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末君,也可以叫我西苑
灣家妹紙,全職同人文使用簡體
全職掉坑中,爬不出来也不想爬出来
CP無節操雜食黨,除了葉藍什麼都能吃
目前主推周傘、韓葉、王杰希我男神,求同好

【韩叶/叶修生贺】有生之日

※私設有,OOC有

※時間是第十四賽季,韓葉Q市同居前提,蘇沐橙已退役

※把錯過的韓文清生賀補進去了

※結果我沒趕上末班車(哭暈在廁所

 

05/29

感謝在這一天,你來到了世上。

葉修,生日快樂。

 

─────有幸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叮咚──

  门铃响起,电脑前的叶修困惑地看了眼时钟,晚上六点刚过,哪家快递那么勤,这时间还发货的?

  想不透,但他还是起了身准备应门。

  顺手从柜子上摸了根烟和火机,韩文清不让他在屋里抽烟,既然路都走了门也开了,那他自然是打算在收完包裹后顺便抽一根。

  这时门铃又响了一次。

  这快递小哥真没耐心,叶修想。

  “来啦!”他朝门口吼了一嗓子,把烟叼上,踩着不紧不慢的步伐去开了门,接着──

  砰──!!

  被人劈头盖脸炸了一炮彩带彩纸的叶修愣在门口,嘴里的烟给吓得掉地上去了,跟一堆五彩缤纷的纸屑混在一起,一时也分不出什么是什么。

  打了他一个礼花筒的苏沐橙站在门外,笑得特别开心。

  “嘿嘿,这次可打中你了。”

  在最初的惊讶过后,叶修随手拨掉挡住视角的彩带,对苏沐橙笑道:“怎么来了?”

  苏沐橙算是满常来拜访他的,只是来之前多少会说一声,毕竟他现在也不是一个人住了,总要顾及到同居人的心情……虽说韩文清也不怎么介意。

  “你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苏沐橙眨着眼睛把问题反丢给他。

  “今天?”叶修想了想,而后摇摇头:“不记得了。是什么日子来着?”

  苏沐橙却没回答他的话,而是把臂上挂的提袋递到了他手上,说:“你帮我拿着。”

  叶修捧着那个袋子,感觉得出里头应该是个不大不小的盒子,有点重量。

  “什么东──!”

  “生日快乐!!”

  又是“砰”一声,填得满满的苏沐橙特制礼花筒炸开,叶修身上本就是一堆还没抖干净的彩纸彩带,现在更是彻底成了个“彩人”。

  “……妳不会还准备了第三个吧,我的大小姐?”

  “不,已经没有了。”苏沐橙摇摇头,而后凑上前来,帮叶修弄掉那些挡视线的部分,还一边解释道:“本来就是怕打错才准备的第二个。”

  两年前,苏沐橙准备的新年礼花筒炸到了来开门的韩文清身上,看样子这件事是还给她记在心里呢。

  又能看清路之后,叶修也懒得管身上其它的彩纸了,直接往旁边一让,让苏沐橙进了屋里,他自己才跟在后头进去。只是他每走一步身上就掉点纸屑下来,活像只正在脱毛期的鸡,走哪哪就掉得一地鸡毛。

  把苏沐橙塞给他的盒子放在桌上打开,里头果不其然是个小蛋糕──想来苏沐橙也知道他和韩文清都不嗜甜,所以特别只买了个小的。

  不一会功夫,先一步进来的苏沐橙已经从厨房搬了家伙出来,还泡好了茶,熟络得和自己家似的。

  “我还有带礼物来哦,是其它人要给你的。”

  在叶修切蛋糕的时候,苏沐橙翻了翻自己的包包,又往桌上堆了几个小盒子。兴欣的众人目前正为筹备季后赛加紧冲刺中,只能把心意托给他们的前队长一块带过来。

  “用不着让妳带来吧?我两天后就要过去了啊!”

  身为兴欣的荣誉技术顾问,在季后赛就要开始的这时间点,他是会回去随队观看比赛的,去年退役的苏沐橙也是,老板娘陈果说过,她会永远给他们这些退役选手保留选手席上的最佳观赛位置,然后被叶修一句“这样再过几年大家估计得自己带板凳了,省得挤”给气得直跳脚。

  “那不一样啊!你生日是今天!”

  “有什么不一样的。”塞了口蛋糕进嘴里,感觉味道还挺不错的,叶修接着说:“反正活着的时候每天都能算是生日。”

  “这么说也是。”苏沐橙咬着叉子,她早知道叶修不在意这种事了,他不会特意去记什么生日不生日,不过要是有人想庆祝,他也不会拒绝别人的好意。

  两人又聊了别的话题,在叶修清空自己的盘子时,苏沐橙已经吃掉了小半个蛋糕,看着时间也不早了,苏沐橙便说那她就回酒店去吧。

  “打算留多久?”送苏沐橙到路口等车,叶修问。

  “嗯……大概两天吧?”苏沐橙歪着头想了想,这样说道:“刚好和你一块回去。”

  叶修笑了下,而后看见远处有辆出租车朝他们靠近,接着就在路口停了下来:“哦,车来了。”

  “那我就回去啦!明天再来找你。”

  “嗯,回去后打个电话给我。”

  “好。”

 

  送走苏沐橙后,叶修又绕去了附近的杂货铺买了包烟,抽了两根解解馋才又回到住处。

  正巧在电梯前遇到训练结束回来的韩文清,韩文清没问他怎么从外面回来,从他的表情看来,估计是以为叶修出门买烟去了。

  两人一块上了楼,叶修想着他貌似忘了什么事,直到韩文清掏钥匙开了门,然后两人对着被叶修撒了半个客厅的彩纸沉默了。

  “你搞什么鬼?”沉默完后,韩文清第一反应就是先找叶修讨说法。

  “哦,刚沐橙来过。”叶修回答,同时无视那些彩纸彩带直接进了屋子。

  “苏沐橙?她来做什么?”

  “她来……”瞥见桌上还没收拾的茶盘,叶修转念一想,反过来向韩文清问道:“哎、我说,老韩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不?”

  “什么日子?”韩文清疑惑。

  和叶修数小时前一个样的回答,韩文清显然也不是特意会记这种事的人。

  “没什么。”切了块蛋糕,是给韩文清的份,叶修直接盛在自己用过的盘子上,接着转头冲靠过来的韩文清说:“话说,你生日是几号来着?”

  “三月三一。”韩文清反射性答完,在看到叶修手上的蛋糕后灵光一闪:“今天你生日?”

  “听说是。别难过,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的。”叶修拍拍韩文清的肩,算是要他别介意,毕竟这种连他本人都想不起来的事,要是韩文清真记得,叶修大概得先操心该帮他买哪牌脑残片才好。

  “三月三一,那天咱们有做什么吗?我一点印象也没有。”叶修想想,他脑子里完全没有帮韩文清庆祝过生日的记忆,印象中也没人跟他提过──这就怪了,他以为霸图的年轻一辈至少会准备点什么。

  “……那天有比赛。”今年的三三一是周六,霸图客场战轮回,全队飞s市去了,叶修没印象是正常的。

  就说韩文清自己,要不是当天比赛完队上的小辈们给他简单庆祝了下,他估计也不会发现那天是自己生日。  

  “这样啊……这么说,我欠你一声生日快乐啊?”

  “没必要。”韩文清看着叶修,说:“人活着哪天不是生日。”

  …………

  呵。

  韩文清觉得,他似乎看见叶修嘴角勾了抹笑弧,很浅,很暖,一闪即逝。

  “不错不错,老韩同志霸气,哥就欣赏你这点。”叶修特别没诚意用左手掌拍着右手腕──他手上还端着那盘蛋糕,没法正常地拍手。

  韩文清看他拿得别扭,才想把盘子接过来,谁想叶修却快了他一步──

  啪!

  满是鲜奶油的蛋糕被糊到了韩文清脸上。

  叶修操作得特好,糊上去的只有蛋糕,茶盘被他稳稳地放回了桌上。

  “老韩,生日快乐。既然你说哪天都无所谓,那我就现在帮你过──!”叶修一边说,一边打算先抽身,却被韩文清一把按在了桌上,剩下的蛋糕距离他的脸侧不到几公分远。

  “叶!修!”

  鲜奶油是白的,韩文清的脸是黑的,两者混在一块,看着简直就是哪路的牛鬼蛇神,要是有其它人在场,怕是不只钱包,人连棺材本都要哭着奉上了。

  只是会被韩文清吓着的人里从不包含叶修。

  “干什么啊老韩,耍流氓吗你!”叶修试着挣扎了下,不过他这死宅和韩文清的体力差距摆在那,想想还是喷垃圾话更实际点:“你不是也要往我脸上抹奶油吧?多大人了,你老脸挂得住吗你!”

  只见韩文清伸手挖了一团白花花的奶油,在手指上抹匀,而后他瞪着叶修,一字一句说道──

  “没你那么幼稚。”

 

  * * * * * * *

 

  “所以你昨天怎么没接我电话?”苏沐橙眨眼问道。

  “……别提了。”叶修一脸憔悴:“倒是妳,以后别再带蛋糕来了。”

  “──哦?”

 

《END》

 

───────────

你問我蛋糕怎麼了?當然是好好地“吃”掉了啊(*´∀`)~♥


评论
热度(42)
© 百末君 | Powered by LOFTER