时都会梦醒的恐惧。

  他需要时间。

  只有时间的流逝才能让他真正产生和苏沐秋在一起了的实感。

  苏沐秋反抱住他,闭上眼睛,用下巴轻蹭着他的头发。他能感受到周泽楷的迷惘,其实他自己心里也说不上踏实,不说将来得面对的那未知的十年,就说他们现在这种相当于开荒的关系,要人不感到忐忑也是难的。

  两人沉默着,依偎着,一面感受着对方的温暖,一面调适着自己的状态。

  直到苏沐秋的肚子叫了声。

  “……”

  “…………”

  两人抬起头来,你看我我看你,接着,周泽楷的肚子也不堪寂寞地一块叫了。

  “…………………………”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于羞得把整张脸埋进他胸前不给看的周泽楷,苏沐秋笑了,笑得特别欢、特别不客气。

  方才他心里还挂着的那点小疙小瘩全消了个散。没实感?这世上还有能比饿肚子更让人有实感的事吗?肚子填饱了,再不踏实的事他都有自信能给它踏到实去。更何况,这回他可不是一个人了呢。

  “真是、哈哈,都这个时间了啊。”想开了,苏沐秋感觉特别舒畅,他看了眼天上太阳的高度,低下头来在周泽楷的脑袋上亲了口,笑道:“小周,我饿了,我们回去吃早饭吧。”

  还是没好意思抬起头来和苏沐秋对视,周泽楷就着埋胸的姿势点了点头,他略长的头发隔着薄衫挠得苏沐秋有点痒。

  嘴上说着走,苏沐秋人倒是也没赶着爬起来,反而是趁周泽楷目前反击不能的眼下又香了他好几口,算回敬了某人刚才吻得他打软腿的战绩。

  只是都被人这样撩了,要再没反应,这周泽楷估计得是根木头。苏沐秋才亲了几下,他的视角就被人翻过去了,看见的先是蓝天白云,接着就是周泽楷不断放大的俊脸。

  他压在苏沐秋身上到处嗅嗅亲亲,不带什么侵略性,倒像是只大型犬科动物,一边撒娇同时标记自己的地盘。苏沐秋被他哈得痒,反射性扭着想挣开,周泽楷不依,想把他抱得更紧更贴,两人就在地上滚来滚去,沾得满身是灰,再加上他俩先前吻的是那样激烈,红肿的嘴唇加上凌乱的头发,看上去真是不能更狼狈。

  可他们开心。

  是发自心底地感到快乐。

  这样闹腾了有一下,最后两人就这么相拥着躺在地上,既不在意脏、也不觉得冷,苏沐秋在笑,周泽楷同是,笑得温柔、笑得醉心。

  “不行了,这回我是真饿了。”苏沐秋率先举旗投降。

  “嗯,饿了。”周泽楷用鼻尖拱拱苏沐秋的脸颊,换来对方蜻蜓点水的一个吻。

  他站起身来,反手拉了苏沐秋一把,把两人身上的灰随意撢了撢,朝苏沐秋问道:“吃饭?”

  “走,吃饭!”苏沐秋笑。

  可在他俩下楼前,苏沐秋像是猛地想到了什么,拉住前头周泽楷的袖子,说:“等等,在这之前,小周你手机再借我看下。”

  “?”周泽楷不明所以,但还是掏出机子递了过去。

  苏沐秋一按下电源键,眉头就跟着皱了起来:“小周,你这手机的时间是不是不会走了?”

  周泽楷凑过去看,二零三二年八月十二日,十三点十四分,和先前一样完全没变动过的数字。他想了想,点头说道:“不会走,不秏电。”

  “看着怪毛的。”苏沐秋又等了会儿,确定时间真的不会动后,便指着上头的时间问道:“你、呃……穿越的点就是这个时间吗?我是指十年后。”

  周泽楷回忆了下,点头。

  “可我捡你回家是六月的事了。”

  “有偏差。”

  “对,不知道是不是出了问题,不过你来到这个时代的时间出现了偏差。”苏沐秋把手机塞回周泽楷的裤子口袋里,同时说:“我在想,是不是在补正这两个月的偏差后你就会回去了?在八月十二的十三点十四分。”

  “……有可能。”周泽楷沉声。

  苏沐秋走上前,伸手环住他的颈,唇贴上唇,一个绵长而温暖的吻。末了,他捧着周泽楷的脸,直视那双温和的黑眼睛,笑道:“太好了,这样看来,我们还有时间。”

  比起去计算你会离开我多久,我更想珍惜你仍在我眼前的这段日子。

  我们,还有时间。

  周泽楷让他的额头碰上苏沐秋的,算是对这番话无声的赞同。

  他们牵起彼此的手,穿过生锈的铁门,走下阴暗的楼梯,最后回到苏家的小套间门前。苏沐秋正打算要掏钥匙,就被唰地一声拉开门的苏妹子给吓了个正着。

  苏沐橙一开门就发现要找的两人站在门外,显然也是愣了好大一下,接着她发现这两位身上还各种凌乱狼狈,当即错愕地问:“你们去哪了?”

  “我们去办了点事情。”苏沐秋淡定。

  “办事?”苏沐橙又迟疑地看了两眼,目光扫过她哥红肿的嘴唇又落到他俩交握的手上,她的表情突然就高深莫测了起来:“哦──办得如何?”

  “非常好。”苏沐秋笑得灿烂。

  “那真是太好了呀!”苏沐橙笑得更加灿烂,让出路来让他们进去,同时问:“你们要不要先洗个澡?”

  “不,还是先吃点东西吧,我可饿坏了。”苏沐秋暂时放开了周泽楷的手,和苏沐橙一块往里走。

  “咦?周哥哥让你那么累吗?”苏沐橙说着,还有意无意地瞟了周泽楷一下。

  “是啊!小周可折腾人了,没想到他的秘密那么大,我一时还承受不太住呢。”

  “哥哥你……没事哒!现在先缓缓,之后肯定就会习惯了!”

  “……”

  周泽楷站在门口望着兄妹俩走进厨房的背影,还有某未来联盟女神掉了一地的节操,决定默默把上述对话从记忆中删除掉。

  “小周?怎么不进来?”

  察觉周泽楷没跟上,苏沐秋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向他喊道。

  周泽楷赶忙走上前去,伸手接过了苏沐秋递给他的热豆浆,同时也握紧了苏沐秋略显冰凉的那只手。

  在仅剩的时间里,我想更多的和你在一起。

 

  * * * * * * *

 

  在仅剩的时间里,我想更多的和你在一起。

 

  早上周泽楷才这么想过了,可他现在却是一个人坐在他们的老位置上,操作着屏幕上的沐雨橙风,对着野图Boss一阵泄愤似的狂轰乱炸。

  苏沐秋不在这。

  他们刚进网吧没多久,屁股底下的坐垫都还没捂热呢,苏沐秋就给气冲云水一条消息叫走了,说是叶修拿之前剩下的材料弄出了个有意思的属性,让苏沐秋赶紧过去看看。

  苏沐秋说了句“我去去就回”接着就离开了,而后是一个小时过去、两个小时、三个小时,苏沐秋都没回来。周泽楷这边已经把基础训练都做完一轮了,还带着嘉王朝的小朋友下了几趟副本,跟着又去竞技场虐了几轮菜,还跑去地图中拖着小怪打着玩,整个人孤单寂寞冷。

  周泽楷也知道技术开发对战队而言有多重要,这事也不是分分钟内能成的,苏沐秋常常装备编辑器一开,就是旁若无人地一坐好几小时,这些周泽楷都知道,甚至,苏沐秋在搞装备时那副认真的样子他也是特别特别喜欢。

  可那毕竟是理性上的理解,和感性上的寂寞一点也不冲突。

  再说了,他可是今天才刚转职成“苏沐秋的男盆友”呢,结果任务都还没接到几个,发任务的NPC就找不着了,他那一个欲哭无泪啊!

  正巧这时有个50级野图刷新了,嘉王朝急着找他们家高手,偏偏眼下高手里有三个都挂在装备编辑器上头,周泽楷想了想,给比较有可能看到留言的气冲云水去了个消息,就开着沐雨橙风的号去和大部队会合了。

  用的是枪炮师而不是神枪手,周泽楷自然就没那么多要低调要隐藏身分的压力,他用着自己的风格,却同时模仿着苏沐秋的华丽,炮响连连,将杀戮演译成了盛宴。

  最后Boss倒下,归属不出意外地落在了嘉王朝手里──周泽楷发泄归发泄,却没忘了把尾刀守得严。

  他呼了口气,摘下耳机准备换回他秋木苏的号,却看见消息栏一闪一闪地,点开,发现是气冲云水传来的消息,然而内容却不是吴雪峰的语气。

  “小周帅呆了!”在这短短的一句话后头还跟着一排拇指的表情,周泽楷赶忙转了一圈视角,在某个较远的角落发现了气冲云水的角色,对方似乎察觉他看了过去,做了个抬手挥两下的操作,同时周泽楷又收到了个眨眼的表符。

  他心一暖,回了个腼腆的笑脸过去。

  气冲云水不动,没过多久角色就消失了。周泽楷知道那边是下线了,他们应该是又投入了银装的研究工作中,没那个心力再把角色带回安全的城镇区,于是直接选择了下线。

  他不知道苏沐秋是几时注意到他的讯息的,不过从他没参与进战斗中就可以知道不会太早,即使如此人还是特地跑来看了他……

  周泽楷看着屏幕上两条消息,露出了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幸福笑容。

 

  * * * * * * *

 

  当晚,周泽楷窝在地铺里,一双眼睛睁睁地盯着浴室的门板。

  他在心里数着时间。

  虽说不是霸图张新杰,可人做一件常做的事总会有个大概的时间,这一个月里,周泽楷无意间记下了苏沐秋洗澡的用时。

  差不多该出来了。他想。

  果不其然,浴室的门被打开,光线如潮水般漏了出来,让他已经习惯黑暗的眼睛有点不适应。不过苏沐秋很快便关了灯,他能听见黑暗中少年踩着放轻的脚步朝他走过来,期间他的视线一直落在苏沐秋身上,随着他移动。明目张胆,不需要做任何掩饰。

  因为这是他的苏沐秋。

  直到钻进被窝里,苏沐秋才察觉他的视线,接着少年一笑,整个人就往周泽楷怀里最暖的那块地方靠去,同时还说道:“小周别傻愣着呢,抱我啊。”

  哗啦一声,被周泽楷拉起的薄被把他俩铺天盖地的给掩了个结实,周泽楷双臂紧紧箍住苏沐秋,实践了他这小半个月来想做却一直没敢动手的事。

  曾经,他和苏沐秋之间隔着一道墙,由他的恐惧他的隐瞒筑起的墙,当时他害怕若墙毁坏了,接触到真实的苏沐秋便会离他远去。而如今,墙碎了,苏沐秋却还是好好地在这里,他可以用力地拥抱他,再无顾忌。

  他能感受到苏沐秋的手指在黑暗中摸索着他的轮廓,从耳朵到眼睛、鼻子、最后是嘴唇,而后顺势贴上来的温暖与今早相同,带着苏沐秋的吐息,与他自己的气味交缠、融合。可以的话,周泽楷希望这份味道他能品尝一生,或是更久。

  执子之手,与子共箸、与子同眠、与子偕老。

  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 * * * * * *

 

  “……他们俩不热吗。”

  隔天早上,叶修对着那团成一大团密不透风的被子表达了他的理解不能。

  “呵呵,你就让他们睡嘛。”苏沐橙把食指压在嘴上做了个安静的手势,接着就把叶修半推半拉地给塞进浴室里去了。

  清场完成。苏沐橙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评论(39)
热度(70)
© 百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