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末君,也可以叫我西苑
灣家妹紙,全職同人文使用簡體
全職掉坑中,爬不出来也不想爬出来
CP無節操雜食黨,除了葉藍什麼都能吃
目前主推周傘、韓葉、王杰希我男神,求同好

[百日葉王][DAY92]打開傳說的正確方式(下)

往這走

※學院PARO

※前半全員歡樂向

※滿滿的私設、滿滿的OOC、滿滿的粉深似黑

※大致上一到四期是教師、五期新進教師、六期研究生、七期以後的都是學生

※\葉修是榮耀學院裡傳說兼BUG一樣的男人/

※人在外頭沒WORD,就請你們先看一下繁體字吧

 

─────!!!百日葉王倒數九!!!─────


  「等等,我怎麼覺得這事聽起來怪耳熟的。」

  眾人轉頭一看,發話的方銳雙手抱胸,似乎很努力地在回想著。

  「唔、我好像也有點印象呢……啊!」輪回宿舍目前是研究生的江波濤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一拍掌:「是不是方銳老師做了牌子的那一次啊?就是小周你們還是學生的那個時候。」

  在他一旁的周澤楷也小小地「啊。」了聲。

  「……對!就是這個!我想起來了。」方銳恍然大悟。

  榮耀傳媒社顧問、和他是同期新進教師的李迅立即搭上了方銳的肩膀,無比誠懇地道:「方銳大大,求深八!」

  「八你個頭!」方銳一掌往李迅腦袋上巴下去,「你不是說上回都八到牙痛了嗎?還八!」

  身為榮耀好妹子、傳媒社好社員的戴妍琦立馬舉手:「方銳老師,我沒有牙痛,求深八!」

  方銳一看,不好,現在仇恨轉移,一群人的注意力都集火到他身上來了,他只能刮刮臉頰,硬著頭皮從遙遠的回憶裡努力挖出點料來。

  「我沒記錯的話,事情是這樣的……」

 

  * * * * * * *

 

  一切是這麼開始的。

  那時還是學生的方銳在陷阱機關工藝課上做了塊牌子。

  一塊寫著「整人大成功」的牌子。

  當時的方銳覺得這塊牌子做的真是太好、太有美感了,就這樣給老師打完分後報銷實在太可惜,既然都做出來了,他想好歹也用上那麼一回在銷毀吧。

  正好那時期中考週剛過不久,根據榮耀學院的「優良」傳統,這段時期對教師的任何惡作劇只要別太過火、多半都會被睜隻眼閉隻眼地放過。

  方銳腦筋轉得快,一下就有個點子在他腦中成型了。

  他直接找了當時同期生中關係不錯的吳羽策和周澤楷分享,正巧來找周澤楷的學弟江波濤也被一塊捎上了。

  「我打算在老師們抽屜裡塞張紙條,叫他們晚上去一趟情人樹下──情人樹傳說你們知道的吧?看他們在樹下大眼瞪小眼肯定很好玩。」趴在吳羽策的課桌上,方銳這樣笑道。

  「無聊。」課桌被人佔走一半的吳羽策直白地表達了嫌棄。

  「聽起來很有趣呢。不過只放紙條會不會太寒酸了些?」站在一旁的江波濤說。

  「也是啊,不過我手邊也沒信紙什麼的。」

  「方銳前輩用這個吧,是我先前在微草手藝坊那買來的。」從包裡掏出一包淡綠色散發著藥香的信封,江波濤笑著抽了兩個遞給方銳。

  「嘖嘖,看不出來,小周你學弟心也挺黑的啊。」

  「哪裡哪裡,方銳前輩過獎了。」

  周澤楷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無辜地眨了眨眼睛。

  方銳找出筆來,在第一封信上寫下「今晚六點,我在植物園的情人樹下等你。」的字樣,吳羽策支著腦袋看了眼,直接就道出:「猥瑣方,你的字好醜。」

  「你行你上──算了,不指望你。」方銳手上筆一轉,直接遞到了周澤楷眼前,「小周你來吧!你人長得帥,字肯定也好看。」

  「……呃。」周澤楷接過筆,猶豫了下,最後還是默默地照江波濤唸給他的、在第二封信寫上了:「請在晚上六點來植物園的情人樹下一趟,有重要的事和你說。」

  人帥不帥和字好不好看絕壁是沒半毛錢關係的,不過周澤楷的字確實漂亮又端正。他寫好後方銳把信折一折塞進信封裡,直接就給黏上了。

  「好!那就趁現在午休時間,教師辦公區走起!」

  「等等,不先寫上屬名嗎?」跟上方銳的腳步,江波濤一邊問道。

  「其實我還沒想好要塞給誰。」方銳坦承:「我打算去了教師辦公區再決定。」

  「這樣啊。」

  教師辦公區位在主教學樓的五樓,時值午休時間,教師們基本都去食堂了,整個區域空蕩蕩的……本應該是這樣。

  方銳他們輕手輕腳地開了門,確認裡頭都沒人後正準備要溜進去,突然有個聲音從背後傳來:「你們在做什麼?」

  嚇了一跳的幾人轉頭,才發現是也和他同期的宋曉,他手上抱著疊紙張,看上去就是要來交作業的。

  秉持著被看見了就要把人拉入夥的賊船精神,方銳直接把宋曉也一塊拉進辦公區裡,拜託了老師們眼中的乖學生周澤楷把風後,把事情簡單地和宋曉說了遍。

  「哦,那你們決定要整誰了沒?」宋曉非常進入狀況地問道。

  「這個……我想果然還是葉修老師吧。」方銳說。

  在座幾位無一不是被葉修狠虐過的,這個提案瞬間得到了一致贊同。

  於是第一封信就被塞進了葉修的抽屜裡。

  「那另一個是誰呢?」

  方銳想了想,和葉修比較有過節的果然還是:「韓文清老師吧?」

  「方銳前輩,你不是認真的吧?」讓韓文清和葉修在情人樹下碰頭,這是要let the war begin嗎?江波濤想想整個人都惡寒了。

  「那就換一個……張佳樂老師怎麼樣?」

  從剛剛開始一直沒發表意見的吳羽策皺眉了:「把張佳樂老師和情人樹湊到一塊,你不怕百花宿舍那群傢伙來找你拼命?」

  眾人沉默,想到那著名的「百花的悲劇」,張佳樂立馬被排出了候選名單之外。

  「不然……」宋曉偏頭,直接提了下一個人選:「放魏琛老師抽屜好了,應該會很有看頭。」

  「宋曉你……沒想到大心臟的心也挺髒的。」居然賣自己人賣得毫無負擔,方銳對此表示了尊敬,接著立即拍板:「好!那就放魏老師……」

  「有人!」門外把風的周澤楷冷不丁地開門進來喊了聲,幾個人也顧不上剛才說好的事了,手忙腳亂地隨便找了張桌子就把信塞了進去,接著一個個裝作沒事人似的站直了身子。

  「你們怎麼都在這?不是午休時間嗎。」進來的人方銳很熟,熟得不能再熟了──是呼嘯宿舍目前的宿舍長,負責教街(liu)頭(mang)格(dou)鬥(ou)的林敬言老師。

  「我們是陪宋曉學長來交作業的,等會還要一塊去吃飯呢。」江波濤反應最快,面不改色地扯了個謊。

  「是啊是啊,我們正準備要走了。」方銳額角盜汗,只想著要快些離開林敬言的眼皮子底下,倒不是怕他的惡作劇被發現,而是……

  「好,你們快去吧,再不去食堂就沒好吃的了。」林敬言笑著目送他們出門,卻在方銳跨出門檻的那刻突然開口:「不過……方銳,你上週該交的作業哪去了啊?」

  「我忘宿舍裡了,明天再交給你行麼老師……」

  「好了,你別想忽悠我。今天放學後來找我報到,我會盯著你直到寫完。」

  「…………知道了。」

 

  * * * * * * *

 

  「總之,我也不知道最後信是塞誰那了。」方銳最後總結似的一攤手。

  「方銳老師最後沒去現場麼?」

  「沒……我那時給老林扣著寫作業呢。」講到這,方銳就蔫了。

  「不過這樣看來,那時收到信的應該是……」

  這回,眾人又齊齊把目光轉到了王杰希身上。

  「呵呵,我到那去時,確實是看見老王等在樹下沒錯。」葉修笑著看了王杰希一眼。

  王杰希迎著他的視線看回去。事以至此,要是他還不懂葉修心裡打的是什麼算盤,那他無名指上的戒指也是白帶那麼久了。

  在心底小小地無奈了下,這次他順著葉修的意開了口:「我的確收過那樣的一封信。」

 

  * * * * * * *

 

  當時的王杰希還是年資不滿一年的新進教師。

  他也是畢業於這所榮耀學院、而後決定留下為提攜後輩盡一份力的人之一,就像他的導師當初為他所做的那樣。

  然而和別人不同的是,在作為學生時,王杰希絕對是再牛逼不過的一名異能者,可一接下教鞭,他卻成了全學院最差勁不過的一名教師──因為他的思路太獨特了,導致罕有學生能跟上他的授課節奏。

  對於這點,王杰希也只能一面懊惱,一面努力試圖在教職與自我風格間找出個平衡點。

  那時的他當真不是個受歡迎的老師。

  跟其他老師比起來,王杰希既沒收過什麼傾慕或崇拜的表示,也不會有人半途攔路就為了和他打一場。

  於是,在發現在封信時,王杰希是給予了相當的重視的,學生有重要的事要對他說,不論是什麼都有一聽的必要。

  他沒把那和學生的惡作劇聯想到一塊去,他還不是和學生「好」到會被捉弄的老師。

  下午五點五十分,王杰希來到植物園裡,輕車熟路地穿過了迷宮般錯綜複雜的植物群,到達指定的情人樹下。他在學生時期就時常泡在這裡,在各種藥草氣味的環繞下最能讓他專心地看書。

  抽出了本厚重的精裝書,王杰希看了眼漸暗的天色,從魔道學者的斗蓬裡摸出了幾枚星星徽章,用魔力點亮,讓他們漂浮在四周充當光源,接著他便倚在粗壯的樹幹上,看著書等待起了約好的時間到來。

  然後他就一路等到了六點半。

  外頭的天空已經全黑了,王杰希不悅地皺眉,他意識到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放鴿子,然而在生氣的同時他也感到有些難受──原來自己已經讓學生不滿到這種地步了嗎?

  王杰希垂下眼,打算收拾好東西離開,卻突然感覺到有人的氣息接近。他還以為是遲到的學生來了,映入眼簾的卻是一抹意料之外的身影。

  身旁所有的星星徽章爆出了刺眼的光芒,從照明模式徹底轉變為攻擊模式,王杰希手握上從不離身的滅絕星辰,瞇起雙眼散發出警戒。

  微草的植物園是不允許人隨意擅闖的。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葉修老師?」

 

  * * * * * * *

 

  「咦?為什麼葉神還是去了情人樹那?你剛不是說把信的事都給忘了嘛。」戴妍琦翻了翻先前筆記下的東西,對出現矛盾的地方感到不解。

  「這個啊……」

  葉修笑了。

 

  * * * * * * *

 

  「老葉。」

  下午第二堂課才結束,葉修就在過道上遇見了那時和他還一樣是嘉世宿舍教師的吳雪峰。

  隨意抬手打了個招呼,他對迎面走來的友人問到:「有事?」

  「我剛從主棟那邊的研發部過來。」吳雪峰笑道:「你最後一堂是在靠微草那邊的別棟吧?沐秋讓我帶話給你,說要你下課後去植物園給他‘順’點尖叫草回來。」

  「尖叫草?」

  「嗯,好像是這階段失敗的次數有點多,存貨不夠用了。」

  「知道了,等會我直接送去吧。」被蘇沐秋這樣拜託幫他弄點材料的事也不是第一次了,葉修很快便進入狀況。

  「呵呵,那就拜託你了。」吳雪峰笑:「對了,你到時記得把他從位置上轟下來,我看他維持那姿勢已經整整一早上了。」

  「行。」

 

  對葉修這種等級的異能者來說,要潛入微草植物園而不觸動任何警報,實在算不上是太難的差事。揪著天黑的時刻,葉修提著戰矛,俐落的翻過圍牆避開所有警戒線,直接撬開了溫室其中一個偏門的鎖竄了進去。

  不打任何燈光,就憑著優秀的夜視能力,葉修摸到了記憶中尖叫草生長的位置,接著右手拔出平時備用的短刀,左手懸在一旁待命。

  手起刀落,在草被拔出的同時左手跟上,掐斷草的最後一聲絕叫,整個過程乾脆俐落、不發出一點聲響,把失去氣息的草體扔進袋裡後,葉修隨即又找準了下一株草出手。

  尖叫草本名並不是尖叫草,就像情人樹原本也不叫情人樹一樣。大家會這樣叫它,前者純粹只是因為拔出時會尖叫,而後者則是被傳說冠上的花名……真要說的話,其實情人樹還真不是多美好的東西。

  如果你去問一下隔壁的百花宿舍,那麼他們的學生會悲痛地告訴你,當年教授彈藥學的張佳樂老師有回為了向學生示範、真正的彈藥專家不論是什麼都能做成彈藥使用,於是便跑去摘了情人樹上的葉子回來。

  那一天,百花宿舍被炸掉了整整一半,另一半則在寒風中搖搖欲墜。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竟然奇蹟似的沒出人命,從那之後,所有百花宿舍出來的學生都再不相信真愛了──至少不相信傳說出來的真愛。

  咳、離題了,讓我們回到葉修辣手摧草的現場。

  不過短短十分鐘,葉修帶來的小布包就給一堆堆的草屍裝滿了。他甩掉刀上頭的草液,將布包背到肩上,正打算循原路回去時,卻給前頭枝葉夾縫間透出的微光吸引了。

  誰這時間還在植物園裡?

  葉修湊上前去,小心地從幾片樹葉間的縫隙看出去。

  一抹修長的身影看似隨意地倚靠在樹上,他手上捧著本書,指尖翻過書頁弧度是那樣優美,偌大的巫師帽遮去了他半張面孔、僅能看見形狀漂亮的鼻樑與下顎,週遭散落的星辰圍繞在其左右,被散發著微光的星體映襯著,好像他本人也在這幽暗的夜空下微微發光似的。

  那瞬間,葉修想到的是精靈。

  在他還是四處闖蕩的冒險者時,曾經在遠古森林深處見過的,避世而居,美麗而出塵的種族。

  但榮耀學院裡頭是沒有精靈的。身為教師,葉修再清楚不過。

  那麼,這是誰?

  身子向前傾了些,葉修想從枝葉的間隙中搶出個能讓他看清對方面容的視角,可一動他就知道壞了。

  那些星星爆出危險的光芒,方才的美感一掃而空,緊逼上來的是強烈的敵意與殺氣。接著,也不用葉修特地去看了,那個瞬間被他以為是精靈的人已經舉起武器,擺出了備戰架式正對這裡。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葉修老師?」

  居然看美景看到忘了隱藏好氣息,恥辱啊!

  既然被發現,葉修也索性不藏了,光明正大地站出來。看對方這反應還有他手上抓的那把掃帚,葉修基本能確定眼前這位是魔藥學的某位同僚了,既然是同僚那就不用顧忌了,不像虐菜時還得注意下手輕重,有什麼問題一矛敲昏便是。有蘇沐秋這樣的朋友,這些年葉修敲昏過的魔道學者還會少嗎?就算學院之後要求他提報告也還有吳雪峰頂著呢!

  想到這,葉修乾脆就光棍了:「你冷靜點啊!在這和我打起來不好吧?這要不小心把植物園炸掉了,到時心疼的還是你……呃,大眼?」

  在看清對方長相的瞬間,葉修一愣──敢情還是認識的!

  其實只要同是教師,葉修或多或少都會認識,就是交情好壞的差別。不過這王杰希倒是特殊些,在對方還是學生時他們就有接觸了,當時在出手解決對方課業上的一些小問題後,葉修就不時會關注一下他的情況,對這位後輩他一直是挺有好感的。

  只是沒想到對方後來也成了教師,而現在手上的掃把還看著就要糊到他臉上了!

  葉修一個後跳躲過掃來的攻擊,方才他就是稍稍一愣神,完全沒錯過這點的王杰希毫不留情地就賞了他一掃帚,他身周的那些星星徽章也一直隨著兩人的走位飄動,隨時保持著對葉修的攻擊角度。

  「嘖嘖,包圍得真緊啊。」

  視線迅速掃了一圈,沒發現什麼明顯破綻的葉修感慨道。不過他也察覺到,王杰希看來是不大想用這些徽章來攻擊的,估計是葉修剛才的話起了作用,可以的話,王老師果然還是不打算把植物園給炸了。

  不過這僅限於葉修看來沒想要反擊的現在。

  要是他有拔出身後卻邪的意思,王杰希肯定會在那瞬間讓所有攻擊都轟過來。

  「大眼,我們打個商量行不?」葉修乾脆舉起雙手,一邊緩步倒退一邊說。

  「什麼?」

  哪怕葉修看起來真的只是隨意退走,身上到處都是破綻,王杰希也沒有輕易放鬆壓制。

  要知道,在他還是學生時,「葉老師的心到底能有多髒」就已經是榮耀屹立不搖的七大不可思議之首了。

  「你看咱倆這樣對峙多無趣啊,真打起來還得擔心會不會波及旁邊的東西,不如你今天先放我走,改天找個時間換個地點,你想切磋多久我都奉陪啊。」

  切磋……「葉老師,我現在是以管理者的身分追究你擅闖植物園的事,不要偷換概念。」

  「唉呦!被發現了。」葉修笑著再退一步,目光掃過──時機差不多了。

  就在此時,他感覺到自己定好的退路上突然出現了另一人的氣息。王杰希顯然也察覺到了,他的注意力出現了一瞬間的偏轉。

  葉修沒有錯過這一刻,一道陰影從他袖口飛出。

  暗夜斗篷!

  王杰希立刻飛身撤退,然而葉修這一擊的目標卻不是他──黑色布幔晃過,轉眼間竟是將四周的星星全給兜了去。

  糟了!那傢伙看似隨意的走位,實際上是把星星徽章都引到了暗夜斗篷的攻擊軌跡上!

  王杰希暗道不好,左手才伸進衣袋裡摸到了新的攻擊道具,葉修卻已在瞬間搶到了他身前。和鬥神比近戰能力?王杰希輸得那一個叫沒有懸念。他是以打法變幻莫測著稱的,可葉修根本不給他變換的機會,人衝上來直接一手困住他雙手的自由,另一手按在了嘴上不讓他喊出聲,力氣大得讓王杰希無法掙脫。

  不過葉修倒沒想就這樣把他壓在原地,這邊馬上就會有人經過了,他保持挾著王杰希的姿勢衝回他們一開始對峙的地方,閃身到那顆樹幹粗大得情人樹後頭,用身體把人死死壓制在樹上,手還是緊緊捂著王杰希的嘴不放。

  從他們先前過來的路上,一道青光悠悠地朝這晃了過來。

  「是誰在那裡啊?」

 

  * * * * * * *

 

  「然後呢然後呢??」

  講到正精采的地方,所有人都秉住了氣等待下文,葉修偏偏就在這時候慢條斯里地點了根菸,再慢條斯理地吸了一口,撓得眾人那個心癢那個怨啊。

  「然後……什麼然後?」葉修問道。

  「葉神你別賣關子了!當然是你之後和王老師怎麼了啊!」

  「哦,那個啊。」葉修笑,接著又是緩緩地吸了口菸:「還能怎麼了?我們倆最後就被魔藥學那老頭教授抓到,被罰了一頓慘的。後來杰希一見我就討厭,再見我更鬧心,我們就這樣散了啊。」

  方銳看了眼葉修夾菸的手,無名指上那一圈金屬亮得晃眼,再看王杰希的手指,一樣是一圈亮得討厭,「你唬虛空陣鬼呢你!」

  「呵呵。」

  「葉神,這樣不好吧?」江波濤跳出來說話了,作為有參上那麼一腳的當事人之一,他也很好奇最後的結果:「你還在‘真心話’大冒險呢。」

  真心話幾個字被他咬得很重,榮耀學院裡的遊戲規則都是被認真對待的,隨便敷衍或是刻意打破的話可是會受到詛咒的,這也是避免老師濫用身分職權或力量在和學生的遊戲裡賴賬。

  「說到規則,你們倒是注意一下時間啊!」葉修的笑容更大了。

  時間?

  眾人下意識低頭,有錶的看錶、沒錶的看手機、都沒有的看報時鳥,大家都在疑惑時間怎麼了,葉修又涼涼的開口了:「十分鐘了不是嗎?該換下一輪了吧。」

  !!!

  一群人這才發現,葉修這樣東拉西扯地,明明重點都還沒講到,時間竟然已經過完了!時間一過,按照規則,他們也不能強迫葉修繼續說下去,除非是想被詛咒了。

  大家那個恨啊!怎麼一個沒注意,又被這老奸巨猾的傢伙給鑽了空子呢?

  不過葉修可以利用規則,他們也可以嘛!這遊戲可沒說不能讓人連續中獎啊。結果就在他們磨刀霍霍、準備在下一輪集火葉修時,人果斷地就跑了。

  是的,跑了。還沒忘了把王杰希一塊捎上。

  兩個事主全溜了,只剩下一群看熱鬧的面面相覷,那個寂寞吶!

 

  葉修才不管那邊有多少人空虛寂寞冷,他在會場裡轉了個圈,拿了滿滿一手食物後就和王杰希一塊上了屋頂,一邊仰望夜空一邊吃了起來。

  「大眼,如何?哥說故事的功力不錯吧。」葉修一邊

  「五分吧!」王杰希說,葉修那平鋪直述還真是沒什麼可講的地方。

  不過,倒也是勾起了他不少回憶。

 

  * * * * * * *

  王杰希被葉修直接按在樹上,像是怕他會逃似的,那不容置疑的力道弄得他撞在樹幹上的背火辣辣地疼。

  接著他就聽見了老教授的問話聲,還有那微草宿舍特產的草藤燈光。

  葉修很精準的把他們兩人卡在樹後一片視覺死角中,照不到光的陰影下縮著兩個大男人,一動不動,等著巡視者的離去。

  老教授眼睛很不好,大晚上的光線也很不好,他們倆擠在那愣是沒被發現,老教授晃了幾下,感覺好像沒什麼異樣,青綠色的燈光又緩緩遠去了。王杰希倒是有心喊個一嗓子把他們暴露出去,可葉修捂緊了他的嘴,沒給他出聲的可能。

  燈光漸行漸遠,很快情人樹周邊的區域又沉浸在了夜色中,王杰希動了下,意識葉修可以放開他了。葉修這回也沒再刁難他,確認安全後便鬆了手抽身退去。

  只是在葉修放開手後,一絲香甜的氣息卻竄進了他鼻腔裡。

  不好!

  王杰希立刻秉住了呼吸,然而他現在才意識到已經太晚了,或許他還沒受到太大的影響,但是……葉修。

  王杰希一抬頭,就發覺葉修看他的眼神不太一樣了。

  本來就沒退出太遠,現在葉修再次上前,只一步,就把王杰希的活動空間又壓縮進了他的雙臂之間。

  「葉……!!」

  王杰希才開口想確認看看葉修現在還有幾分清醒,一個溫暖的東西卻直接賭了他接下來的聲音。王杰希整個人陷入了不可解的混亂狀態,他眼睜睜地看著對方壓上來,在他唇上曖昧地蹭了兩下,接著若無其事的退開。

  「大眼,其實我一直都還滿喜歡你的,今天的事可別說出去啊。」

  葉修笑道,和平常無二的笑容,接著他一個後跳,身形隱蔽進了夜色下的樹林間。

  在葉修的身影消失後,王杰希整個人脫力地跌坐到地上,過了好半晌,他才撐著滅絕星辰站起來,跌跌撞撞地飛回了微草宿舍。

  作為王杰希多年室友的方士謙,在看見他幾乎是狼狽地從窗外摔進來時,嚇得從上舖跳起來,還一頭撞到了天花板上。

  立馬給自己來了個順發治癒術,方士謙爬下上舖朝王杰希迎了上去,只是才走近兩步他就發現不對了,王杰希身上帶著股香甜的味道,作為微草宿舍的學生,雖然沒修魔藥學,不過方士謙還是認得那是什麼。

  「你去了情人樹那?」給了王杰希一個淨化術,看對方臉色漸漸緩和過來,方士謙問道。

  「……」

  王杰希沒有回話,他只是逕自解下沾滿氣味的斗篷塞進洗衣機裡,一旁的方士謙看著他的臉色皺眉,把冷卻好的淨化術又往他身上刷了遍,跟著才開口問道:「那是真情果吧。你平時不會這樣大意的,出什麼事了?」

  凡事皆有根據,情人樹之所以會得到「情人樹」的美名也是因為它確實促成過幾對情侶,不過原因倒不是樹,而是樹下長得像紅色果實的菇類。

  真情果,當然這也不是學名,是種只會長在情人樹根部附近的紅色蘑菇,它被壓碎時擠出的汁液帶有香甜的味道,吸入這種氣味的人,對他人的感情會被十倍乃至幾十倍地放大。

  也就是說,在真情果的作用下,淡淡的好感會被昇華成喜歡,不順眼會被激化成憎恨。

  王杰希不知道葉修原本對他究竟抱有怎樣的情緒,會讓他在真情果的影響下產生喜歡、甚至是想親吻他的念頭。他只知道,在那一刻,沉重的感情壓得他再無暇顧及其他。

  他喜歡葉修,可能比想像的還要再多一點。

  被葉修親吻的喜悅、驚愕,知道對方只是中了狀態的失落、不甘,還有他被無限放大的、對葉修的喜歡,這些心情受真情果影響而激化後,幾乎變成了滅頂的潮水將他吞沒、令他窒息,而他只能沉溺其中,無法駕馭、無法掙脫。

  幸好,那時葉修撤離的果斷。否則王杰希真不知道自己會失態成甚麼樣子。

  隨著一個又一個淨化術刷下來,超標的感情被壓回了最初的基線,王杰希這才動了動僵死的表情,和方士謙道了謝,又敷衍掉了他的疑問,接著他把自己埋進被窩裡,打算直接把這鬧劇般的一晚給睡過去。

  心態回歸正常後,葉修對他有什麼想法,王杰希已經不再在意了。那可是被稱為榮耀教科書的男人,他肯定知道會有那種舉動是中了異常狀態的關係,狀態消失後一切回復平常,葉修不可能和那些天真的小年輕一樣把當下的感情當真,既然如此,那麼葉修對他究竟是有點在意或是有些好感很重要嗎?

  反正怎樣都不會是喜歡了。

  想通之後,王杰希倒是很踏實地睡了個夠本。

  隔天是休息日,睡到快十點的他起床後只隨便打理了下,穿著便裝抱了袋飼料就先上頂樓餵小鳥。

  鳥兒們看來挺不滿他今天出現得這麼晚似的,一群鳥吃完了飼料還啾啾啾地圍在他腳邊轉,王杰希只好無奈地再灑了兩把下去。

  「餵牠們吃這麼好,到時養肥了飛不動怎麼辦啊?」

  大風颳過,群鳥受驚振翅飛起,空曠的頂樓轉眼間只剩下了王杰希和外來者,還有一地飛揚的鳥毛。

  「……葉修?」王杰希錯愕。

  「早啊!」葉修收起了手上的忍刀,笑著朝王杰希招呼了聲。很明顯方才他是爬牆上來的,這種事發生在他這全戰技精通者的身上確實不奇怪。

  「你來這做什麼?」驚愕完,王杰希又是警戒了。只是他這回往身側一摸卻是摸了個空--滅絕星辰被他留在房裡沒一塊帶上來。

  「來約你吃早餐?」葉修笑。

  「早餐……」

  「你要吃早午餐也行啊!我不介意。」

  「這不是重點吧……」王杰希的意識已經有點飄忽了:「為什麼約我?」

  結果葉修倒是露出了不理解的表情:「為什麼?你這麼問不對吧大眼。經過昨天的事之後,你不覺得我們應該坐下來好好深入了解了解下嗎!」

  敢情人這是介懷著昨晚的事呢!

  難道葉修並不如他所想的那樣了解魔法植物,把那件事當真了麼?還是說葉修覺得他受到了驚嚇,這是打算來解釋了?不管是哪個,作為一個魔藥學教師,王杰希認為他有必要幫葉修理清這個誤會:「如果你是指昨天那件事,那是因為你受到了一種俗稱為‘真情果’的植物的影響,它會導致你……」

  「我知道。」直接打斷了王杰希接下來的敘述,葉修說:「我問過沐秋了。」

  「你知道?」這回不能理解的人換成了王杰希:「既然你知道真情果的效用,那就應該知道昨晚那些情緒波動只是假象,情人樹的傳說也是在此之上衍生出來的東西,只是些無稽之談罷了。」

  「那又怎樣?」葉修說,同時他一步步地向王杰希走近,「是假象,那就讓它變成真的。」

  幾步距離一晃而過,眨眼間葉修就已經站到王杰希面前,兩人之間的距離不過手掌寬,在葉修的扣上王杰希後腦勺時驟減至零。

  和昨晚虛幻的香甜氣息不同,無比真實的菸味伴隨著柔軟的觸感與熱度竄進他口腔中,嗆得他推開葉修後反射性就是一陣咳嗽。

  那個罪魁禍首倒是好整以暇地站在那裡,一邊輕拍他的背一邊笑道:「所謂傳說到底也還是人編出來的東西。」

  王杰希瞪他,但很快他就瞪不下去了。

  葉修看著他的眼睛,一字一句,清晰地、讓他完全無法認為那是假象地說道:「王杰希,我是真的挺喜歡你的。你不信那什麼鬼勞子傳說,那麼……」


  「你信我嗎?」



《END》


评论(2)
热度(67)
© 百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